-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次日中午,蘇宸終於做出了一百來個竹簽子,原本的細皮嫩手,磨出了幾個紫紅繭子。

勞動這件事,說起來容易,但是真的做起來,是需要苦功,然後熟能生巧。

接下來,蘇宸手把手教楊靈兒如何用小刀刮山裡紅的邊緣,清除裡麵的硬核仁兒。

“先橫著劃一圈,深度以碰到核仁兒為準,再橫著切開它,用手轉圈,這樣輕捏擠壓,容易把核仁兒取出,對,就是這個樣子。”

蘇宸一邊做事範,一邊詳細告訴技巧手法。

“底部呢,用小刀將黑色部分挖去,要儘量的小心,彆將它弄開裂了,保證它的完整回頭纔好穿串。”

楊靈兒點頭,學起東西倒是非常快。

一個時辰過去,把六斤多的山楂果給處理完,蘇宸拍拍手,完成一半了,接下來可以準備調製糖漿去了。

如果製作順利,晚上就能夠製造一批糖葫蘆出來,明天可以帶出去,走街串巷叫賣了。

不過蘇宸也清楚,單靠賣這東西,二十多天內賺回五百貫也是不夠,但是可以先賺一些啟動資金回來,投入後續的小發明。

就在這對兄妹悶在家製作糖葫蘆的時候,外麵的街頭巷尾,已經漸漸傳開白家大小姐,接受意中人詩詞追求的事兒。

金陵才子蘇以軒的名字,迅速在潤州城的文人圈傳開。

文人圈又散播在煙花之地,隨後城裡的三教九流就都在發釀散播了。

在許多人眼中,這就是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話。

在這個娛樂貧瘠的時代,是一個不錯的八卦新聞。

“踏春的詩社活動上,白素素親手拿出意中人寫給她的曲詞,被比喻成仙子,寫出了傷離思唸的深情,連徐大才女都被感動,評價此首曲詞,能夠流傳百年下去,看為江南唐國第一離彆詞。”

有年輕的士子不服氣說:“唐國第一離彆詞,這評價,有些過了吧,難道能夠超過馮老的詞?”

“一望關河蕭索,千裡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彆來錦字終難偶。你們聽一聽,這樣的辭藻,連馮老的詞集裡都冇有同級彆的,這個蘇以軒,好才情啊!”一位歲數大的老秀才,穿著帶補丁的舊襴衫,坐在自己賣字畫的攤位上,口若懸河,捋須點評。

附近圍繞著幾個士子打扮的讀書人,手中都拿著摺扇,站在那聽得怔怔入神。

一位矮個的青衫公子發問:“那這一句呢,暗想當初,有多少、幽歡佳會,豈知聚散難期,翻成雨恨雲愁!難道,這蘇以軒私下偷偷跟白素素早就有過多次幽會,做出了苟合之事?”

“會不會,白素素已經有身孕了?”另一個樣貌細高猥瑣的士子說出自己猜測。

“啊,女神啊!”忽然有人反應過來,直接嚎啕大叫。

這樣的一幕,在不少裡坊街巷類似上演著。

連清河坊一帶煙花場所,青樓、酒樓內,已經有清倌人在唱這一首《曲玉管-隴首雲飛》了,無疑更加推動了這首詞的傳播力度。

相信過不久,這一首曲詞,會成為大街小巷的流行曲。

就在彆人猜測蘇以軒是金陵哪位才子,人品和長相如何的時候,小桐已經在柳河坊的幾個巷子裡,多方打聽蘇宸的過往事蹟了。

除了紈絝子弟,敗家子,不肖子孫,讀書變傻了,這些負麵評價外。

還有一個石破天驚的收穫:蘇宸竟然賭骨牌,欠下曹家三郎曹鄲五百貫錢,限期一個月內還完,否則就要拿祖宅和小妹抵債了。

小桐吃驚不小,心中把這個人,基本等同於渣男了。

她要儘快把這個訊息帶給大小姐,萬不能讓素素大小姐被這個紈絝子弟給欺騙了。

……..

白家府邸,坐落於潤州城太市口一帶的潤安裡坊內。

由於白家在江東經營數十年,資產豐厚,裡坊三分之一麵積都是白家的府邸占地,少說也有六七十畝,門庭開闊,石獅矗立,高牆青瓦,院內櫛比鱗次的屋脊連綿,閣樓參差掩映其中。

這是五進五出的宅院,結合了江南園林與北方套牆模式,分正堂、前廳、後院、花圃,園林水榭,彆院廂房、柴房等等,住著白家三四代人,大家族群居其中。

白素素擁有一個獨立彆院,南北走向的一座二層硃紅閣樓,院內還有一個廂房,裡麵有灶台,可以用仆人單獨生火做飯。

彭箐箐在院子內無聊舞著一口寶劍,身影婀娜多姿,劍光颯颯生寒,當真是人美如玉劍如虹。

這時,白素素從後宅老爺子的房間走過來,有些悶悶不樂,若有所思的神態。

彭箐箐收起了寶劍,從懷內掏出一個綾羅絲巾,擦了擦雪白額頭上的細汗,輕笑道:“素素姐,剛纔你被白爺爺喊去,跟你說什麼了,看你有些為難的樣子。”

白素素駐足,輕歎道:“昨日在踏春詩社發生的事,在潤州城內傳開了,爺爺自然是找我過去詢問,這個蘇以軒公子是誰,我和他之間如何相識,有冇有做出越矩之事?”

彭箐箐哦了一聲,說道:“對的,我下午再過來的路上,也聽說了,他的那首詞,被捧的很高,街上過往的才子,都在邊走邊談論,對這個金陵才子非常好奇。當然,你被他比喻仙子,現在城內不少冇有見過你麵的士子,對你的容貌如何也是渴望的很。一夜之間,蘇以軒就名聲鶴起了!”

白素素瞅了一眼,糾正道:“那是名聲鵲起。”

彭箐箐尷尬一笑:“對,名聲鵲起,鵲起了。”

白素素搖頭苦笑,拿她冇法子,又說道:“爺爺讓我自己處理,雖然這個訊息放出,有利於白家拒絕曹家的提親,但是,對我的名聲終究也有損。據說有人傳我跟他私下幽會,做出了私約終身的越格事,這對未出閣的姑娘來說,有損清譽名聲。所以,爺爺擔心我以後不好嫁人。”

彭箐箐不在乎道:“管它那麼長遠呢,先過眼前這關再說。反正清者自清,過兩年大家不記得這件事了,你還不是可以選擇良婿嫁人。”

“話雖如此,終究有些影響,連我也冇有意識到,事情發展超乎了預期!”白素素深諳商業運籌之道,但是,她還是冇有計算出,這首詩詞的含量,以及人們對八卦的熱衷程度。

就在此時,小桐跑了進來,滿臉汗漬,喘著粗氣道:“大小姐,我,我查到了,這個人,不是好東西!”

“哪個人!”彭箐箐問。

“蘇宸啊!”小桐道。

白素素蹙起眉頭,說道:“到樓上來,把你今日打聽到的訊息,細細說出。”

半個時辰後,小桐把今日在柳河坊內打聽的訊息,都詳細說了一遍,小丫鬟讀書不多,但是記瑣事兒的腦子倒是很好使。

“紈絝子弟,敗家子,形骸放蕩,尋花浪子,還賭虧了五百貫!”彭箐箐聽完之後,手裡握著劍鞘起身,恨不得抽劍去砍了這個渣男。

白素素有些想不通蘇宸所作所為了,如果是自汙,這也自汙得太過了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