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身上帶了僅有的二十五文錢出門,這算是他的啟動資金,可謂杯水車薪。

待在家裡,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不如出去溜達一番,耳聽六路,眼觀八方,萬一能夠找到生財之道呢?

在上一世,蘇以軒也出身於醫學世家,不過父母都是西醫,主刀大夫,但他的外公則是老中醫,所以蘇以軒也算是從小揹著“湯頭歌”長大,毛筆字抄寫藥劑方更是每日必練,長大後高考報誌願,父母給他選擇了醫科大學,西醫臨床。

從小打到都是跟醫學打交道,反而生出了叛逆之心,他厭倦了醫藥專業,喜歡上了傳統文化和古代文學,所以本科畢業後讀研選擇了中文係,也是他跟父母鬨翻的原因,離家外出散心,出了意外就到了這裡。

“也不知父母和外公他們怎麼樣了,得知我出事之後,肯定傷心欲絕吧!”蘇宸輕歎,搖了搖頭,上一世英年早逝,已經結束了,這輩子要補回來,好好活一把纔不虧。

蘇宸沿著打索街向東,過了柳石巷子,就到了這一裡坊的邊緣,綠樹成蔭,房舍已經少了,也冇什麼大的商鋪,路的拐角倒是有個茶鋪和幾個賣菜的小販,推著單輪車停靠,小本經營。

潤州城內水係發達,這裡又臨近運河,所以隨處可見小橋流水的地貌。

一些沿著小河而建的木質房屋一頭會伸出水麵,腳撐支柱立於水中,當地稱之為吊腳樓,三三兩兩的婦人在河邊洗衣取水,有說有笑,聊著家常裡短。

江南水鄉的特色,宛如一副水墨畫卷。

蘇宸站在石橋邊,欣賞了片刻風景,然後沿著丁卯河向南,來到梳兒巷。

這裡賣雜貨和農副產品的多了一些,蘇宸走走停停,看到瓜果和豆類,腦海中不斷推敲哪一種適合他的投資。

“嘗一嘗,看一看吆,鮮甜可口的甘棠梨!”

“上好的烏梅,快來買哦!”

一陣吆喝聲,此起彼伏。

蘇宸看了不下十種的水果出現在這裡,烏梅,芭蕉,雨梨,石榴、甘蔗等等,在唐宋時期,這些水果就已經出現了。

“咦,這不是小號的山楂嗎?”蘇宸走到一個小商販的麵前,看到他有一麻袋裡,裝了不少的山楂。

“這位公子,需要山裡紅嗎?”那小販三十五六歲的樣子,看著蘇宸穿著士子羅衫,穿戴得體,行為舉止有讀書人的氣質,所以,尊稱了一句公子。

“這個怎麼賣?”蘇宸隨口問道。

“三文一斤!”

蘇宸若有所思問:“不知這是從哪裡采摘的?”

小販說道:“後山裡有這種果樹,自己生長在那,勤快一些,就能采摘得到,不過,入冬前樵夫和田舍農夫已經去采了一遍,外圍好摘取的地方,都被他們摘光了,我這是年前儲備了一些,開春出來賣,價格比入冬前,多了一文!”

蘇宸聽聞,覺得這個小販有些頭腦,懂得奇貨可居的道理,不在應季出售。

“兄台怎麼稱呼?”

“俺大名叫趙樹生,家裡排行老四,鄰居們都管我叫趙老四。”

蘇宸多問了一句:“聽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趙老四道:“二十年前,北方戰亂,就跟著家裡人,從江北魯地逃難過來,一晃在潤州待了二十年了,北方音冇變。”

蘇宸點頭,通過曆史知識瞭解,在二十年前,北方處於五代第三個政權後晉的統治時期,後晉高祖石敬瑭本是後唐的河東節度使,為了能過一把開國皇帝的癮,竟然以稱兒稱臣、割讓幽雲十六州為代價,換取契丹國主耶律德光的支援,最終得以擊敗後唐末帝李從珂,建立起後晉帝國。正因為石敬瑭得位不正、賣國求榮,並給中原留下數百年的大隱患,所以後世對這位“兒皇帝”深惡痛絕。

石敬瑭當了六年的窩囊皇帝去世,臨終前將幼子石重睿托孤給宰相馮道,希望後者能儘心竭力地輔佐幼主。然而石敬瑭剛死,馮道便與禁軍統領景延廣采取行動,以國家危難需要長君為由,擅自擁立石敬瑭的侄兒石重貴為帝,是為晉出帝。

石重貴性格狂妄,登基後頗為硬氣,聽從大臣建議,決定隻對契丹稱孫不稱臣。後晉國策的急劇轉變讓耶律德光很是憤怒,從開運元年(944年)正月開始,契丹正式出兵南侵。後晉開始無力抵抗,但幸虧中原百姓奮起反抗,阻擊了契丹大軍入侵,然而取得短暫性的勝利後,石重貴不僅失去對勁敵應有的敬畏心,而且開始變得驕縱墮落,整日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在大蝗大旱之年,還派出惡吏分道搜刮百姓,導致民怨沸騰、天下匈匈,藩帥趁機奪權,征戰不休。

而南唐在這個時候,正是烈祖李昇當政,改革製度,修明政教,廢除酷刑,勸課農桑,興修水利,讓百姓休養生息,延續了楊吳時期不對外征戰的國策,使得江南之地,數十年免於戰亂,因此北方不少百姓紛紛南下,投了江南唐國。

看著一袋子的山裡紅,蘇宸腦海中閃出糖葫蘆和山楂罐頭的畫麵,拿起一個品嚐,口味還行,就是偏酸一些,可能因為是野生品種的關係,個頭小點,吃多了肯定會酸倒牙,跟後世的山楂品種有點區彆。

“這山裡紅,你家裡還有多少?”

“你要的量很大嗎?”

蘇宸點頭:“嗯,可能會要很多!”

趙老四回道:“有幾麻袋吧,大約幾百斤,我在家挖了地窖,儲存在裡麵,並冇有腐壞,再說,近的山頭被采摘光了,但是多翻過一座山,那邊應該還有未被采光的,隻要肯出苦力,再弄一些,也是能夠辦到。”

蘇宸殺價道:“這樣,我後期要買很多,需要給我一個折扣價,五文錢二斤,我先買六斤帶回家給大夥嘗試一下,如果都覺得口味好,我再回來多買,一次買走一麻袋都有可能。”

趙老四猶豫一下,心中也在盤算是否劃算。

蘇宸幫他分析道:“有句古話說得好,薄利多銷,你以後若大量銷售給我,雖然單斤有折扣,但是可以一次賣出幾十斤,可比你在這裡天天單賣劃算,長期暴露在外,每天肯定有爛掉的損耗,最後你賺的錢,肯定少於這種成批出售。”

“說的在理兒!”趙老四也算聽明白了,欣然答應。

蘇宸花了十五文,買走了六斤多山裡紅。

隨後,他又去糖鋪花了十文錢買了一些蔗糖,身上再次一分不剩。

但蘇宸卻充滿期待,提著東西回到了宅邸。

“靈兒,過來幫忙。”

“蘇宸哥哥,你拿回來什麼呀?”楊靈兒從內堂跑出來,聲音如雲雀一般喳喳叫。

“山裡紅,也叫山裡果,可以當水果食用,乾製後可入藥。”

楊靈兒看到布袋內的山裡紅之後,說道:“是它呀,我以前吃過,不過老酸了,吃多了容易酸牙,還脹氣呢。”

蘇宸笑了笑:“酸是酸了點,不過,哥有秘方,能讓它變成酸甜可口的!”

“哦,什麼辦法?”

“幫忙乾活吧,把這些山裡紅,用水泡一泡,去去酸性,然後洗淨曬乾!”

“好嘞!”楊靈兒很聽話地動手乾活。

蘇宸放下蔗糖後,到了存放雜物的廂房,找出兩根半截的竹子,然後用刀劈砍,開始做竹簽。

這對兄妹在閒暇的午後,就這樣忙碌起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