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晌午來臨,正是用午膳時間,紅袖坊的賓客絡繹不絕,連一樓的座位都快坐滿了。

不過這裡廳內裝飾豪華,佈局典雅,屏風字畫到處都是,絲竹樂器,不時悠揚響起,與嘈雜普通的皮肉賣笑的青樓,還是有些區彆的。

不少士子和貴胄子弟、商賈、勳戚等來到這等高檔青樓裡,多是為品茶吃酒,聽曲放鬆心情,亦或與好友相聚洽談生意之事,叫幾個清倌人在旁陪酒,談完事情,飲酒興儘,便直接離去了,大多數並不留宿,行那苟且之樂。

這種訴求之下,陪酒的清倌人,也要長相清麗,知書達理,談吐不凡,能夠活躍氣氛,可把不同性格客人們照應的麵麵俱到,長袖玲瓏。此外,還需懂一些詩詞歌賦,熟絡琴棋書畫,能歌善舞,有些才情,在這種煙花之地,纔能有身價,受權貴商賈人物的鐘愛。

此時,大堂紅布裹木的舞台上,聲樂已然響起,十餘位少女,長袖甩動,翩翩起舞,開始了每天的日常表演。

韓雲鵬摟著倩兒的嬌軀,欣賞歌舞,神色雀躍,喝了幾倍酒水下肚後,對著蘇宸說:“蘇大哥,以後若遇到方纔那種情況受欺負了,直接報出韓府大鵬公子的名號,看他們誰還敢跟你找麻煩!”

蘇宸微微點頭,通過剛纔那一幕,他是信了。

不過,如果一個人的時候,他要是提出來認識韓雲鵬,會不會被揍的更慘,這就難說了。

還不能排除有些人不敢得罪韓府和小胖子,聽到他是韓雲鵬的朋友,故意對他下黑手,報複發泄的可能性。

“對了,方纔聽人說起,什麼潤州第一快的男人,你很能跑嗎?”蘇宸忽然想到一句,看著韓雲鵬詢問。

“噗——”韓雲鵬聞言,直接一口酒噴了出來,嗆得自己咳嗽半天。

“公子!”倩兒幫著韓雲鵬擦拭身上的酒水。

“冇事了。”韓雲鵬伸手撣了撣,看向蘇宸問道:“聽誰說的?”

蘇宸愕然道:“方纔周圍不少賓客在議論,被我聽到了!”

韓雲鵬似乎要找人算賬的神態,但是聽到許多賓客都議論,臉色不由得一垮,憤恨地又大口飲了一杯酒。

蘇宸心中猜測,彆人誇他跑的快,潤州第一快,至於如此鬱悶錶情嗎?

看此神色,這裡麵有事兒啊!

韓雲鵬搖頭道:“都是謠言誹謗,哼,倩兒可以作證,知道我快不快!”

倩兒聞言臉色一紅,隻能勉為其難地為他作偽證了,不好意思道:“一點都不快!”

旁邊的雅兒聞言,差點要憋不住笑出來,她可是聽倩兒說過那件趣事,若是十下八下也就算了,隻是一下,還不叫快?

擔此“潤州第一快男”的綽號,也不誇張啊!

蘇宸看著三人的古怪神色,一臉發懵,喃喃道:“你們說什麼呢,我怎麼越聽越糊塗……”

“走吧,我們出去坐畫舫!”韓雲鵬起身,不打算在這裡繼續吃酒了。

因為他隱隱感覺,好像周圍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渾身不自在。

雖然他也有聽說,有青樓的人這麼背後議論他,但是,畢竟冇有親耳聽到,冇有人敢親自跑到他麵前說這些,觸碰韓府小公子的黴頭,因此,韓雲鵬還不以為意,如同沙灘上埋頭的鴕鳥,在自欺欺人。

但是今日不同,蘇宸當麵親自說出來後,韓雲鵬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了,目光看向周圍的人,心裡作怪,如芒刺背。

韓雲鵬喊來了紅袖坊老鴇,問起租船的事。

“回大鵬公子,畫舫已經辦妥了,酒菜也備好,從後院的側門出去,就是河堤碼頭了,可以直接登船。”老鴇笑盈盈地說道。

紅袖坊占地甚廣,也是有多個閣樓建築群組成,院內假山飛瀑,水榭長廊,竹林花圃,石亭臥橋,應有儘有,充滿了江南園林的佈局。而且側麵還接連河道,這樣有自家的畫舫,隨時可以在這裡上船或登岸,十分方便。

“我們這就去登船。”韓雲鵬急性子,說走就走,帶著蘇宸離開紅袖坊,走過側院,出門後上了畫舫。

倩兒和雅兒回房間準備了一下,再出來時候,都穿戴了適合出行的華麗外衣,肩上係絲綢刺繡花紋的披風,倩兒手裡抱著一支琴,雅兒則懷裡抱著一支琵琶,跟隨上了畫舫。

一個撐篙的船伕,用竹竿子撐著畫舫,緩緩離開停泊點,然後手裡換做了櫓杆,劃著船在關河上盪漾行走。

河畔楊柳依依,荷葉色碧,船離了岸,在寬闊河水渠道中間,逆流而上,要在這一條西城區數裡河道上緩行搖曳。

韓雲鵬畢竟還是少年心性,此時坐船遊玩,兩個俏麗清倌人陪在身邊,飲酒聽琴,心情大好起來。

帶上畫舫的食盒,底部是鐵質的,夾層中內置炭火,還有一層隔水吸熱層,將溫度儲存下來,使得盒中食物能夠保持著溫度許久。

菜品有盞蒸羊、酥骨魚、醬鹵鴨、煎豆腐、炸帶魚、拌海菜、炒竹筍蝦仁等,廚藝口味上佳,一點不屬於白潤樓。

半個時辰後,酒足飯飽,韓雲鵬懶洋洋依靠在倩兒身上,朝著對麵的雅兒道:“你的喉嚨好,為我們唱幾個小曲吧。”

雅兒含笑點頭道:“正好,金陵才子蘇以軒的又有新詞出來,據說又是相贈白家大小姐的,比前些日子那一首‘曲玉管’詞更妙了,昨晚咱們紅袖坊的姊妹得到手抄詞之後,按照‘蝶戀花’的曲牌,連夜習練,今日大多可以熟練唱出來了。”

蘇宸聽到金陵才子“蘇以軒”名字,有些莫名其妙,金陵也有一個跟他前世名字相同的大才子嗎?

韓雲鵬對詩詞歌賦也興趣不大,疑問道:“這個金陵才子蘇以軒,名氣很大嗎?”

雅兒答道:“以前倒是不曾聽聞,可是在數日前的城外踏春中,白素素拿出了心上人蘇以軒的詞,震驚四座,當場擋住了丁家二郎的刁難追求,那一首詞,還得到了潤州第一才女徐清婉的認可,評為當世曲玉管詞牌中最好的一首,說足可以流傳千百年下去!”

“這麼牛叉啊!”韓雲鵬頓時對這個不曾謀麵“蘇以軒”的才華也佩服起來。

蘇宸陷入沉思,若是冇有猜錯,自己那日出城踏春,就曾遠遠看到了白素素;還寫過一首柳永的曲玉管詞,向一家青樓的管事換取了三十文錢,不會如此巧合吧?

“雅兒姑娘,那首曲玉管的上闋,是如何寫的?”蘇宸詢問。

雅兒笑道:“蘇公子,不如由雅兒唱出來吧。”

“好啊,那我們就洗耳恭聽了。”

雅兒好整以暇,然後手裡彈著琵琶,應和著倩兒的琴聲,輕唱出來:“隴首雲飛,江邊日晚,煙波滿目憑闌久。一望關河蕭索,千裡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彆來錦字終難偶。斷雁無憑,冉冉飛下汀洲,思悠悠……”

我檫!就是自己寫的那一首!

蘇宸十分驚訝,白素素當日怎麼拿到這首詞的?還把他蘇以軒的落筆之名給散播出去了。

他實在有點想不通,打算下次見麵,再盤問一下白素素了。

這時候,雅兒唱完了曲玉管,又唱起了蝶戀花的曲詞:“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蘇宸怔在原地,心下狐疑:這不是自己在書房練筆時,默寫蘇軾的那首宋詞嗎?怎麼也傳到外麵去了,那白素素在搞什麼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