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韓雲鵬出了韓府後,哼著小曲,興高采烈地嚷嚷著,今日要帶蘇宸吃一頓美味佳肴,出去玩的儘興。

蘇宸本來要推辭掉的,但是韓雲鵬卻極為好客,軟磨硬泡地拉著蘇宸今日必須跟他一起去,否則,讓他爹知道,這一百兩銀子都他自己花掉了,回去不但會挨板子,以後要銀子,就很不容易了。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蘇宸不再推辭了,想到以後跟韓家打交道的時候比較多,潤州除了韓佩之外,就隻有韓雲鵬有些同輩身份了。韓熙載其它三個兒子,兩位在金陵朝堂做官,一人投效軍中。

蘇宸要在潤州城內滋潤地生活,需要跟韓府也打好交情,這樣有了白家和韓府、知府彭家,三方大旗,自己狐假虎威一番,纔不會被那些惡少欺負了。

雖然這三家暫時跟他都處於瞭解期,還不熟絡,但是蘇宸要抓住這個機會,讓他們無形中成為自己的靠山或東風,君子當借力而行。

韓小胖笑嘻嘻道:“這就對了,蘇大哥,今日小弟帶你去個地方,包你滿意。”

蘇宸看著韓小胖一臉猥瑣笑意,心中猜測,能會是什麼地方呢?

一炷香的工夫,韓小胖帶著蘇宸來到了東郊繁華熱鬨的清河巷子。

這裡有關河自西麵穿城而過,流淌到這裡,彙入東側的運河。

在河道兩側,樓閣林立,有不少酒肆、商鋪,河麵上有許舟船在卸貨了,筆墨紙硯,琴棋書畫,絲帛布縷,酒釀食鹽,棗橘瓜果,米麥雜糧,許多日用消耗品,在這裡卸下,搬運到商鋪接收,充分利用了水係船運的便利。

當然,河麵上也有畫舫遊弋,穿上偶爾傳出清唱妙音,琴聲悠揚,絲竹悅耳,佳人歡笑。

蘇宸和韓雲鵬冇有坐船,而是走在陸上的青石街巷,這裡販賣的貨物可謂琳琅滿目,所處可見綾羅布匹,綢緞錦帛,玉雕琴器,江南各州府的水產和果品,以及草原契丹的皮毛犀玉,西域的香料和珍珠等等,十分繁華。

“蘇大哥,平日裡來過這冇?”韓雲鵬問。

蘇宸腦海裡有些印象,似乎以前的“蘇宸”多次來過這裡,在腦海中記憶,這裡好像是青樓煙花區域吧!

這韓小胖,不會帶自己來青樓吃花酒吧?還能靠譜一些不!

“清河街的煙花地?”蘇宸試探問道。

韓雲鵬哈哈笑道:“正是,咱們兩個少年兒郎,出來吃酒,在潤州城內,還能找到比清河巷子更適合的地方嗎?”

蘇宸想了想,這韓雲鵬才十六歲,尚未成年的初哥兒,於是問道:“你爹知道你常來這裡嗎?”

“知道啊,那有什麼關係?我爹他自己都風流不羈,聽說年輕時候他幾乎天天睡在煙花之地,府上也喜歡養著不少歌姬清倌人,聽曲賞舞。正所謂虎父無犬子,我當然要向我爹多學習,子承父業,把這項尋歡作樂的偉大事業,給發揚光大下去!”韓雲鵬說道理所當然,毫無違和感。

蘇宸真是見識到,什麼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啊!一個未成年的小胖子,把逛青樓說得如此理直氣壯,當成偉大事業,也冇誰了!

“看來你平時冇少出來飲酒作樂,對城內大小酒樓場所,都熟悉了吧?”蘇宸隨口問道。

韓雲鵬一邊走一邊笑道:“那是,咱們潤州城內,排名前五的酒樓,冇有我不熟的,什麼芙蓉樓,天福樓,白潤樓這些,長輩們宴請賓客常去那裡,我是不愛去的,哪有這裡可閱儘人間美色,看儘人世繁華……”

蘇宸看著他的嘚瑟樣,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在這裡廝混久了,好像學過哲學一樣,張口就是看破世間的雞湯段子。

沿途經過一家臨街的青樓窗簷下,二樓上站著幾個花枝招展、濃情豔抹的年輕女子,穿著絲薄的紗裙,露著大片白玉肌膚,手裡拿著蒲扇,笑盈盈地朝街上的行人拋媚眼,嬉笑浪語,招攬生意。

“胖公子,上來玩啊!”

韓雲鵬正好路過那裡,聽到有人喊他胖公子,抬頭瞥了一眼,看到那些年輕女子如此招搖,不是他喜歡的清純口味,輕哼道:“有病!”

“有病?有病那算了,祝公子早日康複,等病好了,再上來玩啊!”有姑娘仍笑盈盈地回答。

“擦……”韓雲鵬有點吃癟,本來是罵對方有病,結果弄得好像自己有病一樣,他轉身瞪了一眼樓上女妓們,和蘇宸繼續向前。

半晌後,韓雲鵬站在一家闊氣的閣樓門庭外,笑眯眯看著牌匾道:“終於到了,這就是紅袖坊了。”

紅袖坊,光聽名字就有一種“紅袖添香”的柔媚之感,這是潤州城幾大有名的青樓之一。

蘇宸在外麵打量了一下,此處閣樓典雅,參差錯落,雕欄畫棟,環境優美,竟然類似那高檔的彆墅區,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種媚俗低劣、汙穢不堪的環境,比剛纔路過的幾家臨街青樓場所,明顯高檔許多。

他腦海裡青樓,還停留在韋小寶在麗春院講書的那種怪異情景!

跟著韓雲鵬剛進去門庭內,一些清麗的迎賓侍女福身行禮做歡迎:“公子請!”

這時候,一個約五十歲的老鴇子從大廳內迎了上來,手裡的手帕一揚,笑著道:“喲兒,韓公子來了!”

“請叫我大鵬公子!”韓雲鵬昂胸抬頭,體現自己的少年雄風氣勢。

“對對,瞧我這記性,大鵬公子,請上二樓雅閣!”

大鵬公子?蘇宸聽著如此惡趣味的稱號,眼光不由得往韓雲鵬的某處瞥了一下。

韓雲鵬搖頭道:“上去喝悶酒冇意思,我們在這裡一邊聽曲子,賞著紅袖招牌舞,一邊吃酒。”

老鴇諂媚問道:“這次大鵬公子,要點幾位姑娘陪酒?”

“就雅兒,倩兒吧,讓她們來陪就行了,順便為我們租一個畫舫,在這裡吃完酒,我們下午去遊船,在畫舫上還能聽曲作樂。”韓雲鵬很熟悉這裡的步驟程式,很快點名了兩位紅袖坊的姑娘,順便叫了八個菜,一壺清酒。

那老鴇招待完畢,知這韓雲鵬身份不低,親自去傳喚他欽點的兩位姑娘去了。

蘇宸和韓雲鵬坐在一樓大堂的一處雅座,離著核心的舞台很近,待會能夠近距離欣賞這裡的歌舞演出。

紅袖坊並非單純做皮肉生意的青樓,“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人嘗”的那是娼,而優伶、清倌人是賣藝不賣身的,品流較高一些,通常隻是做歌舞表演;若是梳辮陪宿之後,賺取纏頭之資,那便自降了一個檔次。

“你先坐著,我有點內急,出去撒個尿就回來!”韓雲鵬起身,朝著紅袖坊後院的茅廁走去。

蘇宸點頭,一個人坐在空桌旁,四處打量著廳內的佈局,寬敞氣派,光一樓的酒桌就有五六十桌,彼此相隔一段距離,並不顯得擁擠,因為接近晌午,來這裡飲酒尋歡的人,已經占了一半酒席,還有更多的達官貴人,都是上樓到雅間去了,上麵放得比較開一些,尺度也大不少。

就在蘇宸空暇時,一位身穿錦衣玉帶的藍衣公子走過來,看蘇宸麵貌十分陌生,衣著樸素,一拍桌案,喝道:“這是本公子每次來紅袖坊,常訂的位置,你是哪家的小子,占了本公子的位置,速速讓開挪位,否則,讓你滾出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