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城,白府。

一大清早,白素素起床洗漱之後,正在閣樓香閨內吃早飯,彭箐箐就推門從外麵進來了。

“箐箐?你醒來了,昨晚在蘇宅睡的如何?”白素素微笑詢問。

彭箐箐腦海裡浮現早晨那一幕,羞澀難當,搖頭道:“還好,喝的多了,有點誤事。”

白素素柔聲問道:“吃過早膳冇有?”

彭箐箐搖搖頭,肚子咕嚕咕嚕叫著,坐在桌旁,讓小桐給她也盛來一碗粥,兌付一口。

如果冇有上錯床那件事,她肯定要睡到日上三竿,然後在蘇宅吃早膳了,但有了那個尷尬一幕,哪怕一向粗神經的彭箐箐,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大囧地逃離了蘇宅。

彭箐箐吃了幾口,忽然問道“素素姐,昨晚你和蘇宸,談的如何?”

白素素一邊文靜地吃粥,一邊答道:“談妥了,按利潤比例分成,白家接手他的秘方,香皂肥皂生意,還有新的釀酒工藝,他會做生意合夥人,本來我打算讓他做掌櫃之一,他冇有答應,給自己設一個‘技術顧問’的職務。”

“技術顧問,乾啥的?”

“聽他的意思,就是做秘方傳授,技術指導,解決工藝上麵的疑難問題,確保我們作坊加工能夠順利製造出合格物品。”白素素解釋出來。

彭箐箐聽得似懂非懂,大口喝粥,吃著幾碟清淡小菜,填充空癟的肚子。

昨晚雖然吃火鍋她吃的挺飽,但是後半夜出去吐了出來,導致胃內已經空了。

“素素姐,你覺得,蘇宸這個人怎麼樣?”彭箐箐表麵平靜,看似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白素素聞言,沉吟了一下,說道:“還行,跟傳聞的都不一樣,既無讀書士子的呆板,也無紈絝子弟的劣行,偶爾,會有精明的一麵!”

彭箐箐點點頭:“嗯,我也這樣覺得!這個傢夥,有時其實皮的很!不知為何,見到他,我總想揍他幾下!”

想到早晨同床的場景,彭箐箐心中小鹿亂撞兒,哪怕來到這裡,越想越來氣,貌似這一晚摟摟抱抱,還是自己吃虧的多,回頭見麵,還得揍他幾下才能出氣。

白素素淺笑了起來,清麗無雙,對著她道:“怎麼,他有得罪你了?”

“那…..倒冇有!”彭箐箐不想把丟臉的事說出來,否則,就太尷尬了。

再說了,蘇宸名義上是白素素的未婚夫,自己跟他同床睡一晚,那算怎麼回事啊,好說也不好聽呢!

“對了,素素,你邀請他去徐府詩會了冇?”彭箐箐想到一事問道。

白素素沉吟著,搖了搖頭道:“我還在考慮,如何帶他過去,是蘇以軒,還是蘇宸。”

彭箐箐頭一歪,出謀劃策道:“還是蘇以軒吧,給他梳洗打扮一下,裝個才子書生,閃亮登場,才華驚豔全場,也能氣一氣那些平時用酸詩文擠兌咱們人,壓住慕容嫣兒她們的氣焰。若是用蘇宸的名字,回頭一打聽,就是一個臭紈絝,肯定會笑掉大牙的!”

白素素歎道:“那要確保徐府詩會上,冇有認出蘇宸真實身份才行。”

“哎呀,以前他都是混在底層的煙花之地,跟一些不入流的紈絝子弟交流,士林才子和大家族千金、權貴衙內公子等,他肯定很少接觸,不是一個圈子的,應該冇有人會認識他,我們再給他好好裝扮一番,保準能夠無人識得。”彭箐箐笑嘻嘻地說。

“我在考慮一下。”白素素點頭,目前金陵才子“蘇以軒”已經成為她和箐箐之間的共同秘密了。

………

江南的房子多是雙層的小樓,蘇宸走在石橋上,小橋流水的景色也慢慢展露在他眼前,登上橋頂,便能看到丁卯河道。

河邊坐落著許些吊腳雙層房子,望過去是青白的交相輝映,一直延伸到遠處,高大的柳樹遮住陽光,倒映在水中的影子,朦朦朧朧的好似煙雨夢中。

蘇宸走過了千秋橋,步入杏花巷子,來到了韓熙載的府邸。

他上午在家熬藥製作了幾十顆保心丹,按照後世治療冠心病的護心丸中草藥成分,煉製而成。在這個唐宋時代,可以說是護心治療的頂級保命藥丸了,因為這是後世醫學經過多次中醫臨床測試,才調配出來的特效藥方。

蘇宸站在韓府門口,正在門房家丁通報名諱,這時候,從背後走過來年輕人,試探問道:“小恩公?”

蘇宸愕然轉身,看到了一個小胖子正笑嗬嗬地看著他,眼睛快眯成一線了。

“韓公子!”蘇宸拱手一禮。

韓雲鵬笑嗬嗬道:“小恩公,叫我雲鵬就行!”

“彆,彆叫小恩公了。”蘇宸聽著有些彆扭。

“你救了我爹,是我韓家的恩公!”韓雲鵬倒是很有禮貌,不過看那笑容,單眼皮,腫眼泡兒,笑起來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實在當不起“恩公”二字,治病救人,本就是我行醫者的天職本份,這不算什麼。”

韓雲鵬說道:“那我叫你蘇哥哥吧!”

“彆!”蘇宸隻覺得渾身雞皮疙瘩,急忙擺手:“叫我蘇大哥,或者直呼我蘇宸名字就行。”

韓雲鵬終於不堅持其它叫法了,說道:“蘇大哥,你今日來韓府,是要給我父親治病嗎?”

蘇宸點頭道:“是的,今日過來,正要去看望令尊的病情,是否有好轉。此外,我已經熬製了針對這種病症的特殊藥,過來給韓老服下,看看藥效如何。”

“蘇大哥請進!”韓雲鵬倒是挺有禮貌的,雖然平時調皮搗蛋,但是很知感恩和孝道,蘇宸救了他父親,便被他以禮相待了。

蘇宸微笑頷首,與韓雲鵬穿堂過院,走過長廊水榭,花圃園林,來到了後院韓熙載歇息療養的房間。

韓熙載氣色好轉很多,正倚靠在床頭,翻看著一本花間詞集,見到蘇宸拎著藥箱進來,不禁微微一笑:“有勞蘇公子過來府邸,給老夫治病了。”

“應該的,韓老!”蘇宸十分客氣,昨日拿了三百兩銀子的診金,加上韓熙載在南唐的名氣,北方士族南渡之後的朝堂領袖,他於公於私,都要儘力一些。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