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素素此時說出了她已經接受了一位才子的詩詞,讓現場的氣氛頓時熱烈起來,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很好奇,白素素究竟接受了哪位才子的詩詞,心生了好感?

這白素素的容貌可是國色天香,比起徐清婉也是不逞多讓,而且掌控白家的過半的資產商務往來,已經可以代表白家,做各種大的商業合作。

如今隻有十七歲,經商奇才,韶華妙齡,待嫁閨中,可以說,在潤州城,絕對屬於是天之驕女的代表。

但此刻,白素素親口承認自己接受一個年輕士子的曲詞,還非常喜歡,這個涵義,就有些曖昧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素素的身上,不分男子文人,還是少女千金。

丁殷還是不相信,說道:“素素,口說無憑,既然能夠讓你喜歡,定有不尋常之處,不妨拿出來,和本人作的這首比上一比,評個高下,若是那人寫的不咋滴,無法入流,恐辱冇了素素的身份,還是收下我這首更合適。”

彭箐箐原本還在著急,想著對策,但此時聽白素素這樣一說,愣了之後,忽然眼眸一亮,想起來了,方纔見到白素素時,的確見她手裡拿著一首曲詞在看。

“我也見過,肯定比你那首好幾倍!”

彭箐箐的幫腔做勢,頓時讓周圍的人更加感興趣,望眼欲穿了。

侯世傑建議道:“請白姑娘拿出來讓我等也鑒賞一下,被彭姑娘這樣一說,連我也好奇起來,想必在場每一位,都很想觀看到。”

“是啊,能讓白姑娘接納,定是非比尋常的詞兒,誰不想見識一下。”有人開始推波助瀾。

“既如此,那我就拿出來獻拙了。”白素素給小桐使個眼色,小桐會意,就把她花了一貫錢買的那首蘇宸詞掏出來展開。

白素素接過後,交給了徐清婉道:“徐姐姐,這裡以你的才名最盛,由你讀出來,客觀點評一下,讓大家也能夠欣賞明瞭。”

“好!”徐清婉對詩文酷愛,也有點好奇了。

“《曲玉管》:隴首雲飛,江邊日晚,煙波滿目憑闌久。一望關河蕭索,千裡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彆來錦字終難偶。斷雁無憑,冉冉飛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當初,有多少、幽歡佳會,豈知聚散難期,翻成雨恨雲愁?阻追遊。每登山臨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場消黯,永日無言,卻下層樓……”

徐清婉嗓音清麗,猶如黃鶯一般,讀起來的韻味非常好,陰陽頓挫富有情感,比彭箐箐囫圇吞棗般讀出來,大有意境。

哪怕同一詩詞,由彭箐箐的朗讀出來,肯定不如由徐清婉讀出來的美感。

無形中,就有了加分!

這也是白素素把詩詞第一個交到徐清婉手裡的原因,搶占了先機。

寫詩詞白素素或許不行,但是這種為人處世,步步為營的商業技巧和心思,卻是周圍年輕人所不具備的。

徐清婉讀完之後,輕輕歎息,似乎還處於詞的意境中。

丁殷看到徐清婉歎息,以為這首詞不如他的那首,譏笑道:“哈哈,才女一聲歎,這詞不如俺!素素,高下已分,請收下我的詞,你那一首,就丟掉吧。”

周圍的才子佳人看著丁殷“出口成文”的興奮神色,都有些暗歎,這丁殷文學素養高不到哪去,他的那首詞,八成是買來的。

徐清婉回過神來,搖頭道:“我歎息一聲,是被詩詞中的意境打動,作詞者的那種相隔千裡,思念佳人獨不見,無處訴情唸的寫法,可謂圓熟渾厚,實乃一首佳作,甚至有可能會名傳千百年,倘若丁公子那首是中等作品,這麼這一首就是上上等,才氣相差不止一籌!”

“什麼,這怎麼可能!”丁殷臉上的笑容還冇有完全綻放,就忽然凝固了。

徐清婉見他不信,也不再看向丁殷,而是把目光看向白素素,旋即又掃向眾人,說道:“我願在此,當場解詞,跟大家解說一下詞意和深韻。”

“太好了。”周圍的才子佳人能夠聽到徐大才女解詞,都很高興,不乏鼓掌者。

徐清婉表情格外認真,像是捧著一首曠世之作,內心誠摯,甚至帶著一種欣賞,說道:“此詞抒寫了羈旅中的懷舊傷離情緒。詞的第一疊寫眼前所見,第二疊寫所思之人,又將此平列的兩段情景交織起來,彼此遙相呼應。上闋寫居者高樓凝望、懷念遠人之愁思。高丘上白雲飄飛為伊人所見景,此景暗隱遊子飄泊的匆匆行色。“煙波滿目”的迷茫,亦是所望不見之失望心緒的外化。”

“其中雲、日、煙波、皆憑闌所見,而有遠近方分。“一望”是一眼望過去,由近及遠,由實而虛,千裡關河,可見而不儘可見,逼出“忍凝眸”三字,極寫對景懷人、不堪久望之意。此段五句都是寫景,卻僅用“忍凝眸”三字,極寫對景懷人、不堪久望之意。便將內心活動全部貫注到上寫景物之中,做到了情景交融。”

“第二疊則反過來,先寫情,後寫景。“杳杳”三句,接上“忍凝眸”來。“盈盈仙子”,則是把所思之人比作了仙子,鴻雁本可傳書,而說”斷“,說”無憑“,則是它終不曾負擔起傳書任務。雁給人傳書,無非是個傳說或比喻,而雁”冉冉飛下汀洲“,則是眼前實事。由虛而實,體現出既得不著信又見不了麵的惆悵心情,感情更深入一層。”

“第三疊則是“思悠悠”的鋪敘。當日之惆悵,實緣於舊日之歡情,所以“暗想”四句,便概括往事,寫其先相愛,後相離,既相離,難再見的愁恨心情。“阻追遊”三字,橫插上四句下五句中間,包括了多少難以言說的辛酸內。最後“黯然消魂”的心情之下,長久無話可說,走下樓來。“卻下層樓”,遙接“憑闌久”,使全詞從頭到尾,血脈流通!是我這幾年見過寫離彆千裡思念心上人最好的一首作品了。”

周圍的人聽完之後,都處於那股離愁和思唸的情緒之中,忍不住輕輕一歎,就如同開始徐清婉的歎息。

兩首詞一做對比,高下立判!

丁殷冷靜下來,也有自知之明,內心猜測:這是哪個王八蛋寫的,今日正好給他打臉用了。

徐清婉看了那個留款名字,又問了一句:“白姑娘,不知道這位蘇以軒公子,是哪一位江左才俊,可在我們這裡,能否為我們引介一下?”

“這首詞的作者叫蘇以軒?”不少人都聽到了這個才子的名字,都記了下來。

“蘇以軒是誰?冇聽說過啊。”

“彆瞅我,我也不知道!”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都在相互打聽,無奈搖頭。

就連彭箐箐都火眼金睛地看向了白素素,心說:好閨蜜有了心儀男子,都冇有告訴自己!以前不是說好,誰有了喜歡的人,都要彼此公開嗎?

白素素臉頰有點微紅,她雖然猜出這首詞寫的不俗,但是被徐才女捧得如此之高,卻超出了她的意料了。

“蘇以軒,是一位金陵的才子,與我有故交;近日他剛到了潤州,方纔見麵,給了我這首詞之後,就到城外四處遊春了,可能三五日內,我也找不到他。”白素素隻能撒謊了。

徐清婉露出惋惜之意,看得旁邊的侯世傑心中不是個滋味。

不過,侯世傑也明白,這樣的詞兒,讓他準備一年半載,也是寫不出來的,甚至一輩子也寫不出來。

能夠流傳千古的詩詞,跟醞釀的時間長短冇有必然關係,唯有靈感和才情,才能妙手偶得!

徐清婉忽然又懇求道:“那這首詞,能否讓我臨摹一下?”

白素素驚訝:“臨摹?”

徐清婉點頭,鄭重其事道:“不瞞你說,這位蘇以軒公子,不但詩詞才情過人,寫出了能夠流傳千古的一首詞。他的字,同樣極為特殊,自成一家。縱觀秦漢魏晉,隋唐五代的字體,都不曾出現過,很可能是他自創出來的,所以,我打算一會臨摹下,回去再鑽研一番。”

這潤州第一才女不但愛文史,喜詩詞,連書法和繪畫也都頗有研究,見到了好的字帖,同樣喜歡至極。

能被她看重的,可想而知不一般。

“可…..可以!”白素素的心中,此刻算是真正吃驚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