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潤州城下的吳越兵開始分兵,丁德裕和沉承禮各領兩萬人馬,麾下有都指揮使、都虞侯大小二十多位裨將武官等。

丁德裕帶著一部分人馬來到了東城門,準備進行攻打。

這個情況,被城頭上的守軍將領看到之後,也進行商議。

盧絳說道:“這吳越大軍明顯要分兵到兩個城門進行攻擊,牽製我軍的注意力,一旦有一個城門被攻破,都會對我軍守城造成致命的影響,所以,我軍也要分兵來抗之。”

蘇辰在旁邊說道:“正好我也需要獨立練兵,不如就由我帶一部分人馬,在東城門指揮,盧將軍在這裡坐鎮,這樣同時也能應對兩麵的進攻。

盧絳聞言點頭,說道:“如此也好,正好蘇監軍也能施展才能,將領們,你自己挑選便是。”

蘇辰點頭,目光掃向被自己推薦入伍的幾個人,咼彥、馬誠信、馬承俊等人,說道:“我就要這幾位吧,咼都指揮使,馬誠信、馬承俊都虞侯等,加上我的親衛隊將官,這樣足矣了。

盧絳說道:“東城門那邊有三千守軍,你在清點一萬人馬過去,足夠今日守城了。”

“我明白。”蘇辰點頭,這一點他還是清楚的。

畢竟城牆上、城門裡,能站著的人手有限,最多能容納兩三千人就已經到頭了,其餘的人馬也隻是在城內甕城內,列隊等待,替補備用,隨時輪番上陣,同時以防城門被撞開,所以在城門處,也會安置一隊人馬進行防控。

ps://m.vp.

最興奮的莫過於彭菁菁和韓雲鵬等人,因為他們主要跟隨蘇辰,在這裡他們要規規矩矩,束手束腳的,畢竟主將是盧絳,還有其他都指揮使、都虞侯將領。

彭菁菁等人在這裡,地位不高,也不方便多言。

但是如果跟著蘇辰去了東城門,那麼就變成他們的主場了,會更自由一些。

甚至彭菁菁在想,她都有可能,帶兵出戰。

蘇辰辦事利落,跟盧絳告辭後,下了城樓,派人咼彥、馬誠信去軍營清點一萬人馬,去東城門備戰,他則帶著彭菁菁、荊泓、馬承俊等人,去往東城門進行防禦。

“鼕鼕冬!鼕鼕冬!”

戰鼓如春雷一般,在空曠的城外響起,整個大山都彷佛被沉悶而又巨大鼓聲震醒了。

接著戰馬嘶叫的聲音,兵甲鏘鏘,渾厚沉重的腳步聲此起彼伏,眶哐震響,兩萬的步騎都動了起來,向著城門逼近。

號角聲、馬蹄聲、腳步聲、兵甲摩擦聲、劍戈撞擊聲,聲勢浩大無比。

蘇辰等人,站在東城門上,放眼望去,城外黑壓壓的一片,全是人頭。

兩萬兵馬個個盔甲錚亮,戈槍劍戟,寒光爍爍,氣勢淩厲。

丁德裕冇有坐在馬背上,而是讓人備好了高椅和大傘,自己坐上了高椅子上,這樣不累人,目光盯著前方的潤州城牆,微微點頭,說道:“準備進攻!”

“遵命!”

幾名負責攻城的都虞侯各就其位,分彆帶領著不同的方陣,有長槍陣、盾牌手、弓箭手等,同時下令進攻。

“嗚……鼕鼕冬……”

沉重的長號和驚天的擂鼓在這一刻響起,一時間吳越大軍中擂鼓手、號角手、令旗手全部動起來,號令統一,發出進攻的信號。

“殺啊——”

吳越兵開始動了,猶如潮水一般向前湧去。

城頭上。

蘇辰看到千軍萬馬衝擊而來,強作鎮定,也學著昨日盧絳的語氣,說道:“弓箭手,定位箭準備。”

“唰!”

弓箭手手站到前排,拉滿了弓弦,隻等長官發號軍令了。

“放!”

“休休休——”

弓弦響起,上百支繫著紅布條的羽箭猛然射出,劃過半空落在了一百二十步處,齊刷刷地紮滿了一排,這就是定位箭,顧名思義就是確定一箭之地,雙方大軍衝殺,進入這個範圍,就是弓箭手射擊的時候。

古代用於戰爭的普通弓箭,一般射程在一百步到一百五十步,弓體長約兩米,用紫衫木或岑木彎曲烘製,成本較低廉,射箭時不是朝人射,而是朝著斜上空射出,等箭失自然落下,因為正麵多有盾牌防護,從天而降的箭雨不易躲過,而且滑落中又增加了度,勁道不衰。

這樣普通的弓箭手,基本每人一個箭壺,每壺內放有十二支箭羽,一般戰鬥齊射三、四輪後,對方的戰車和騎兵就已經衝到跟前了,基本不會出現箭失射完的情況。

普通弓箭射到一二百多米,還能穿破衣甲,已經很有威力了。在普通長弓之上,還有複合弓,是由多種材料製成,核心還是岑木,也有用角質,外麵捆綁較硬的木片如鋸木,用荊棘的內層粘合,最外包以牛筋,工序複雜,成本較高,因此非正規精銳部隊,很少配有複合弓,射程可達兩百步,威力煞是驚人。

南唐的兵馬,這些年對國防投入太少,所以武器更換不夠,冇有成本昂貴的複合弓,隻有普通的長弓。

“衝啊——”

無數吳越將士狂吼起來,手中揮舞著長戈、挺著長矛,寒光閃閃,勇往無前地衝鋒上去。

瞬間就能讓人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陽剛風雲,從戰場上升騰起來,席捲整個方圓數百裡空間,天地為之變色,一股無形的殺伐之氣瀰漫開來。

當吳越兵進入了定位箭的範圍後,城頭開始放箭射擊。

頓時,弓弦破空之聲呼嘯響起,密密的箭雨就如飛蝗一般撲射出去。

城下正衝鋒的吳越兵,迎上第一輪箭雨,一時人喊馬嘶,有士兵和搬運雲梯的人被射中,噴著著血倒地。

一名吳越兵的都虞侯,策騎狂奔,指揮著兵馬前衝,他手中大環刀揮得旋風一般,將射來的利箭一一撥落,十分悍勇,鼓舞著士氣。

“再射!”蘇辰冷靜下令。

第二輪箭失又一次呼嘯離弦,猛烈地從唐軍弓箭手中傾瀉了出來,鋪天蓋地全部都是密集的箭雨,瀰漫了天際。

“嗤嗤嗤——”

箭失勁道急地射下來,穿衣破甲,很多吳越甲士被成刺蝟,鮮血飛濺,有的射中心窩,有的射中脖頸、腹部、手臂,血花不斷噴濺。

“噗噗!”

“啊,我的眼睛!”

有人慘叫著,倒在地上,夥伴地屍體被無情地踐踏著,不斷有人倒下,成為被踩踏著的一具死屍,頓時濃重的血腥之氣升騰起來。

攻城大戰,再次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