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等四處的指揮使離開蘇府之後,開始悄悄研製起火藥了。

火藥又稱黑火藥,是中國四大發明之一,在古代很早就被髮明瞭,據《範子計然》的記載,春秋時代中國就已經用於民間民生應用,範子計然說“硝石出隴道”。我們現在看到的第一部記載火藥配方的古書,約成書於**世紀。在書中寫道“以硫磺、雄黃合硝石,並蜜燒之”,裡麵提到的硫磺、硝石與炭混合,就是火藥的配方。

它發明者跟古代煉丹之士息息相關,因這群人長期煉丹製藥,通過實踐的結果,至今已有兩千多年曆史。

火藥已被用於軍事的話,已經到了唐朝末年纔開始。唐昭宗天佑元年904年,吳地楊行密的黑雲都軍隊圍攻豫章,部將鄭將軍便使用火器攻城,如火炮,是把火藥製成環狀,把吊線點燃後用拋石機拋擲出去,火箭失則是把火藥球縛於箭鏃之下,將引線點燃後用弓射出。

到了宋代初年,統一戰爭接連不斷加劇,促進火藥武器的加速發展。

據曆史記載,北宋初期,開寶二年969年,當時兵部的令史馮繼升等人首次發明瞭製造火藥箭的技術,經試驗證明效果良好,他還向太祖趙匡胤當場做了表演。

趙匡胤觀看後很高興,獎給他許多衣物和布匹,在《宋史·兵誌》中有所記載這件事:“時兵部令史馮繼升等進火箭法,命試驗,且賜衣物、束帛。”

有了這種火力較猛的先進武器,在後來的北宋統一全國的戰爭中,黑火藥發揮了重大的作用。開寶八年975年,北宋的軍隊就利用這種火藥箭作為攻滅南唐的重要武器。

鹹平三年至五年1000-1002年,有又了兩個叫唐福和石普的人,先後向北宋獻出火箭,火球和火蒺梨等新式武器。北宋朝廷並在都城汴京巨大的兵工廠“廣備攻城作”內,專門設置了火藥作和火作兩大作坊。

眼下是北宋乾德三年(965年),北宋那邊黑火藥還冇有被重視起來,研發不成規模,前線軍隊也冇有使用。

蘇辰曾在課本和視頻中,看過黑火藥的一些研製方法,冇有親自操作過,一些不確定性,他也派人買來了硫磺、硝石與炭這些材料,進行自己的融合測試。

ps://m.vp.

蘇辰打算研製出威力強大的黑火藥,以及盛放黑火藥的雷管兒和鐵器,裡麵裝有大量的鐵珠,在爆炸時會產生爆破力以及飛出的彈珠,會傷到周圍的人。

但是,蘇辰並不打算馬上拿出來投入這次防守,除非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纔會使用。

因為北方宋國能人無數,也會有人知道火藥的存在,隻是冇有重視,冇有大規模研發並投入軍事用途,

一旦他將這種火器過早地投入使用,那麼用不了多久,北方宋國也會在這方麵入手,當宋軍大量使用黑火藥武器的時候,那麼對於南唐而言,將麵臨巨大的破壞力和威脅。

畢竟以國力財力和版圖等方麵對比,南唐的財力和國力,是無法跟大宋抗衡的,一旦投入這方麵的研發,南唐方麵肯定冇有大宋的優勢。

所以,蘇辰打算弄出來以備不時之需,先自己研製,倘若城池要被攻破,無法守住的時候,再拿出來力挽狂瀾。

如果這種情況不出現,那麼他打算將黑火藥再晚一些使用,暗中動用自己私人力量,大規模製造,在最關鍵的時候,比如唐軍與宋軍的生死之戰等,打宋軍一個措手不及。

這一晚,蘇辰都在各種調配中,偶爾會在後院少量測試一下,聲音也不大,主要看燃燒的狀態等,真要是測試較大量的爆炸,必須要去山裡測試,擦能掩人耳目。

次日,蘇辰來到城內的臨時帥府大堂。

盧絳將軍頒佈守城防務的細則,諸多偏將和都虞侯,都分到了不同的協防、守城、巡視的任務,有條不紊,各種物資的儲備,如弓箭、長矛、皮甲等,也都在清點接收中。

正所謂:倍則分之,十則為之,這是兵法上詳細記載和論述的,隻有兵力達到守城的十倍的時候,才能全麵圍城,圍城鐵桶一塊,如果吳越兵來的隻有五萬大軍,那麼目前潤州城內已經有四五萬人馬,在人數上並冇有占據劣勢,反而是吳越兵馬無法對潤州城,進行四麵合圍,分散兵力,隻能集中兩個城池方位,進行攻打。

盧絳一本正經說道:“諸位將軍,吳越賊子助紂為虐,侵犯我唐國,在常州留下罪行累累,士可忍,孰不可忍!吳越人欺我唐國太甚,這一次在潤州,我們不但要守住潤州,更要擊垮吳越大軍。”

“盧將軍說的對,我們這次一定要把吳越兵,打得落花流水!”

“我等要報仇雪恨,讓吳越人在潤州城下全軍覆冇,來報常州百姓的血海深仇!”

“對,殺光吳越兵馬!”

所有的將領武官,眾將士同仇敵愾,對吳越兵感到憤怒和憎恨,甚至然對於吳越人已經深惡痛絕,更是超過宋軍。

這跟地理環境有關係,兩國接壤,曾經世代交惡,兩國反覆攻打,在邊境衝突不斷,早已結下了仇恨。

“諸位將軍,那就按我們提前分配的任務,各位將軍和都虞侯,按部就班,完成自己的任務,日夜巡查城內城防,不得有誤。”

“遵命!”

各將領、都虞侯起身抱拳接令。

盧將軍點頭道:“另外,派出斥候密查吳越大軍行軍情況以及軍事部署,我們隨時做好迎戰準備!”

“喏!”眾人異口同聲回答。

等都虞侯和偏將退出了帥堂之後,屋內隻剩下主將盧絳、刺史王越超和監軍蘇辰。

盧絳微微一笑,對著蘇辰說道:“蘇監軍衣錦還鄉,有何感受啊?”

蘇辰微笑道:“曾經的確想過高中狀元,衣錦還鄉,滿足讀書人金榜題名、出人頭地的虛榮心,但是,冇有想到這次回來如此快,時隔不足幾個月,還帶著巨大的任務過來!國難當頭,大軍壓境,身上的重任可不輕啊,要保護好這方百姓和自己故土的鄉民,責任重大,什麼炫耀和滿足的心思都冇有了。”

“說的好!蘇監軍這番話,讓我作為地方官,都感到敬佩,身為刺史的王某,替百姓們先謝過蘇監軍的宅心仁厚,為民擔當!”刺史王越超在旁附和讚道。

蘇辰微笑,拱手錶示客氣,心下也很清晰,這樣稱讚,還是吹捧他的成分更多。

盧絳點頭認可,他對蘇辰的人品和才能還是極為欣賞的,畢竟江左蘇郎的才名有目共睹,天下皆知。他雖然年過花甲,但是自己也讀過蘇辰的《留侯論》《嶽陽樓記》等文章,深為佩服。

盧絳說道:“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就由我們三人共同擔起防禦潤州的事情。老夫虛長了許多年歲,直到今日才受朝廷這般的大用,定當以死報效國家,身先士卒,馬戈裹屍,在所不惜。若是後麵我不幸負傷出事,那麼指揮權就交給蘇監軍來擔當負責。”

蘇辰說道:“盧將軍切莫悲觀,我看您像長壽百歲之人,不會出事。我們定能攜手擊退敵軍來犯,挽救唐國,消除這次國之危難。”

廬江聽完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哈哈,那老夫就借蘇監軍吉言,長命百歲,大破敵軍。”

三人又談了一些話,蘇辰起身告辭。

他打算出城去往北固山一趟,因為城外的北固山莊有他的私人武裝,他要過去看哪些人訓練的如何,並選拔出一些精銳可靠的武士,擔任自己的侍衛和耳目,打造一支心腹私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