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軒坊,金陵城鬆石街的一座水墨工坊,這是江左盟會的一個隱秘聯絡點。

楊靈兒這次女扮男裝來到這裡,見到了幾名駐金陵城的手下,有盧俊升、燕沛、吳春秀等人,以及兩位生麵孔的武者,是海外島上剛入金陵的校尉。

“公主,呂將軍這次派我們來到金陵,是想跟您彙報,這次吳越兵進軍常州,我們的人,會在常州內策應,幫助吳越兵順利破城,不知是否可行,請公主決策!”校尉之一的陳達,這樣問道。

楊靈兒接過密信,是呂將軍派人送來,她過目之後,已經明白呂將軍的意思。

現在大宋進攻南唐,將會是南唐巨大的災難,也是楊吳殘存勢力複國的好時機。

海外的勢力,當年黑雲都的部下,他們特彆想要迴歸中原,收複失地。

淮南一帶,他們打不回去,但是,卻可以趁亂迴歸江南。

楊靈兒沉思不語,陷入了思索。

燕沛說道:“公主,機會來了,不能讓唐國兵守住,否則,會影響我們複國計劃,我們可以暗中幫助吳越兵,常州失守,下個目標就是潤州城,可以在那裡,讓雙方繼續鏖戰。”

吳春秀接話說道:“按照我們最初的想法,應該讓唐兵和吳越兵、宋兵打個你死我活,兩敗俱傷,我們坐山觀虎鬥,讓這幾方都死傷慘重,削弱力量,才最有利我們。”

“對的,三方都慘敗,最符合我們的立場。”盧俊升也這樣說道。

ps://vpkanshu

楊靈兒點頭,說道:“既然大家意見統一,那就這樣做吧,我並未覺得不妥。可以提前讓潛伏在常州的武士,做好準備,先讓吳越兵與唐兵打上一段日子,再幫助吳越兵破城,裡應外合,常州失陷。”

“明白!”陳達拱手。

“對了,公主,可知朝廷的一些規劃?”燕沛詢問。

楊靈兒回道:“嗯,我在家兄的書房裡,聽到他提過朝廷的舉措,無非就是調動唐國第一大將林仁肇,駐守在池州一帶,與對岸皖口的曹彬大軍對峙,進行抗衡,發揮水軍優勢,儘量減少與宋軍地麵上的作戰,揚長避短。”

盧俊升歎道:“林仁肇將軍,的確是江南唐國的第一猛將,足智多謀,帶兵能力突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帥才,可惜了,不能被我們所用,忠君於朝廷。”

燕沛充當半個謀士,分析道:“這林仁肇很可能會阻擋我們複國,得幫助宋人除掉他,大宋的軍隊才能擊敗唐國水師。”

吳春秀插言道:“或者派人畫到沿江防禦圖,這些情報交給宋軍!”

這些舉措都是在幫助宋軍,對方南唐政權。

楊靈兒聽了,微微點頭,也認可這些說辭,畢竟,她楊家皇室血脈,都被李璟下令誅殺三百六十多口,讓皇族的人,全部絕嗣。

這是何等的殘忍!

楊靈兒作為楊吳皇室後人,自然要替父母族人,報這個血海深仇。

消滅南唐,就是她的責任之一!

她自己對於做義軍首領,甚至複國楊吳,並冇有那麼熱衷,但是複仇,卻是她有義務要去做的!

畢竟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況整個族人一脈全部被清洗滅口。

十三歲的楊靈兒,雖然是豆蔻年華,但也要扛起這個複仇任務。

“就按照我們討論的,派人繪製長江沿岸唐軍的防禦軍事圖,江水深度等,想辦法交給宋軍,讓宋軍跟唐國精銳水師,來一番較量,都會彼此消耗,加速唐國的滅亡,我們駐紮在海島上的人,才能返回江南!”楊靈兒變得成熟,說話也一板一眼,越來越像發號施令的尊貴公主了。

不過,做完這些決定,楊靈兒還是有一點點愧疚,因為她的家兄,最近不分白晝黑夜都在書房中,研究如何振興唐國,如何阻擋宋軍。

而楊靈兒的出發點,恰恰相反,是如何幫助宋軍,滅掉南唐。

可以說,她和義兄蘇辰,第一次出現了方向的南轅北轍。

二人的目標已經完全相反了,日後會不會成為敵人,楊靈兒有些擔心,所以,神色悶悶不樂。

她曾經問過胡伯,是否應該告訴她義兄了,不要這樣隱瞞下去,否則,等有朝一日公佈身份,靈兒擔心蘇辰會怪她欺騙。

可是,胡伯卻說時機未到,還不是坦白身份的時候。

楊靈兒也問過胡伯,那什麼時候才成熟?胡伯則回答:當蘇辰對唐國徹底失望,心如死灰的時候,再讓靈兒公佈身份,把蘇辰拉入他們的陣營,封個大將軍,封個太守,都不是問題。

如果日後楊吳複國,推薦蘇辰做宰相都行,對於他的才學,冇有人會懷疑。

這時候,吳春秀說道:“公主,你義兄研究的幾種配方,比如香皂、海鹽過濾法、白酒蒸餾法,你可拿到?”

楊靈兒回過神了,點頭說道:“拿到了,而且,我親自讓義兄教過我,這三種製作方法,我都有做好筆記,可以拿去交給呂將軍,在海島上使用,雖然需要一些原料和糧食,但生產出來的香皂、白酒等,可以獲得巨大利益,海上貿易可以讓我們積累更多財富,相當於擁有了寶藏,源源不斷可以生產、交易,充當軍餉。”

吳春秀拍手笑道:“那太好了,這下我們的經費也能有保障,一旦幾個海島的黑雲都人馬反攻江南,就需要大量的軍餉物資,正好可以使用了。”

盧俊升說道:“江左蘇郎研究的東西,的確都是好東西,稀奇古怪,卻與眾不同,非常實用。聽說他的天工院即將開院招生,我們也打算拍一些聰慧少年,有格物天賦的,推送進去,跟著學習一些,日後能夠為我們所用。”

楊靈兒聽著眾人如此推崇自己的義兄,打心底兒有些高興。

她真的很期待,日後自己能夠光明正大地站在蘇辰身前,揭開亡國公主的身份,然後把他推到最閃耀的位置,哪怕讓他做楊吳複國的義軍首領,靈兒也是願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