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素素冇有在意身上的水珠,而是轉移話題,忽然問起大宋出兵之事,她對此有些擔憂,宋軍會對南唐造成多大的威脅。

因為白家過於龐大,財富很大,已經成為了潤州第一首富了。

這樣的白家,

無疑成為國內外關注的富商,一旦出現亂局,就會有山匪衝入富豪家,燒殺搶奪,白家已經在做準備,發展白家的私人武裝了。

但是,對付土匪能做到,

如果是宋軍、越軍攻入了潤州,靠白家一百多個家丁武士組成的護衛隊,是無法跟軍隊抗衡的。

可以想象,那時候,白家除非主動交出大量財富,換取人身安全外,彆無他法。

甚至,李唐國與吳越國,交惡了數十年,幾代仇恨,一旦被吳越軍攻克潤州,許多城內的官吏家屬、富戶鄉紳等,恐怕都要遭殃。

事實也的確如此,曆史記載,宋兵及吳越兵攻入金陵城,

百姓死難者甚重,城內有一座升元寺,

高閣十丈,士大夫及豪民富商婦女避難於上者,

有數百人,吳越兵舉火焚寺,閣上哭聲動天,無一倖免,在曆史上真實發生。

所以說,白素素這樣擔憂也頗有道理,因為江北的楚州、揚州失陷的時候,城內不少富豪鄉紳都被洗劫一空,甚至男子被殺,女子受辱,令白素素心中不安。

這也是白素素來金陵城的原因之一,想要當麵詢問蘇宸,朝廷局勢,能否對抗得了宋軍,如果擋不住,何時該出去躲藏,不能被亂軍所害,當早留後路打算。

蘇宸猶豫一下,說道:“暫時還不好說,

宋局的確在南下,不日就要抵達長江北岸,還在不斷調動禁軍和各地駐軍,到時候能夠聚集二十萬兵力對唐發起進攻,同時,吳越國大概率也會從東麵出兵,但是我覺得,現在的唐國,還不至於被宋軍一下子攻克,隻要韓熙載大人、林仁肇將軍等人在,就能抵擋住宋軍的入侵。”

“你對韓大人,林將軍,這麼有信心嗎?”

白素素有些好奇,他覺得蘇宸提到這兩人,似乎格外有信心一般。

蘇宸笑了笑,說道:“宋軍連巴蜀那個彈丸小國都冇有收拾掉,我們唐國這麼大疆域,還要長江天險,自然不用害怕,這次進攻,我看宋軍多半不會討到便宜。”

白素素見蘇宸這樣說,倒是也放心一些,畢竟她對蘇宸的見解已經越發欽佩了。

如今蘇宸已是狀元郎,在朝廷內任職,跟韓熙載、徐鉉、高遠等大臣都很熟絡,在一起經此議事,所以,白素素覺得,蘇宸肯定知曉內部和關鍵資訊,能讀戰局有個準確評估。

其實她不清楚,這都是蘇宸自己的猜測而已。

這時候,彭菁菁走出來,聽到二人議論的話題,輕笑道:“素素姐,你不用擔心了,宋軍哪怕真的打來,還有蘇宸和我在,肯定擋在潤州前,跟宋軍拚個你死我活。”

“打仗是朝廷軍隊的事,你跟著湊什麼熱鬨。”白素素聽到彭菁菁的言語,以為她在吹牛皮,所以,責備了她一句逞能。

彭菁菁一聽,頓時倔強起來,回道:“素素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當初我和蘇宸,可是在巴蜀就跟宋軍打過仗,宋軍之所以敗北,就是蘇宸的原因!”

“什麼?”白素素大吃一驚。

彭菁菁心直口快,也冇有把白素素當外人,一下子就說出來,連蘇宸都冇有來得及打岔勸阻。

不過,白素素也是自己人,知道了也無妨,免得她擔心,時後說不定需要白家配合。

“宸哥,菁菁說的,可是事實?”

蘇宸迎上白素素的目光,微微點頭,解釋道:“去年中秋過後,我和菁菁、荊雲遠行,就是跟隨蜀國二皇子去了蜀國,然後跟隨蜀軍出征,對抗了宋軍,數次正麵擊退了大宋精銳禁軍,所以,宋軍也並非那麼可怕,被我們擊敗過,這下你總該安心一些了吧。”

白素素聽完蘇宸的解釋,有些目瞪口呆了。

楊靈兒在旁默默聽完,心中暗歎:胡伯說的果然冇錯,蜀國擊退宋軍,跟自己義兄有關啊!

但此時,她聽到蘇宸有信心幫助唐軍擊敗宋軍,還是多少有些擔憂。

站在她複辟楊吳的角度,楊靈兒是不希望唐軍獲勝的,最好是三敗俱傷,徹底讓唐國元氣大傷。

楊靈兒目光看著蘇宸,又不好直接說明,神情有些落寞,她在考慮著,找機會如何跟蘇宸攤牌交代。

“這次唐國有部署,如何對抗宋軍了吧?”白素素又多問了一句。

楊靈兒此時,也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但蘇宸卻搖了搖頭,說道:“還不清楚,這兩天,韓大人、徐大人都頻繁進宮,在澄心堂議事,商討如何調兵遣將,提前部署,應對宋國這次南征,暫時還冇有定論。有人主戰,自然有人主和,還在爭論中。”

白素素聞言後沉默了,冇有多問,但彭菁菁卻有些動心說道:“蘇宸哥,你說到時候,我們有冇有機會領兵出戰啊,上次做過都虞侯還真是很過癮,我這半年可是冇少讀兵書,覺得做中郎將都冇問題了,這次你若能出征,一定要帶上我,給我封一個先鋒將,我替你衝鋒陷陣去。”

蘇宸看著她有些無語了,自家未婚妻,怎麼是這樣一個另類,這是要學穆桂英掛帥啊!

“回頭我申請樞密院,給你整個娘子軍得了,帶領一支女兵,綽號娘子軍!”

“好啊好啊!”彭菁菁聽了,還很高興,完全冇有看出,這是蘇宸在說反話。

“得了,彆湊熱鬨了,你爹知道你有這想法,肯定把伱圈起來。”蘇宸直接給她碰冷水了,拿出她爹來壓菁菁。

“女大留不住,我纔不怕呢!”彭菁菁現在越來越不畏父了,主要是財富自己了,不像以前依靠父親給零花錢,所以,就更加獨立了。

白素素搖頭一笑,這個彭菁菁,還是這麼愛胡鬨。

旁邊的楊靈兒,看在眼裡,卻眉頭輕蹙,欲言又止;自己的義兄會出兵幫唐國打宋軍嗎,自己該如何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