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蘇宸把秘諜司的方案遞交給了韓熙載,得到了賞識和認可。

“想不到啊,蘇宸,你每日光看一些聖賢書,卻能夠精通這種秘諜的設計,這是謀臣才能精通的,看來你的才能遠遠不止於寫詩詞和格物,

在權謀方麵,也有潛力,這樣老夫也就放心了。”

韓熙載感慨,他一直擔心蘇宸太直、太正,不適應官場的生活,畢竟這裡麵的人,

太腹黑了,城府極深。

但現在看蘇宸設計的秘諜司,如此周到,

說明對人性、對情報的獨特見解,這種人精於變通,即便在朝堂大染缸內,也能很好明哲保身,生存下去。

“韓大人,你覺得如何?”

韓熙載點頭說道:“冇問題,我挑選幾名侍衛高手,是我韓府這些年一直培養的,都是二流劍手,適合行動組,供你差遣使用,秘諜司的衙門,也需要建立,這件事,我撥給你一些人手幫忙,儘管把六處建立起來,

你來負責訓練、講解他們的職能。”

“好,那我加速推進!”

韓熙載又說道:“這些日子,高越、高遠兄弟,都會找你,關於天工院、官企、內庫的事,要落地推進了,你幫他們安排好,一旦正常運轉了,我們的佈局就完成了,適當吸引新黨的人加入這一次富國強民的改革中,徹底排擠掉宋黨,這些害群之馬。”

蘇宸冇有多說什麼,文人黨爭,從唐代開始盛行起來,宋代發展到鼎盛,進入明朝,基本就是文人集團與宦官集團的爭鬥了。

文人集團鬥者,已經不問對錯,變成政見之爭,

大道之爭等,

黨同伐異,

對國家的破壞力也是很大的。

但是,

在文人地位極高的唐宋時期,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說外戚和宦官是皇帝**的一把刀,文人集團就是與皇族爭奪中央集權、君主**的群體,牽扯的深度,遠非表麵那麼簡單。

“韓大人,那我就去忙了。”

“去吧,這些日子辛苦你了。韓熙載伸手輕輕拍著蘇宸的肩膀,以示鼓勵。

蘇宸莞爾一笑:“冇事,能為朝廷和唐國百姓出一份力,我也是很樂意去做。“

韓熙載微微一笑,對蘇宸很是欣賞,信任程度,已經超過自己的兒子了。

若是有一次選擇,保蘇宸,還是保他的親兒子,那麼韓熙載會義無反顧保蘇宸,犧牲掉自己的兒子。

因為他兒子有好幾個,但蘇宸隻有一個,是他政治抱負,能名垂青史的關鍵,韓熙載為了南唐的宏圖和大業,肯定要時刻保護住蘇宸,讓他成長起來,甚至不惜把他推到權臣的位置。

接下來幾日,蘇宸便真正忙碌起來,帶著戶部的官吏,去勘察酒坊、官窯等,帶著工部的官吏,去選址籌建天工院。

金陵城,一座隱蔽小院。

楊靈兒再次來到這裡,跟趙闊海、盧俊升、燕沛等人見麵。

盧俊升說道:“公主,有好訊息傳來。“

“什麼好訊息?“十三歲的楊靈兒,表情淡定,詢問一句。

盧俊升回答:“從大宋那邊傳來訊息,目前大宋已經更換了戰略,從蜀地撤軍,即將要攻擊南唐,大軍壓境過來,到時候,長江以北,都會出現宋軍,修造戰船和浮橋,對唐準備用兵了。據說大宋還派了使者去吳越,估計吳越國也會出兵!”

楊靈兒顯然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露出一絲驚訝。

“大宋要對唐用兵了,這麼快嘛?”

吳春秀忍不住興奮道:“是啊,公主,這次我們的機會來到了,趁著唐國大亂,難民逃荒,我們可以趁機聚集難民,引入各山寨,發放糧食,然後等待起義時候,迅速能夠拉起許多兵力,配合我們反擊唐國。”

楊靈兒點頭,她現在身份冇有告訴蘇宸,所以,無法從蘇宸那裡得到建議。

隻能靠她和手下們一起考慮對策了,這也是考驗她能力的時候。

“公主覺得,我們接下來,當如何做?”白衣書生燕沛詢問。

楊靈兒尋思了片刻,說道:“按我們既定政策不變,先派人屯糧,然後在不同州縣山裡,準備避難所,一旦戰亂起,百姓流離失所,迅速吸納入山,發救濟糧,鼓吹唐國的無能和軟弱,宋軍和越軍的暴行,這樣,讓老百姓對唐國朝廷失望,對宋軍和越軍仇視,就能被我們所用了。”

幾人聽完楊靈兒的說辭,紛紛點頭,覺得公主的考慮全麵,也具有可實施性,的確符合目前的形勢,跟他們想的思路差不多。

盧俊升說道:“等今日議事結束,我便派人送出訊息,讓各地江左盟堂口,紛紛屯糧,選好地址聚集難民,最好也屯一些武器,以對抗流寇、山匪名義,也防止地方駐軍乾涉和圍剿。”

“公主,還有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燕沛說道。

“請說。”楊靈兒平靜道。

燕沛沉吟一下,組織好語言,說道:“我等聽說,你的義兄蘇宸,正在替朝廷出謀劃策,要改變唐國的頹勢,富國強兵,造福百姓,最近工部、戶部都跟著他在弄經商變革的事,是否真的會改善唐國的情況,這一點,不但我們擔心,連海外的呂將軍等人,也都表示擔憂,畢竟江左蘇郎的名頭,現在太大了,他的每次動作,都能引發關注,是否公主提前跟他表明身份,讓他幫助我們出謀劃策,而不是幫助朝廷。”

這件事,楊靈兒是知道的,畢竟蘇宸這些日子的確在忙,甚至,楊靈兒幾次進入蘇宸的書房,還看到了那些策劃文案和規劃,心中有數。

她幾次想開口,跟義兄蘇宸坦白自己的身份,但是,都冇有說出口。

楊靈兒很擔心,一旦說出來,自己跟義兄的感情、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或者成為對手,這是楊靈兒無法接受的。

所以,楊靈兒打算再等等,把自己一方的勢力做大,等到南唐被宋軍打得千瘡百孔,蘇宸冇有辦法,對朝廷徹底失望之後,那時候,自己再跟他說出身份,另一個選擇。

與其輔助冇有前途的李唐,不如自己打天下,複辟楊吳,哪怕最後把首領位置,讓給蘇宸,她也心甘情願。

楊靈兒搖頭道:“還不到時候,你們大可放心,義兄蘇宸為朝廷的獻策,我都看過,心中有數,這次宋軍來的及時,會打亂他的計劃,也不會給李唐太多翻身機會,我們可以從中派人考察沿江的軍事防線,偷偷送給大宋,這樣加快李唐的敗退。

“另外,如果錢越真的出兵,讓他們跟唐軍兩百俱傷更好,胡伯的意思,我們可以坐收漁翁之利,讓宋軍、唐軍、越軍打的愈激烈,對我們複辟就愈有利,到時候,義兄蘇宸所創的那些天工院、官企等,也會成為我們的有力支撐。”

屋內的幾人聽完,紛紛點頭,覺得有道理,暫時就這樣聽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