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蘇宸被李煜、韓熙載委以重任之後,變得更忙起來,每日上衙就學習翰林院的文案條令,和吏部的人事資訊,升遷考覈細則,下衙之後,回到府上,

簡單吃一口,便關在書房,開始規劃官企、天工院、秘諜司實施細節。

在官企方麵,他打算現在金陵城附近,勘察地形,擴建已有的官窯、酒坊等,

然後新建香水、肥皂的工坊,玻璃器也準備建廠了。

這些東西都是暴利,如果都掌握在白家和蘇家,很容易造人嫉妒,在古代太有錢的富商,就是待宰的羔羊,等待朝廷想要收割的時候,隨便安插一個謀反的罪名,直接抄家滅族了。

所以,蘇宸趁著自己進入仕途,把一些配方交給朝廷,保留了白家、蘇家可以生產、銷售的權力,等於皇商一般,受到特批和準許。

等規模推廣到南唐全境,配方開始不斷外泄,肯定有其它的富商也會加入進來,通過關係,得到皇商身份,這隻是一個時間問題,蘇宸並不在意。

更多商人融入進來,

經商的環境和生態才能帶動起來,反正蘇宸手裡還要青花瓷、五糧液等特殊的配方,並冇有拿出去,給官企的都是市麵已推行的品種而已。

至於秘諜司,這個是很關鍵的,類似於宋代皇城司、明代錦衣衛一樣。

蘇宸建立的初衷,也是想自己這一方勢力,可以掌握更多的情報和資訊,由明轉暗,自己通過對秘諜司的創建和試運行,然後暗中建立一個自己獨特的情報體係,為自己所用。

他把秘諜司,設了六處:一處是綜合稽查組,負責監督金陵官員和要事,二處是情報組,檢查唐國境內的情報。三處是行動組,負責刺殺、抓人等行動。

四處是外交情報組,對於國外諸侯的情報。五處是研發組,負責各種機關暗器、毒藥解藥、武器弩機的發明。六處是財經組,

負責做生意,

經商開店,作為落腳點和錢糧支撐,冇有金錢,想要做事情是很難的。

韓熙載成為第一任的司主,另設六處的指揮使,蘇宸是提司,介於司主和各處指揮使之上,身份自由,卻也能夠領導六處,一明一暗相互配合。

一旦開始推行,情報運轉之後,檢查百官,還能及時得到諸侯情報,尤其是北宋、吳越的情報,他們對唐國,即將用兵了,未來必有一戰。

天工院需要選址,還要建立學院,選出助教講師,也在蘇宸規劃案中,這一切,都是從頭做起,由他來設計。

吳越國,杭州府皇宮。

錢俶坐在禦書房內,拿走宋國使節送來的密函,邀請吳越,在下個月輔助宋軍,一起圍攻唐國。

提的要求,至少出兵五萬,攻打常州、潤州,牽製住唐國東部的兵力。

錢俶心中猶豫不決,請來了幾位大臣在禦書房議事。

有老丞相元德昭,同平章事沈虎子,元帥府判官黃夷簡,中書舍人崔仁冀,大將軍宋承禮、孫承佑,光祿大夫張質,殿前中直都指揮使羅晟,這些文武重要大臣都被請來了,一同議事。

“密信爾等也都看過了,大宋打算對唐用兵,邀請我吳越出兵相助,諸卿以為如何?”錢俶詢問。

光祿大夫張質見眾人在思考,他第一個站出來說道:“官家,萬萬不可。”

“為何?”錢俶問道。

張質答道:“大宋聲威日漲,吞併天下的目標已經盯下,先攻蜀國,未能成功,便掉過頭對付唐國,尋求突破,一旦唐國彆滅,那我吳越也會成為下個目標,唇亡齒寒,不能掉以輕心。”

同平常事沈虎子點頭道:“張大人所言有理,宋國包藏禍心,明顯是要逐一攻克,相繼滅國,實現天下一統,若是今日我們再幫宋軍滅掉唐國,很可能再不久之後,我們便是唐國一樣下場。”

錢俶聽完,皺起眉頭,在思考這個說法。

中書舍人崔仁冀說道:“官家,大宋實力強大,兵強馬壯,已經有了氣吞山河的勢態,無法抗拒這股大勢,我們一直與大宋保持了良好的從屬關係,這樣避免日後吳越遭受戰火,若是天下一統成定局,我們也能兵不血刃,保護一方安寧,不會像唐國這樣,不斷遭受攻擊,生靈塗炭,死最多的,還是無辜百姓。”

大將軍宋承禮站出來道:“唐國與我吳越國,乃是世仇,幾代交兵,數十年來,圍繞常州、蘇州、湖州、宣州,大戰十餘次,小戰數十次,各有死傷,幾輩子的血仇,這次我們吳越當出兵,一來是打擊唐國來複仇,二來,也不好違反大宋的旨意。”

“宋將軍說的在理兒,臣附議!”元帥府判官黃夷簡符合支援。

吳越國冇有樞密院,但是,設有元帥府,其職能跟樞密院差不多,隻是稱呼不一樣,同樣負責全國兵馬調動,軍權的指揮等。

元帥府判官黃夷簡支援大將軍宋承禮,就代表了軍方的意見,錢俶也不得不重視。

錢俶看向了七十五歲高齡的老丞相元德昭,問道:“老丞相覺得呢?”

這元德昭年輕時候,文采出眾,足智多謀,明見事機,每遇朝廷議事,能從實際出發,據理力爭,意見多被吳越王采納,數次對唐作戰中,都發揮很大作用。在五十五歲那年升為丞相,一晃二十年過去了,每臨國之大事,依舊會遵循他的建議。

同時,元德昭很尊重、愛護忠臣義士,講究人道。十年前,也就是顯德三年,吳越王錢俶派吳程包圍常州,攻下關城,活捉了唐國常州團練使趙仁澤,送到杭州府。趙仁澤見弘俶不拜,反而斥責弘俶負約。錢俶大怒,用鐵叉把他的嘴巴戳裂到了耳邊。

但元德昭憐其忠烈,冒著被錢俶責怪甚至削職的危險,拿出良藥給仁澤敷治傷口,使仁澤得以不死,這種尊重忠烈之士的仁者之心,倒是在吳越境內,也有一定德名。

元德昭沉吟了一下,說道:“當前局勢,不出兵不妥,但出兵,也要有講究,諸位都明白兔死狗烹的典故,一旦兔子被捕殺光了,獵狗也要被殺了烹煮,所以,這次我們要出兵,也要趁機打通唐國複仇,但是,還不能讓唐國滅亡,它滅亡了,我們吳越也要被並納入大宋了,開始幾仗可以猛打,後麵嘛,圍攻潤州等,可以出工不出力,拖延一下。”

“這樣讓宋軍與唐軍拚消耗,最好兩敗俱傷,這樣唐國衰弱了,宋軍也敗退了,我們吳越的地位就會更加穩固。當今大宋天子趙匡胤有開國吞併天下之能,我們吳越隻要熬死他,等到他的兒子登記,長於皇宮的太子,絕冇有其父的雄心壯誌,未必還會動我們吳越國,那時候,就能相安無事長存下去。”

元德昭的一番話,讓主戰方、保守方的大臣,都感到驚訝了,不得不承認,還是老丞相的計策穩妥老辣啊!

“這計策,妙啊!”中直都指揮使羅晟忍不住拍手叫好。

錢俶也露出笑容,這一計策,出兵不出力,前期猛打唐軍,後麵開始拖延,也是保住吳越自己,實在精妙。

“哈哈,還是老丞相計高一籌,我們憑此計,既能應付了大宋的旨意,也能讓唐國吃個大虧,最後保住唐國苟延殘喘,也是給我們留下時間,等熬死了汴京那位天子,威脅便會小多了,並不是所有登基的皇子,還有開國帝王那樣胸襟氣魄,鐵血手腕,除非是唐代秦王李世民之能,那就另當彆論,可是趙匡胤的兩個兒子,都平平無奇,成不了氣候,倒是不必擔心。”

錢俶大笑過後,其餘大臣也紛紛讚同,就按老丞相元德昭的計策執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