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宸明白韓熙載的意思,要說乾貨了,打動李煜和幾位大臣,讓他們明白,錢從何來。

“臣提議的創辦官企,絕不是以往簡單建幾個官窯、官坊,生產製造以前舊的商品,

而是推陳出新,生產許多新東西。比如高純度白酒,分為醬香和濃香型,臣通過實踐,發明瞭蒸餾酒的工藝,可以拿出部分成熟配置方法贈與朝廷,

這樣除了我蘇家、白家之外,朝廷也能釀製高度數白酒銷售海外、北方朝廷,

光這一項白酒收益,就能日進鬥金。”

“此外,臣在白瓷、青瓷之外,還生產除青白瓷,這個青白瓷的配方也可以獻給國家,讓國家大幅建立官窯,對外貿易。還有香皂、肥皂、香水、洗髮露等,民用商品,琉璃玻璃的製造新工藝等。

“這些新東西,也隻有臣知曉具體製造方法流程,如果贈與朝廷之後,建立內庫和官企,然後每月一部分利潤存入國庫,一部分用於繼續投建、生產成本等,不存在與民商爭利。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工藝,屬於新物品,目前也隻有白家生產而已,隻要繼續準許白家製造,

雖然白家的利潤減少許多,但畢竟市場太大,光一個白家無法供應,尤其是對外貿易,與南洋和西域、新羅多國的貿易,隻有朝廷來做,才能夠滿足各國的需求”

蘇宸平時已將條陳一條條理順、背熟,向官家和眾大臣闡述自己觀點時,說得條理分明。

他講述的十分清楚,對每一項措施的針對、產生的效果、可增的利潤,都有明確說明。

如果真能執行下去,可以預見,的確可以讓南唐迅速發展,充盈國庫,其可行性較之李平、潘佑等人提出分兵屯田、恢複井田製等,更有可實施性,而且不會動了勳貴豪強的土地,也不會產生巨大的抗力。

畢竟這些新的生產工藝,都是全新的商品,隻有蘇宸知道,他拿出來生產,

不會衝撞那些皇商、民商的根本利益。

李煜聽完,眼神發亮,似乎看到了遠遠不滾的金銀錢幣進入國庫,徹底恢複元氣,可以實現中興了。

“甚好,若是能夠推行下去,便能產生大量的新商品,流通唐國境內,以及西域、南洋等海外,換取我們所需的金銀銅幣和糧食物資等,朝廷的困局,國庫的空虛,便能迎刃而解了。”

李煜大喜過望,似乎看到了一線曙光,否則,如今的唐國局麵江河日下,走向衰敗,他也很著急焦慮。

“隻是,這些新商品,普通百姓能使用嗎?應該很昂貴吧,而且,也未能解決耕農佃戶冇有土地的危機。”潘佑提出了質疑。

蘇宸回答道:“新製造的這些產品,可以分高中低三檔,高階商品賣給權貴富人,包裝和質量提高,中端商品賣給殷實鄉紳,平民商品可以低價賣給百姓;這樣各有所需,各出不同價格。一些冇有地的佃戶,也可以進入官企內打工,成為工人,每個月發方傭金薪水,簽定長工、短工契約合同,緩解佃農冇有土地的危機。隻要國庫充裕了,對土地稅和人頭稅收方麵也能緩解,如此才能上下疏導,減輕百姓的苦難,唐國也能富強。”

“原來如此。”嚴續、秦承裕,張洎等人,都聽明白了,對這種政見,覺得很新穎與合理,不必再去變更土地,艱難變革了。

蘇宸趁熱打鐵說道:“長期以來,士農工商思維根深蒂固,臣的提議,這次變革恰恰是從工和商下手。從商業方麵建立更良好的經商措施和對外貿易條例,放開海禁,加大對外輸出商品,換取更多的物資,對內規範商業稅、過路費、週轉費等,這是商途。”

“在“工”的方麵,臣提議建立了天工院,就是吸納一些讀書人和工匠進入,學習新的算學、機械學、物理學、化學等格物理論,做到格物致知,研製出水力紡織機、水力鍛造機等,可以更大提升生產能力和工藝水平,那麼我唐國的商品,天下無雙,舉世聞名,不愁難財源滾滾”

蘇宸陳述了許多細節,讓李煜和幾位大臣們,已經信服了,即便又提出了一些疑惑和不解,但也被蘇宸逐一作答。

李煜經過深思熟慮後,點頭說道:“這件事準了,交給韓卿全權負責,推動實施。不過,官企計劃事關重要,牽扯行業較多,到時候朕還會派人進入,一同管理內庫、工藝、官企等,先從金陵附近投產檢驗,如果運作穩定,便可推廣到各州縣,增加規模。”

“官家英明!”韓熙載率先表態支援。

潘佑等人,暫時看不透,也冇有反駁,可以任由韓熙載、蘇宸等人試驗一番。

如果真有效果,他們這般改革,也能得到輔助。最後的目的都是一個:富國強民。

議事結束之後,蘇宸打算跟隨韓熙載等人離開,卻被李煜挽留。

“蘇卿,太後、皇後、皇子的病情,還需要你再去複診一下,雖然太醫們說問題不大,但是太後還是覺得,由你親自複診後,她才能安心。”

李煜微笑起身,對著蘇宸和顏悅色說道。

“臣遵命。”蘇宸拱手遵從,看得潘佑、張洎等人都很羨慕,暗歎狀元公得待遇就是不一樣啊!

如果他推出的經商新政真的替唐國解決國庫危機,那麼蘇宸會更受寵了,孫黨得官員們也會水漲船高。

離開了皇宮,韓熙載揚眉吐氣,大笑而去,十分灑脫和傲然。

潘佑與李平對視了一眼,後者道:“這個蘇宸本就是江左才子,從血統上講,應該跟我們江左新黨得地緣更近,不應該歸他孫黨獨享吧?他們都是江北喬寄之輩,並非我江左人。”

潘佑歎道:“是我們下手晚了,不過,我們對狀元公也冇有惡意和衝突,可以拉攏一下,我可聽說,文安郡公徐遊的侄女徐清婉,跟蘇宸關係頗深,如果能促成這門親事,那麼徐遊跟蘇宸關係也能加深一步,我們新黨也能吸納蘇宸過來,為我們所用。”

李平臉色微喜,點頭道:“有道理啊,我們這就去找文安郡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