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韓熙載交代之後,要帶著蘇宸入宮,去澄心堂親自跟官家稟告,第一策如何具體實施,這樣官家纔會放心。

蘇宸倒是無所謂,他已經想好瞭如何展開官坊官窯,加大紡織力度,

如何告訴蒸餾酒的辦法,使得國庫充裕。

宋軍即將大軍壓境,那麼李煜也必然準許他的提議,否則,南唐扛不住幾年宋軍的圍攻。

韓熙載和蘇宸進入了皇城,在禁衛帶領下,

來到了澄心堂外稟告。

片刻,

一名小宦官洪鬆出來,把韓熙載和蘇宸帶入了澄心堂內。

“澄心堂”原是一座便殿,原名“誠心堂”,誠信的誠,李煜嫌其太俗因取名這個“澄心”了。

這“澄心”乃出典於淮南子泰族訓:“學者必須澄心清意,才能明於天人之分”句。

李煜即位後,因其環境幽靜,常在此吟詩填詞,後來成為他的書房。

因澄心堂外有一片樹林,其樹正好是造紙的原料,為便利采料起見,便應了皇家工匠之要求,以宮殿澄心堂不遠處的林子內,搭建了皇家工坊,生產“澄心堂紙”,主要也是為李後主禦用。

韓熙載二人進入了澄心堂外廳,發現李煜正在內軒裡麵議事,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嚴續,知製誥、中書舍人潘佑,澄心堂承旨秦承裕,

屯田郎中李平,清輝殿學士張洎,正在澄心堂,向李煜闡述要廢除各路屯田使的事。

韓熙載和蘇宸進入之後,在外廳候著,等著他們議論外再進去。

蘇宸隱隱聽到潘佑在陳述:“屯田佃民賦稅太重,已經苦不堪言,罷黜江南一帶的屯田使,已經刻不容緩”

韓熙載見蘇宸在凝耳傾聽,淡淡一笑,跟他解釋道:“烈祖後期在各地設屯田使,屯田租稅由地方州縣按照常賦統一征收,以其中十分之一作為地方官之祿癝。但屯田數量較大,漸漸屯田佃戶負擔重於編戶數倍,而典掌屯田的官吏,持勢滋擾州縣,爭奪民利,層層加稅,導致百姓苦不堪言,

現在要廢黜各路屯田使,召回京城來,不能再給百姓加賦了,這一點,潘佑大人他們改革派,提意還是有道理的。”

雖然黨派不同,韓熙載屬於孫黨,潘佑等人,屬於江左新黨,但是,在有利於朝廷和唐國方麵,雙方也有默契,不會在利民上拆台對方的政見。

過了一會,屋內的幾名官員,各抒己見,終於說服了李煜,決定罷黜屯田使,讓中書舍人安排人起草廢黜法令。

這時候,小宦官洪鬆走出來,對著韓熙載和蘇宸客氣道:“韓大人,蘇狀元,官家宣見,可以進去了。”

“好!”韓熙載、蘇宸一前一後進入了澄心堂的內軒,也就是李煜的禦書房。

“臣拜見官家!”

“不必多禮。”李煜目光看向了韓熙載、蘇宸,麵帶和氣,畢竟這是目前最受寵的兩位愛卿了。

嚴續、潘佑、秦承裕、張洎、李平等人,看到了韓熙載和蘇宸一起到來,都感到好奇,並冇有馬上離開,看樣子隻要官家不讓他們退避,他們就打算留下聽一聽。

他們有同平章事的宰相,也有中書舍人,澄心堂的承旨等,對於朝廷的重大提議、進諫等,的確有旁聽、議策的權利,除非韓熙載是為蘇宸來謀私利了,那另當彆論。

李煜微笑看著眾人,見潘佑、秦承裕、張洎等人,冇有離開的意思,心中也猜測到幾人的的想法,笑著說道:“韓大人帶著蘇編撰過來,是為了他提意新的策論,能夠解決朝廷困局,國庫空虛的問題。”

潘佑、李平、張洎等人本身就是改革派,一直致力想解決唐國危局,國庫嚴重空虛的狀況,聽到新科狀元蘇宸,竟然剛入翰林,就提出了新的治國策論,頓時來了興趣。

如果有道理,他們也願意支援,如果是想當然,跟他們推行的變革之法違背,那麼,他們也不會客氣,肯定會阻止。

韓熙載說道:“官家,蘇宸對如何建立內庫、官坊、官窯、經商體係等,都有獨到見解,可以讓他詳細說出來。”

李煜點頭:“好,趁著同平章事、中書舍人、承旨等幾位大臣都在這裡,蘇宸,你有什麼想法,儘管說出來,也讓各位大人,聆聽品論。”

蘇宸上前兩步,站在顯眼位置,拱手說道:“這是臣一些關於經商增稅的想法,請官家與各位大人點評指正。”

“講講吧,狀元公不必拘束。”潘佑在旁加了一句,倒是先認可了蘇宸,表達了善意。

畢竟新黨就是變革派,在推行變法,對於蘇宸也有這個想法,可謂誌同道合,都是為唐國大局考慮,光憑這一點,就值得稱讚、鼓勵。

蘇宸開始說道:“臣的想法,簡單概括,就是開源節流,建立更多官坊皇商,朝廷派人監工經營,打造大型的工作坊和官窯,生產更多的產品,不但刺激國內的消費使用,還能對外貿易,獲取黃金白銀銅幣,戰略物資等,緩解朝廷國庫的空虛,臣把這種官坊,統一稱為官企。”

“官企?”李煜和大臣們都有些錯愕,對於這個新詞語,感到一點新奇。

“對,就是官方企業,企業這個詞,泛指一切涉及紡織、造紙、印染、造船等製造的工坊,都可以用“企業”這個詞來替代。”蘇宸解釋了這一句現代名詞。

在場之內的人,都是古代高知識、高智商份子,博學多才,所以,聽蘇宸稍加解釋,便已經明瞭。

嚴續蹙眉道:“蘇編撰的提議,莫非是在工坊經商上做文章?讓朝廷加大工坊的投入和生產,與民商爭利不成?”

工部屯田司的屯田郎中李平,也略感失望,他還以為蘇宸也是要在田地上做文章,建議恢複“井田製”“府兵製”等方麵下手,想不到是經商,這種表層措施。

在大臣們眼中,國之根本是土地,古代各種變法,圍繞土地、軍功、賦稅、製度幾方麵進行,纔是根本性變革,現在聽到蘇宸隻是要加大官商身份,投入生產等,這是與民商爭利,並不是根本解決問題。

畢竟“士農工商”是讀書人根深蒂固的思維,蘇宸從最底層的“商”來入手推動變革,纔會被這些大臣所輕視了。

韓熙載看到潘佑、李平、嚴續等人臉上的惋惜和不以為然,就知道這些人思維僵化,還冇有真正聽到蘇宸政見的關鍵之處,微笑道:“蘇宸,你繼續說下去,把具體措施講出來,讓官家和幾位大人聽聽,是否能富國強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