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天工院?”徐才女有些驚訝,眸光看著蘇辰,充滿好奇。

蘇辰點頭,鄭重其事說道:“對啊,以前我不是給你講過阿拉伯數字嗎,應用於算術裡,會讓我唐國算學強大,

當算學足夠普及,就會產生許多的工匠,反哺給機械、製造、科研、化工等行業,能夠提高生產力,產生更多的商品,滿足百姓生活需求,

百姓不再貧苦,國庫不在空虛,纔是立國之本!”

徐才女聽完,有點目瞪口呆,一個算術,能夠成為立國之本?

世上的讀書人,都推崇儒學、法學,甚至黃老之術,形而上的哲學體係,尋找治國之道,纔是立國之本。

徐才女還是第一次聽說,一個算術,加上格物製造,就能成為國之根本。

但是,雖然以前冇有聽聞,現在從蘇辰的口中說出來,如此的堅信和肯定,倒是讓徐才女有些動搖了。

這些淫工巧計,真的能成為國家的根本,

影響國計民生嗎?

“能具體舉例嗎?”徐才女充滿好奇。

蘇辰解釋道:“記得以前跟你講過粗鹽變細鹽,

就是化工的知識。而算術推廣開,

其實最重要的作用,還是在機械製造和設計上,比如齒輪,比如水利鐵錘,水利紡織機,車床老虎鉗等,這些都需要計算力量和能量。轉化水能為動能,大大提高效果,減縮成本,能夠源源不斷製造財富,國庫充盈了,就可以發展強軍,也能夠補貼老百姓,不用再加重賦稅和徭役,這不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嗎?”

徐清婉聽完,微微點頭,覺得很有道理。

跟蘇辰在一起相處時間久了,就愈發覺得他的想法奇特,還十分實用。

明明很有作詩詞和寫文章的才華,但卻平時好不表現,

一心鑽研算術和巧工之事,實在令人費解。

但從另一方麵,也能看出蘇辰心中裝著百姓和國家,這是真正的國之棟梁。

“如果唐國才子俊傑們,都能像蘇公子這般,心繫朝廷和百姓,唐國也不會日薄西山到如此地步。”

徐才女輕歎,看向蘇辰的眼神,充滿了崇拜之色。

這李唐的局麵,如何能瞞過徐才女?她可是精通史書,博學多才的奇女子,除了詩詞歌賦之外,她還精通史學,加上徐家特殊的地位,所以李唐目前的國庫虛實,兵馬分佈,綜合國力,她大致都能清楚。

要想改變這個頹敗局麵,除非管仲、商鞅複生,變法圖強,纔有可能!

目前新黨的潘佑、李平等人,裹挾許多南方的士大夫,打算推行改革變法,中興李唐,連她二叔徐遊都積極參與,打算從國子監入手,要把變革思想灌輸給國子們。

這也是徐清婉被她二叔邀請來金陵,推入國子監做助教的原因,就是希望通過才女的號召力,凝聚一批國子書生,接受洗腦的變革理論,挽救唐國。

但現在看來,似乎蘇辰的提議,更加實際一些,切實可行。

徐清婉歎息說道:“以前總覺得,要實現富民強國,需要的是變法,恢複井田製,尊崇孔孟學說,甚至糅合墨子思想,講究天下大同,提高軍功,加強朝廷和地方法令的完善……但能否真的有效果,誰也難以估算!”

蘇辰搖頭一笑:“那些都是老生常談,甚至陳詞濫調了。這都什麼年代了,曆經過了漢晉隋唐,幾個大王朝下來,各種製度和法典已經很完善了,就靠更改條令,已經無法改變南唐……李唐的局麵,尤其是恢複井田製,那都是春秋時代的土地製度,更不適合當下,所以,要真正變法圖強,就需要從生產力的角度考慮?”

“生產力?”徐清婉有些愣神,對這個詞語,還有點不理解。

“生產力也稱社會生產力,物質生產力,它是人們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是生產方式的一個方麵。指人們用來生產物質資料的那些自然對象與自然力的關係!”

徐才女聽著有點懵,從未聽過這個理論,問道:“這是何人定義的?”

“一位賢者,馬先生!”蘇辰微笑回答。

“哪位馬先生,可是唐國人?”徐才女更加好奇了,若是大賢,她都應該聽過纔是。

“這個,他不是唐國人,也不是中原人,算是西域人……”蘇辰想說西歐人,但是,徐才女更不知曉,還得多費口舌。

西域稱呼,唐國人也能知道,畢竟在兩百年前的盛唐,萬朝來賀,都載入過史冊,徐才女精通史學,自然知曉西域國度。

“原來如此。”

徐才女微微點頭,冇有再刨根問底,心中對蘇辰的博學更加欽佩了。

想不到蘇辰還認識西域的大賢,接觸過“生產力”的新思想。

蘇辰覺得有點跑題了,於是拐回話題說道:“怎麼樣,要不要加入天工院,到時候,你變是天工院的分院長、博士了,你打算講經史可以,辦女學講解算術也行,或者造船、機械等,有興趣也可以參與。”

他繼續畫餅,誘導徐才女加入,頓時提高天工院的名氣。

“你呢,會在裡麵任教嗎?”徐清婉眼神盯向蘇辰詢問。

蘇辰點頭說道:“嗯,當然會,實際上,韓大人做名譽院長,再邀請一位德高望重之人擔任真正院長,我擔任一個助教身份,其實在幕後規劃天工院整體運行,包括授課範圍、方式等等。”

徐清婉聽完之後,眼神閃過一抹神采,聽蘇辰這樣描述之後,她的好奇心頓時被抬高了。

跟國子監相比,她覺得去天工院纔是最興趣,而且還能夠跟蘇辰每天相見,聽他談論各種稀奇古怪的理論,簡直不比聽詩詞歌賦遜色,還同時能夠為朝廷和百姓做貢獻,跟他一起做一些驚人之舉,何等快事。

於公於私,徐清婉都覺得自己應該答應下來。

“那好,我答應了,那要怎麼謝我,為我專門寫一首詞?還是下廚做一頓飯?”徐清婉笑靨如花,清美的容顏,在此時,一笑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