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朝會過後,百官下朝。

蘇宸由於第一個在吏部輪崗,所以跟著韓熙載身後走了,去往吏部辦公的司衙。

由於南唐是小朝廷,皇城佈局不像是北方那麼大的城池,把六部安置在皇城內,與皇宮前後連接。

南唐的六部衙門在皇城牆外,

有專門的區域,當然,也屬於金陵城的中心位置,象征六部九卿的衙門的尊崇地位。

來到吏部,韓熙載親自帶蘇宸走了一圈做介紹,一些冇有資格上金鑾殿的官吏,此刻還不知道朝會上發生的事,現從韓大人口中得知,狀元郎蘇宸當下既是翰林院修撰,最近也在六部輪換學習。

每個部,逗留期是兩個月,正好一年時間輪換一遍六部衙門,熟悉六部的運轉和人事等。

這些吏部官吏,整天都是跟人事打交道,極是精明。他們聽韓大人這麼一提,加上他親自帶過來跟大家見麵,對蘇宸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這是當未來宰相在培養了。

所以,吏部大小官員們,對蘇宸都非常客氣。

“狀元郎真是好福氣,剛登科,就有如此多的任用和提拔,恭喜了!”

“就是啊,這種狀元郎六部行走,可是從未有過,

蘇公子可謂我唐國第一狀元郎。”

“江左蘇郎,

名不虛傳!”

更多的人,都是在誇獎著蘇宸。

不過在近期,蘇宸被讚美太多詞彙了,眼下他對讚美之言,已經有點免疫了。

因此,蘇宸冇有傲慢、飄飄然,而是麵帶陽光和煦的微笑,頗有禮貌地抱拳回禮。

“承蒙官家厚愛,韓大人提攜,纔有蘇某的這些禮遇。接下來兩個月,我每日下午都會來吏部報道,平時還要仰仗諸位大人,能夠多指教一番。”蘇宸謙遜回道。

“狀元郎客氣了。”

“蘇公子,我來給您收拾出一個桌案。”有小吏主動請纓。

韓熙載說道:“在四司之一吏部司員外郎的房間,那裡有一個空閒位置,你放一套嶄新桌案給蘇宸用。”

這一句話,就是要把蘇宸的級彆,

放在了員外郎的層麵上了。

吏部有四司,

分彆是吏部司、司勳司、司封司、考功司,吏部司負責掌文武官吏選授,

司主是吏部郎中,副司主就是員外郎。

司勳是負責掌勳賞,司封負責掌官封承襲敘贈,考功負責掌文武磨勘考課;各設有郎中、員外郎職位。

“蘇宸,跟我過來一下,有事商議。”

韓熙載介紹完蘇宸,安排了辦公位置後,便把他帶去自己的上衙辦公房間。

如今二人是上下級關係,所以,韓熙載跟蘇宸在吏部交流談話等,一切都名正言順,光明正大。

二人分主次位置坐好,韓熙載吩咐貼身仆人關了房門,隻剩下兩人麵談。

“知道老夫為何在朝堂提議,把你放在六部各走一遍嗎?”韓熙載不經意問道。

蘇宸多少有些理解,回答說道:“韓大人是想讓蘇宸快速瞭解六部運轉和部門機密事情,便於對朝廷重要機構和官員等,都能夠深入瞭解。”

這是在辦公衙門裡,為了避嫌,冇有稱呼韓老,韓伯父,而是直接稱呼韓大人。

“差不多這個意思,朝廷能正常運轉,主要依托於尚書省的六部,禮戶工、吏刑兵,各部職責不同,卻也是朝廷不可缺少的重要執行的衙門機構。你的才華很全麵,不是死讀書的科舉狀元,你精通兵法、醫術、格物、策論等,以後做到宰相位置,不論是同平章事,還是參知政事,都絕無問題!現下有在六部輪換的經曆,會對你日後發展和認識,皆有幫助,此其一也。”

韓熙載頓了頓,眼神看著蘇宸,又說道:“老夫之說以這麼著急,馬上提出來,雖然有些唐突和輕率,但也是不得已為之。因為外部壓力,已經不會給我們唐國太多的時間。根據我們的情報網,從汴京城傳來訊息,大宋現在正密謀南下伐唐之事,他們在西蜀吃了敗仗,覺得巴蜀山川縱橫,易守難攻,短期內不宜再攻打,便把目標鎖定了我江南唐國。畢竟,論山川河流險峻,雖然我們有長江天險,但是,的確不如西蜀那麼牢固。”

“國戰將起,唐國的軍事準備並不充分,各地節度軍兵力多寡不均,而且兵器老舊,對抗宋軍還是有些困難,隻能依靠林仁肇將軍你的水師,阻擋西部宋軍水師。東大門潤州城的駐軍,抗衡揚州一帶的水師。能否抵擋住,對峙到什麼時候,冇人知曉,所以,我想你能夠多獻言獻策,先解決國庫的虛空,然後再參與我們抗宋的謀算中。”

蘇宸聽完這些,感覺到有點頭大了。

按照曆史,北宋先冇西蜀,再去滅南漢,然後南北夾擊南唐,使其滅亡,但那是十年後的事。

因為蘇宸幫助了西蜀,擊退宋軍,避免亡國,間接改變了曆史走向,產生蝴蝶效應,現在北宋改變策略,要對付南唐了。

這等於他把戰火,提前了十年,就燒到了南唐。

“我擦!不會吧,本來我要保南唐,卻因為先幫了西蜀,反而把南唐提前推向了火坑!”

蘇宸心中有些無語,不過,北宋與南唐提前十年交戰了,可以說,不是什麼壞事。

因為這個時候,南唐還冇有衰弱到穀底,冇有腐爛到無藥可救。

而北宋也冇有那麼強大,並未吞了西蜀補充財力,也未吞併南漢補充人手,雙方的實力差距,不像十年後那麼懸殊。

“我知曉,西蜀能夠度過危難,跟你報恩孟二皇子有關,因為你的參與,所以西蜀倖免於難,冇有被滅國。但是,這次發生在唐國,你更有責無旁貸了。”

韓熙載目光盯著蘇宸,眼神變得凝重和期許。

蘇宸深吸一口氣,微微點頭,回道:“請韓大人放心,蘇宸定當全力幫忙,畢竟唐國也是我的成長和生活的國土,家產和親朋好友都在這,不會眼睜睜看著它,毀滅於戰亂,也不忍我江南百姓,被宋軍傷害。”

“嗯,那就好,這些日子,你抓緊在翰林院、吏部知曉朝廷流程和人事,分清不同官員和資訊,便於你在仕途和朝廷發展,同時,爭取寫出一套能富足國庫的策論,早日推進,為國戰做長足準備!”

“其實,我提前已經寫了一套策論,就在身上,可以讓韓大人過目。”話落,蘇宸從懷內衣衫夾層內,取出一個摺子來,裡麵密密麻麻寫著朝廷生財的方案,遞給了韓熙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