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蘇宸中狀元後,迅速被傳開,金陵城內許多人都知曉了。

“江左蘇郎,高中狀元!”

“江左第一才子,名不虛傳啊!”

“我押了三百貫錢,這下能大賺一筆了。”有人興奮大叫。

由於蘇宸的才名在外,所以不少人押他中狀元。

但賭注這種事,不是所有人都會押一個人,像其它才子,如洪州解元盧敬,信州解元崔東昇、太學的貢生陳君集等人,也有人下注。

“靠,我押是洪州解元盧敬,完了!”

“我壓得是金陵才子陳君集,全部虧掉了。”

這一幕,金陵城內不同地方上演,幾家歡樂幾家愁。

最高興的莫過於蘇府了,張燈結綵,不少朝廷權貴登門祝賀。

所有人都明白,這個蘇宸,即將成為朝堂新貴,冇有中狀元之前,就已經炙手可熱了,救過皇後、皇子的命,才名有如此大。

如今成為狀元,未來肯定前途無量。

除了宋黨的人冇有登門祝賀,隻派人送來物品外,孫黨和新黨的人都過來了。

韓熙載、徐鉉、鐘謨、高越、徐鍇、張易等人,聚集在蘇府,享受蘇宸親自下廚燒菜的待遇,而且上等的五糧液拿出來,給這些當朝權貴享用。

“哈哈,蘇府的五糧液,可是佳釀啊,說是五十三度的濃香酒,比以前的清酒、黃酒的都香醇!”徐鉉拍手叫好。

韓熙載笑著捋須:“是啊,徐賢弟也好這口。”

徐鉉歎笑:“雖不如韓兄懂酒、嗜酒,但這五糧液,卻是極好,值得一品。”

“蘇宸,還等什麼,快讓下人上酒。”

幾個喊話蘇宸,後者也不得不吩咐下人,把這半年內,釀製有限的高度數蒸餾五糧液拿出來,款待幾位朝廷大佬。

冇辦法,他還得混仕途,這些朝中大臣最低也是三品下,在朝廷能量巨大,門生遍佈金陵,絕對是孫黨的中堅力量。

“好嘞,這就上酒,幾位大人,今日蘇府五糧液管夠!”蘇宸也是豁達之人,並不在乎存酒佳釀,他有錢購糧,又掌握技術,可以不斷製作出來,隻要這些大臣們願意喝,他也願意抱這些大腿。

很快,佳釀被端上幾罈子,杯來酒往,眾人暢飲起來。

到了後麵,一邊飲酒,一邊玩著酒令,甚至即興作詩,全都是文人士大夫聚會司空見慣的事。

蘇宸找機會溜走,他就不玩著酒令了,肯定不如這些老傢夥,現場出醜,有損他身上“江左第一才子”的名諱了。

他留下了潤州三才子譚明俊、朱堯、葉琛,陪同這些大人。

這三人都是在潤州時候,就跟蘇宸熟悉,經過蘇宸的訓練等,當初也在府試中考過,成為了舉子。

春闈前來金陵城參加潤州考試,竟然都列入了第三甲,雖然名次靠後,但三人也十分高興,今日也來到蘇府拜訪,感激蘇宸的指導和教誨。

蘇宸趁機把三人介紹給韓熙載、徐鉉等朝廷重臣,隨便有人看中三人才華和品行,許一門婚事,或是收為弟子,都是他們的造化,有了靠山。

………

次日,蘇宸入宮,與其它金榜題名的進士,一起麵見南唐皇帝,李煜!穀廾

金鑾殿上,文武百官站齊,宦官讀了最後的恩科榜單。

狀元:蘇宸。

榜眼:陳君集

探花:崔東昇

呼聲很高的洪州解元盧敬,在第二甲的第一位置,二甲有二十人。

第三甲有五十人,蘇宸聽到了譚明俊、朱堯、葉琛等熟悉的名字,

當然,最有榮光的還是蘇宸,因為他的詩、詞、文章,都堪稱三絕,在南唐曆代科舉之中,從未出現過這等現象。

“蘇宸,從今日起,你便是今科狀元了,日後進入朝堂,當發揮才學,為國為民,多做一些有貢獻之事。”李煜當著文武官員的麵,特意提了一句蘇宸,加強了重量。

“臣明白!”蘇宸謙虛淡定,恭敬回覆。

“謝恩吧。”李煜冇有再多說什麼,有些話,需要在禦書房說,而不是在金鑾殿上。

“謝主隆恩!”狀元蘇宸領諸進士拜謝皇恩。

接下來,新科進士們,被禦賜遊街。狀元、榜眼、探花以及二甲三甲的進士,都可以參與,按名次排列位置。

蘇宸理所當然排在第一位置,頭戴金花烏紗帽,身穿大紅袍,手捧欽點聖詔,腳跨金鞍紅鬃馬,前呼後擁。

出了宮門後,旗鼓開路,可謂氣派非凡。

隊伍浩浩蕩蕩,經過了繁鬨的朱雀街道,兩旁的白姓,臨街酒樓上的賓客,都在看著新科進士隊伍。

“第一位的就是蘇宸啊,江左第一才子,長的玉樹臨風啊!”

“儀表堂堂,難怪能成為狀元啊!”

“聽說了冇,蘇狀元在春闈中,寫了詩、詞、文三絕,都是可以流傳後世的佳作,可以說是曆代狀元中,文采最高的一位。”

“哪怕蘇以軒不中狀元,才華也無人能及,那些話本、小說、詩文集,早就傳遍九州諸國了,咱們江南的才子,誰能做到這一點?”

百姓議論紛紛,都是圍繞著蘇宸展開,頓時讓榜眼、探花、其它進士,都黯然失色。

毫無疑問,蘇宸纔是最閃耀,如同明月高懸,其它繁星點綴一般。

蘇宸坐在馬背,感受到萬千目光,還有那種愛慕眼神來自許多年輕女子、閨秀等,他內心也有一些激動。

不禁想到了唐代詩人孟郊的那首詩《登科後》,心中默默唸著: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儘長安花。

如此場麵,他平生還是第一次遇到,感受帶一股金陵氣運加身一般。

不過,能量越大,責任也就越大。

蘇宸接受了成千上萬白姓的稱頌、愛戴,彷彿接受了金陵之地文淵之氣,福至心靈,整個人更加通透一般。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這一刻,蘇宸似乎變得更加成熟了一些,冇有完全的驕傲自大,而是心中增添了責任,自己要保住這一方江南百姓,心存一股浩然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