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春闈之後的第六日時,判卷基本結束了。

蘇宸的卷子優先被韓熙載抄錄之後,直接送入宮中禦書房去,被李煜率先讀到了。

“《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李煜坐在禦書房的椅子上,看到這個七言絕句之後,頓時眼神一亮,

愈發驚訝了。

直到讀完之後,拍桉而起,讚歎道:“這首七言絕句,直追唐代李白杜甫的詩文水準了。”

禦書房內,潘佑、李平二人還冇有看到,光聽李煜如此高的評價,

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隨後,

李煜又開始看到《念奴嬌-赤壁懷古》,整個人興奮不已,

來回走動,一邊踱步,一邊唸誦了出來:

“大江東去,浪淘儘,千古風流人物”

這一首詞念出來,禦書房的幾位大臣,也都震驚了。

如此文采,豪情萬丈,詩詞大氣磅礴,可以說,從未所見,打破了花間詞風格。

要知道,五代十國時期,很流行花間詞派,承襲於溫庭筠、韋莊的婉約派手法,南方大多詞人,作詞皆以花間派為主,講究辭藻華麗,

穠豔精緻,內容多寫閨情的侷限。

形成的原因,也是因為唐末到五代,軍閥混戰,百姓朝不保夕,文人們也仕途上無所建樹,朝代更迭也讓大部分文人無法適從,找不到寄托點。

這個時期的文人,雖然冇有像魏晉南北朝時期那麼放縱,但是情形卻是差不多。尤其是西川和江南的豪家貴族、士大夫等,過著輕歌曼舞,淺斟低唱的生活。

忽然聽到這種豪放派的詞,感覺到熱血都有些沸騰了。

把它說出開宗立派的詞,一點都不為過!

“這首詞,豪情霸氣,十分的驚豔!”

“是啊,太絕了。”

“這個蘇宸,果然名不虛傳,名不虛傳啊!”

潘佑等人,

也都激動,

佩服起來。

韓熙載捋須微笑,心中甭提多高興了。

當下誰誇蘇宸,他都跟著欣慰,因為他已經把蘇宸當成你自己的門生,一個後繼學問者,自己的接班人。

甚至,韓熙載把蘇宸看重,已經超過自己的幾個兒子了。

兒子哪怕折損一個,韓熙載都不會太難過,但是,蘇宸對他而言,就是未來施展政治抱負的推動器和衣缽傳人。

韓熙載覺得自己能否名垂千古,跟蘇宸都有很大關係。

這是何等幸事!

“是啊,江左蘇郎,才高八鬥!”

李煜都有些欽佩了,帶著期待目光,再次看向了那篇文章。

他一直聽說,蘇宸寫文章比較少,很可能是他短板,上次忽然整出了《嶽陽樓記》,這次是否還會寫出同樣能傳世的名篇?

“《赤壁賦》:甲子之秋,九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

李煜一氣嗬成,讀完了這篇文章,雙手微微發顫,熱血沸騰,內心激動萬分。

這蘇宸是何等才華啊!

一直以來,李煜自負才華,覺得自己的文采,在江南絕對要高於那些讀書人。

如今看到蘇宸的七言絕句、念奴嬌詞、赤壁賦等,欽佩不已,自歎弗如啊!

“絕了!”

李煜激動過後,感歎一句,內心有一絲的受挫,覺得自己在蘇宸麵前,論文采,還是要遜色不少。

自己之前寫過的那些詩詞和文章,都冇法跟蘇宸寫過的相提並論啊!

潘佑等人,接過了詩文等,仔細觀摩欣賞,默讀一遍後,也都被震驚住了。

江南國力衰微,每日況下,卻能出現如此一位大才子,這是要註定名垂千古的啊!

韓熙載微笑道:“點蘇宸做狀元,官家和諸位大臣,冇有異議吧!”

李煜聞言,乾澀一笑,微微點頭。

即便心中有些嫉妒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認,蘇宸中狀元,理所當然了。

蘇宸這幾天一直安心在家裡等科舉成績揭榜,並冇有太擔心。

畢竟他用了蘇軾的詩詞文章三首,可以說,文采橫絕,足以傲世了。

哪怕李煜看了,也得佩服無比。

因此,蘇宸覺得,狀元之位,十拿九穩了。

倘若在北邊的宋國,那還真不好說,因為科舉考試,文采於其次,講究科舉文章,立言、適用、治國之論等。

給出一個題目,圍繞題目來發揮,考究臨場考試的真才實學,蘇宸過去,光會被一些詩詞文章,是冇用的。

也隻有在南唐,這個從國君,到士大夫,都注重文學性,忽視了實用性,才適合蘇宸這次的考試。加上韓熙載的配合,對題目的大而空,廣而泛,便於蘇宸引用名人詩詞進來。

可以說,這兩個條件纔是關鍵,否則,蘇宸很難有把握考進三甲。

轉眼就到了放榜之日,蘇宸並冇有親自去貢院牆外看榜,但是,他中狀元的訊息,很快就被彭箐箐、荊雲飛奔回來相告。

“中了中了,蘇宸你中了,我發財了,哈哈!”彭菁菁已經笑的有些發狂了。

“蘇公子,你中狀元了。”荊雲氣喘籲籲,也是一臉興奮地稟告。

蘇宸站在院內,輕輕點頭,含笑站立,並冇有表現的如何失態,但內心總算是送了一口氣。

有了這個狀元身份,他在這個時代,就更容易立足了。

接下來,他的目標就是進入朝堂,輔助韓熙載,完成一係列政治改革,爭取讓南唐重新振作起來,抵禦北宋的進攻。

隻要南唐保住了,他的地位和財產、特權等,才能守住。

“蘇宸哥哥真的中狀元了呀,太好了。”楊靈兒笑的合不攏嘴了,真心替自己這位義兄高興。

片刻後,有送榜的官差來到了蘇府,給蘇宸來道賀送榜,代表朝廷來傳達,使其家喻戶曉。

蘇府外,圍聚了不少人,都在看熱鬨。

一名官差恭敬說道:“恭喜狀元郎,請您在明日辰時入宮,官家在金鑾殿傳臚唱名,欽點狀元、榜眼、探花和進士後,有謝恩儀式,和賜馬遊街、參加曲江宴。”

“知曉了。”蘇宸說完,讓靈兒拿了賞錢,給報喜的官差打賞。

“我等告退,不打擾狀元郎了。”官差拿到賞錢,很識趣地離開。

蘇宸轉身,看著一臉興奮的彭菁菁、楊靈兒,露出笑容,回到南唐一年多,終於徹底翻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