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南唐皇宮,禦書房內。

李煜跟韓熙載、徐鉉、鐘謨、高越、潘佑、李平等官員再談話,聊著改革事宜,但今日是春闈,話題難免拐到這上麵來。

“諸位愛卿,你們覺得,這次的狀元郎,

會花落誰家?”

李煜笑著看向這些人。

屋內的人,多是韓黨和新黨居多,宋黨最近有些失勢了。

因為蘇宸的緣故,有薦舉之功的韓熙載、徐鉉等人,自然水漲船高,在李煜麵前有了底氣和籌碼。

畢竟皇後、二皇子都是被蘇宸救治好的,這跟韓熙載的大力挖掘、推薦,有很大功勞。

“哈哈,狀元郎嘛,我看非江左蘇郎莫屬了。”高越率先開口。

鐘謨也說道:“不錯,蘇宸此人的才華,不論詩詞文章,都寫出了不少名篇,已經有了江左第一才子之稱,這一次的狀元郎,非他莫屬。”

徐鉉點頭:“同意。”

翰林學士承旨兼光政院輔政潘佑則微笑道:“那可不一定,這次各州府的解元也有幾位大才子露頭,比如洪州解元盧敬,信州解元崔東昇、太學的貢生陳君集,才情都不俗,這種科舉考試,講究是扣題,有家國情懷,符合時局,可不是隨意發揮,

未必像寫詩詞那樣隨心而欲,篇篇都是佳句。”

“有道理!”李平則支援好友潘佑承旨。

李煜看向韓熙載,打趣問道:“韓大人,你覺得呢?”

韓熙載微微一笑,說道:“老臣也覺得,蘇宸必然能中狀元。”

“這麼有信心?”李煜感到驚訝。

科舉中狀元,可不是寫詩詞那樣,全憑才氣。否則,李白、杜甫、李商隱這些人,早就應該是狀元郎了。

但韓熙載卻有信心,因為他從李煜這裡,已經提前知曉了考題標準,不是那種常規一板一眼枯燥題目,今年的考題隻有三道,而且相對自由,更能體驗出才情。

這也是韓熙載接手這次科舉考試任務後,不斷跟李煜進言的,終被采納。

其實李煜也是想看一看,如果不設限那麼多,蘇宸是否還能寫出像《嶽陽樓記》那種名篇散文,足以媲美《前出師表》《桃花源記》這等流傳千古的文章了。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韓熙載微微一笑,也不多解釋了,一切需要等科考結束,判卷後揭曉。

此時,貢院考場內,蘇宸正在奮筆疾書,有如神助。

第一題,是圍繞一座山,寫一首七言律詩。

蘇宸想到了蘇軾的那首《題西林壁》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

十分符合,完美扣題!

而且這首詩也是傳世之作,絕對在古詩中有一定地位,尤其是寫上的詩文裡,絕對前進前幾名的。

蘇宸寫完這首之後,看向第二題。

這道題要寫一首長短句,就是寫詞,要求是觸景懷古,誌存高遠。

他沉思了片刻,想到了蘇軾的那首《念奴嬌-赤壁懷古》。

這“念奴嬌”的詞牌名,又名“酹江月”,得名於唐代天寶年間的一個名叫念奴的歌伎。

反正隻要不是新創,就能說得過去。

這首詞的內容,絕對是千古名篇:

“大江東去,浪淘儘,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蘇宸現在草稿上寫出來,然後再抄錄一遍在正式答題紙上。為了給人感覺他不是提前備好,特意在草稿上勾勾抹抹一番,連換幾個字。

到時候萬一草稿紙被拿上去,有心人估計也會檢查。

前麵兩個題,都算順利答上了,第三題要寫一篇有韻的散文漢賦文章,不低於五百字數,主題可為遊記,可為詠誌。

蘇宸看完這個題,有點想笑,這是故意照顧他嗎,因為去年秋闈,他剛寫過《嶽陽樓記》,這次考題,竟然還有一個遊記提示,擺明是給他行方便,知道他擅長這方麵。

“要不,寫個醉翁亭記?”

蘇宸心中這樣思考,不過,搖頭否定了,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明顯是他晚年所寫,各種看淡人生,對飲酒作樂,歸隱山林的嚮往,不適合他年紀輕輕,要考狀元、入仕途的有為年輕人。

“那選擇哪個呢?”

蘇宸冥思苦想,自己能背下來的文章,似乎並不多。

這跟記憶力沒關係,純粹是當初,根本就冇去仔細翻看那麼多宋明的古代散文。

“哎,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蘇宸苦笑了一聲,思索了半晌,忽然想到那首跟《嶽陽樓記》《醉翁亭記》《桃花源記》齊名的散文——蘇軾的《前赤壁賦》,一個級彆的文章。

有了方向後,蘇宸提起筆,先在草稿紙上寫起。

原文第一句是“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

這裡有時間和地點,蘇宸想了想,時間不對,去年是北宋乾德二年,也是甲子鼠年,他出行坐船時間,是九月,這個有人知曉。

所以,應該修改為:“甲子之秋,九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

句子裡的“蘇子”,蘇宸冇有改,因為他也姓“蘇”,這簡直為他準備的啊!

蘇宸很慶幸,自己跟大文豪蘇軾一個姓,文抄起來,他心理負擔弱很多,冇準一千多年前,跟他祖上有關係呢。

接下來,進入文章正文:“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鬥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浩浩乎如馮虛禦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蘇宸在草稿紙上,洋洋灑灑,塗塗抹抹,終於完成,活動了一下手腕,又重新抄錄了一遍。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

當蘇宸落筆最後一句“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終於完成了,他相信,這次春闈之後,他的才名,定會再攀一個高鋒!

三首蘇軾的名篇,想不火都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