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素素坐在桌案上,吃著彭箐箐從蘇宅拿來的麻辣燙,津津有味,有一點麻辣口感,湯料十分特殊,這些混雜的青菜和肉片等,燉在一起,談不上山珍海味,但是,很合女孩子的胃口。

“怎麼樣,冇有騙你吧,很好吃!”彭箐箐在旁,笑嘻嘻地說道。

白素素安靜吃著,本來她每頓吃的飯菜不多,這一鍋麻辣燙,能頂得上她兩頓的飯量了。

但她冇有放下碗筷,一邊吃著,一邊在思考著問題,那蘇宸是如何會做這種新菜品的,那些什錦鍋子,鍋包肉,黃燜雞又都是什麼味道?

當她都吃光了後,才接過小桐遞來的絲帕擦了擦嘴角的湯漬,滿意點點頭,臉上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

“口味還不錯!”白素素覺得這一碗麻辣燙,似乎比她這幾年吃過的其它美味佳肴都要好吃,東西是一回事,心情是另外一回事。

“大小姐,你也冇有給我留一點啊!”小桐臉如苦瓜,委屈道。

白素素倒是忘記了,尷尬一笑道:“下次有機會!”

彭箐箐點頭道:“就是,下次我帶你們去他家吃,或者,我讓他做好,我帶回來一起吃!”

白素素思忖一下,說道:“下午,我想去見見他,箐箐,隨我一道過去。”

“哦,可以呀,要不,接近黃昏時候再去,這樣還能蹭一頓飯,他說下回邀請我吃什麼火鍋的。”彭箐箐笑著答道。

就在這時,白潤樓孔掌櫃來到樓外敲門道:“大小姐,您在裡麵吧?”

“孔伯,進來吧。”

這酒樓掌櫃孔勝己,年約五旬了,在白家已經待了三十年,年輕時候跟隨白老爺子冇少做生意,經驗豐富,負責這個白潤酒樓,乾得也遊刃有餘。

自從白素素接管酒樓之後,孔勝己得到了白老爺子的叮囑,全力輔佐大小姐,對她交代的事也格外上心,而白素素對他,也保持幾分尊重。

孔掌櫃進房之後,說道:“大小姐,徐清婉大才女和一群貢士才子,來到了咱們酒樓用午膳,似乎為金陵來的讀書人接風,方纔徐大才女見到老朽時,問起了白大小姐您是否在這裡,我回覆了是,她說宴會過後,打算來拜會大小姐,因此我提前過來跟大小姐知會一聲。”

“徐婉清來了!”白素素前幾日在城外與徐婉清認識之後,因為曲玉管那首詞,吸引了大才女對“蘇以軒”的關注,兩人在遊春那裡,相談的不錯。

白素素也曾跟徐才女提過,她平時若不在府上,一般都是在白潤樓辦公查賬,以後才女有宴請聚會可去白潤樓,給折扣不說,還優先提供上等雅閣。

想不到這才幾日過去,徐大才女等人,真的來白潤樓聚會設宴了。

白素素猶豫一下,決定等他們宴會進行到一半時候,親自過去打個招呼,贈送兩個菜品,也算給足徐大才女的麵子。

這徐清婉可不單單是潤州第一才女的身份那麼簡單,她所在的徐家,數十多年前,可是掌控楊吳的權臣徐家,連南唐開國的烈祖李昇,都是徐家的養子,起初名為徐知誥;後來吳國權相徐溫病逝之後,徐知誥掌權,從徐家獨立門戶出來,恢複了李姓,除掉異己,最後通過禪讓立國。

烈祖李昇當了南唐皇帝後,雖然控製了徐家的權勢,削弱了力量,但是也感念徐家撫育之恩,並未趕儘殺絕,反而對一些冇有威脅的徐家子弟封了一些爵位,徐才女就是徐溫的嫡係玄孫女。

在潤州城,徐家也算一個特殊的貴胄家族。

“我知曉了。”白素素點點頭,又安排道:孔伯,你回去吩咐夥計們,注意禮數,不可怠慢了。”

“明白,大小姐!”孔掌櫃拱手之後,轉身離開了。

彭箐箐噘嘴道:“那些才子佳人,湊在一起,肯定又吟詩作對了,好生的無聊。”

白素素笑了笑,冇有反駁,因為讀書人在一起,肯定會談吐詩詞歌賦,聊風雅之事,動輒引經據典,喝個酒還會行酒令;若是不博學一些,讀遍經史子集,很難對答如流。

往往一個酒令,會從詩經、唐詩、漢賦、詞牌等摘出句子,按要求相互組合,非飽學之士,根本就答不上來。

白素素雖然也讀了一些書,奈何詩文方麵,天賦很一般,她以前也羨慕那些有才情的女子;青春懵懂時,也曾對潤州的大才子有過愛慕之心,但隨著自己肩負了家族商業使命之後,這方麵的憧憬就淡了。

哪怕遇到了才子佳人,也隻是單純的欣賞才華而已,再無了少女時候那種心動。

特彆是,現在連她一向以為的紈絝未婚夫,搖身一變都成了寫詞才子,可以隨手寫出名篇之後,她對詩詞方麵的追捧和敬仰,已經被無限拉低了。

“徐姐姐既然來了,我們在這裡等候她拜訪,有些失禮,不如主動過去露一麵,大不了寒暄幾句,儘快些離開就是了。”

“那好吧。”彭箐箐無奈地應答下來。

小半個時辰後,白素素預計徐才女的酒宴進行到一半了,帶著箐箐和小桐,去了前棟酒樓樓,上了三樓,走向最大的雅閣。

孔掌櫃則帶著兩名傳菜的短工夥計跟隨,手裡各拿著一盤菜,在身後候著,當大小姐說了加菜的時候,直接送到裡麵桌上去。

當白素素正要敲門的時候,就聽到裡麵有才子道:“徐才女,你方纔所說的蘇以軒公子,真的來自金陵嗎,怎地在下在金陵卻從未聽過此人的名諱。想來也非士林中的有名才子,否則,在下和趙兄不會不知道!”

“徐姑娘莫不是被人誆騙了吧,這年頭,冒充才子的人很多,或許不知從哪裡得了那首詞,冒充了才子,其實本人並無甚才華。”

“就是啊,曲玉管這等詞,連馮老的詞集中都少有比肩的,可以直追花間詞中的“溫韋”兩位大家了。”

“這……我也是聽白姑娘所說,等再見麵向她問清楚,也就水落石出了。”徐清婉的優美聲音傳出。

原來宴會進行到一半,一些才子談起了詩詞,聊到曲玉管,徐清婉對未曾謀麵的金陵才子蘇以軒十分好奇,因此向兩位來自金陵的進士詢問,是否認識金陵一個叫蘇以軒的才子,纔有這番對話。

白素素聽到他們在詆譭“蘇以軒”,臉色冷淡幾分,讓小丫鬟在旁敲了敲門。

有一位年輕士子從裡麵打開門,臉上帶著酒氣,看到門外國色天香的白素素的時候,直接傻眼了,完全愣住當場,彷彿丟了魂兒一般。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