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南的二月初春,天氣乍暖仍寒,多數都在煙雨迷濛中,冷雨連天,淅淅瀝瀝下不停歇。

整個江南都被春雨籠罩,小橋流水,園林亭台,廊院閣樓,細雨斜飛,將街道和院子內的白牆青瓦衝,刷得格外清澈。

接下來的幾日,蘇宸都在家裡安心備考,冇有外出遊玩,也冇有四處拜訪,在書房內翻閱一下辭賦等書籍,臨時抱拂腳。

雖然他原創水平一般,但勝在記憶力好,曆朝曆代的許多漢駢賦、唐文章等,他這一年都過目不忘,死記硬背了下來。

如果春闈的時候,真遇到難題,想不到適合的宋明詩文,就隻能自己摘抄句子組合出一篇了。

為此,他還在書房偷偷刷題,練了幾篇,文章馬馬虎虎,文采一般,公正一般,就是中規中矩的,偶爾插幾句後世的名句,倒也能出彩一下,問題是如何做到前後搭配上,不突兀。

蘇宸寫完這種作文,立即撕碎或燒掉,不能被人發現,否則,被誰偷偷拿走了,有點傷他的才子名聲。

在這期間,周嘉敏和彭箐箐都是經常的訪客,連永寧公主也出宮過一次,到訪蘇府,以替皇後送些宮內糕點為名,來見蘇宸,順便觀賞江左第一才子的書房和日常用功,都覺得是一種享受。

如果發現蘇宸桌上有新寫的詩詞和文章,頓時如獲至寶一般,興奮不得了,趕緊拿走,作為第一個發現者,跟身邊人炫耀。

對此,蘇宸也是哭笑不得,他就如同一個明星般,被人高度關注,要維護好自己的人設,不能崩塌。

這些女子看到蘇宸用功,準備科舉春闈,倒是冇有過度打擾。

現在她們也都覺得,本屆狀元郎,肯定就是蘇宸了。

“蘇大哥,我可是買你中狀元,下注了三千貫銀子,永寧公主下了五千貫,都是我們這些年的零花積蓄,打算這次能夠賺一些。”周嘉敏笑著說。

蘇宸深吸一口氣,問向身邊的未婚妻:“菁菁,你下了多少呢?”

彭箐箐目光帶著一絲堅定和決斷,點頭說道:“押注兩萬貫!我上次在潤州贏的錢,加上我又給我爹借了一些,都壓在你這次奪狀元上了。”

“這麼狠!”蘇宸看著她,有點咋舌了。

這種信任、期待、崇拜,無形中,又增加了蘇宸的壓力。

細雨綿綿的街道,人影綽綽,行人都匆匆趕路,大部分穿著蓑衣,也有富家子弟撐著傘,身邊跟著丫鬟和小斯,漫步在街道上,要麼是去聽曲看戲,要麼去酒樓吃酒。

金陵城商賈雲集,歌舞昇平,大多數人不會操什麼國家事。

楊靈兒穿著藻綠色的霓裳裙,手裡撐著油紙傘,腰間陪著一把短劍傍身,走在青石路上,在巷子內穿來走去,最後,進入了柳石巷。

抬頭看了看某處庭院門前的記號,收了油紙傘,避過了滴水的屋簷,然後拍打門上的鐵環。

片刻,房門開啟,出現一位中年人,留著山羊鬍,身穿青衫長袍,上下打量著楊靈兒一眼,問道:“姑娘從何處來?”

“金陵渡來。”

“來這裡做什麼?”

楊靈兒繼續答道:“定了海貨,想知道是否到貨了。”

“預定了那些貨?”

“北方的桐油,大食的香料,西域的翡翠。”

男子又問:“你拿什麼買?”

“三千吳幣!”楊靈兒平靜說道。

那中年眼神一亮,拱手作揖,然後說道:“公主請進!”

原來二人對的是接頭暗號。

楊靈兒微微點頭,雖然隻有十三歲,但這一年經曆了許多事,變得心智成熟不少,特彆是跟在蘇宸身邊接受了許多新思想,又跟著徐才女學史書,跟著白素素學經商事,對她的成長有很大促進作用。

而且胡伯帶她出去曆練了幾個月,四處見識風俗,開拓了眼界,因此,楊靈兒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懵懂單純的小丫頭了。

她臉色未有多少表情,畢竟對這些人不瞭解,隻是根據胡伯交給她的紙條,讓她來到金陵城,要來到柳石巷的一處商坊,過來接頭。

留著山羊鬍的中年名為邵群,等楊靈兒進了門,便關閉大門,把她引入後宅一處房間。

這個房間,平靜無奇,也非迎客廳,裡麵佈置簡單。

隻見邵群啟動了一個不顯眼的機關,牆壁的書架,竟然緩緩移動,露出了一扇門。

“公主請!”

楊靈兒點頭,走了進去。

先是一個向下的階梯,然後有二十米長地下甬道,在甬道內的牆壁,鑲嵌了燈架,上麪點著蠟燭,能夠看清楚甬道場景。

穿過甬道,是一扇屋門,邵群推開門,裡麵有三男一女在等候,見到邵群和楊靈兒進來,全部起身。

一個魁梧的大漢,身穿麻衣,骨骼粗大,頜下一部粗髯,根根粗如鋼針,生得是濃眉闊口,右手掌有厚厚的繭子,是個用刀的高手,名為趙闊海。

一位中年身穿圓領皂衣,年約四旬,圓臉短鬚,身子微有發福,眼睛有神,是個領頭人,名為盧俊升。

一個二十多歲的白衣青年,生得眉清目秀,唇薄眼細,名叫燕沛。

除三個男人外,還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子,姿色尚可,隻是單眼皮,顴骨略高,看著有點剋夫相,名為吳春秀。

“這便是公主嗎?”詢問。

楊靈兒點頭:“我就是楊靈兒,也是你們要等的人。”

邵群在旁點頭示意,親自作證,他已經驗過了接頭暗語。

“見過公主殿下!”四人恭敬行禮。

“不必多禮,你們都是江左堂的人?”

盧俊升回道:“嗯,我們幾個負責江左堂在金陵城的活動,在下盧俊升,是江左堂設在金陵城的分舵主,其餘三人為香主,趙闊海負責行動,燕沛負責刺探情報,吳春秀負責後勤,邵群是對外的聯絡人身份。”

楊靈兒目光掃過這幾人,見他們也在打量著她。

“好,我們坐下聊吧。”

楊靈兒讓自己保持冷靜和淡定,言談自如,這樣才能讓這些新手下,足夠看重自己,覺得她有能夠駕馭群豪的能力,如此,她纔好領導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