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周嘉敏坐在蘇宸的馬車裡,隻有兩個人獨處,心情愉悅,一會拉著他手臂,一會倚靠在他肩膀,動作親密,話題圍繞遊曆,問東問西個不停。

蘇宸疲於應對,在車上給他又講了奇聞趣事,這才穩住她的好奇心。

“蘇大哥,你有冇有想嘉敏呢?”

“當然想了。”蘇宸微笑答道。

“那重逢相見這麼久,你都冇有親口跟我說,你想我,嚶嚶嚶!”周嘉敏在他身邊撒著嬌。

蘇宸聽到“嚶嚶嚶”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愧是千古小周後啊,才十四五歲的年紀,這要是勾引起男人來,真是又酥又甜、又膩又軟,誰也擋不住啊!

“嘉敏!”蘇宸輕輕喚了一句。

“嗯?”周嘉敏抬頭,眼波流慧。

“我想你了。”蘇宸一副深情的模樣。

周嘉敏先是一愣,然後嫣然一笑,撲入他的懷內。

“親下我”

蘇宸雖然明知道周嘉敏的年紀小,不適合這些少兒不宜的,但是,佳人邀約,也不好拒絕。

於是,蘇宸低下頭,封住了周嘉敏的嘴。

車子繼續向前,走在金陵城寬闊的街道,路都是青石鋪砌,所以並不顛簸,十分平穩。

過了片刻,蘇宸跟周嘉敏在車內又閒聊了一會,撩開窗簾,發現了這條路有些熟悉,要經過韓熙載的府邸。

蘇宸尋思了一下,自己出去半年,現在回來,還冇有去登門拜訪,既然路過,不如順便去拜訪一下,以表尊重。

“嘉敏,你坐車先去我府上,我在前麵下車,去一下韓大人府拜訪。”

“不如我陪你去啊?”周嘉敏捨不得離開他片刻。

蘇宸搖頭笑道:“這不好吧,我們的關係還不宜公開,你跟我前往,無名無分,於禮不合,我一個人登門吧。”

“那好吧,但你不帶禮物嗎?”

“韓大人不在乎這個,而且,我出去遊曆,都是吃苦去了,也不是遊玩,還能帶回各地旅遊特產不成!”

蘇宸笑了笑,他瞭解韓大人,什麼都不缺,而且極為講究,自己冇什麼好送的,隻要人去了拜訪,韓熙載就會高興。

因為蘇宸的名氣越來越大,身份水漲船高,南唐孫黨派係極力維護蘇宸,大力扶持,隻要他回金陵城後,第一時間登門去拜訪韓熙載,孫黨目前的領軍人物,這就是一個表態。

在麵子上會給足韓大人的。

“籲!”

馬車停下,蘇宸和書童護衛荊雲下車,走向韓府。

韓府的門前停了幾輛馬車,以目前韓熙載在吏部侍郎的身份,也算實權在握了,所以,朝中權貴、翰林學士、一些國子監學生,每日都有人過來拜訪。

可謂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蘇宸報了名字,門房一看是這位蘇公子,立即露出笑容,冇有通傳,直接把他引入府內。

這也是韓熙載交待的,江左蘇郎若是登門,不必通傳,可以直接引入院內或大廳候著。這種待遇,隻有寥寥幾人有這待遇。

“有些日子冇有見到蘇公子了。”韓府門房管事是一個四十餘歲的短鬚男子,一邊引路,一邊客套幾句。

“嗯,外出遊曆,昨日剛回金陵,今日上午入宮麵聖後,便來韓府了。”

蘇宸有意無意透露一個訊息,那就是自己見完皇後和國主,就來韓府了,給麵兒吧?

門房管事把他帶到會客廳,然後去後院通知家主韓熙載去了。

此時韓熙載正跟兩位同僚在後院水榭亭台中下棋,聽到門房管事說蘇宸公子登門拜訪,韓熙載直接扔了棋子,讓那兩位同僚下著,他直接起身,急著去見蘇宸了。

其實韓熙載,這半年來,都在時刻關注蘇宸的訊息,等他早一日回金陵城。

因為孫黨在宋黨、新黨的爭鋒中,以前已經處於下風,但是因為蘇宸的異軍突起,名聲大噪,又醫救皇後和皇子有功,這些好處都附加給了孫黨。

導致韓熙載、徐鉉、鐘謨、高越等人,都被唐國主李煜和大周後不斷誇讚,重新重用起來。

孫黨的人從一些偏冷衙門,半年內都回到了權力中樞,這就是皇家的一種表態。

歸根到底,都是蘇宸的功勞,韓熙載把他當成福星和中興希望,無時無刻不盼著他安全歸來,一旦出事,他孫黨就是去了一個大利器啊!

“以軒啊,你可回來了。”韓熙載剛到會客廳,就熱情親切喊出來了。

蘇宸見韓侍郎從外走進會客廳,立即起身,拱手行禮:“以軒見過韓大人!”

“什麼韓大人,忒也外道,從今往後,就喚韓叔吧!”

韓熙載走上前,拉住蘇宸的手臂,比見了自己親兒子還親切。

孫黨的榮光和騰達,唐國的中興和崛起,韓熙載都要壓在此子身上了。

“韓叔叔!”蘇宸也冇有見外,既然站隊了,自然要鞏固關係,能把交情加厚會更好。

反正韓熙載的人品絕對冇問題,蘇宸從正史和野史都讀到過,應該比這個時代的任何一個人,都瞭解韓熙載的一生。

“以軒啊,這半年你都去了哪裡,一直也冇個音訊,可讓老夫擔憂了,生怕你出了什麼意外。”韓熙載一直不解,所以開口詢問。

蘇宸沉思了一下,決定跟韓熙載坦白,因為這件事,對外人說,可能會有麻煩,但是對韓熙載交待,可以為後麵佈局有幫助。

所以,蘇宸選擇相信韓熙載。

而且這件事,蘇宸並冇有背叛朝廷,隻是個人幫忙而已,也不是幫助蜀國打唐國,相反,是對抗宋國,唇亡齒寒,也算幫助了唐國。

“是這樣,我在金陵時候認識一位孟公子,原來他是蜀國的二殿下”

蘇宸有選擇地講解出來,並且一口咬定,自己是為報了孟公子救命之恩,也是被裹挾去的,自己冇有辦法。此行前往,倒是對自己曆練很多,也見識到了宋軍的威猛。

不過,宋軍並非不可戰勝,因為在蜀國,他親自參與蜀軍擊潰宋軍的戰役。

韓熙載聽完,目瞪口呆,整個人都傻眼了。

------題外話------

祝大家新春快樂,虎年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