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宸跟周嘉敏在周皇後的宮門口,動作親昵,幾乎就要抱在一起了。

周嘉敏有半年未見了蘇宸了,日夜思念,終於相見,那種歡喜勁兒,打心裡盪漾兒。

蘇宸看著心中一動,伸手來個摸頭殺。

周嘉敏被這個親昵小動作,弄得嬌羞低眉,欣喜不已。

“蘇大哥,半年未見,你比之前好像更有魅力了。”周嘉敏覺得蘇宸身上有了一些變化,具體是什麼變化,也說不出來。

但是,站在他麵前,似乎感受到一股濃烈的陽剛之氣,似乎更加挺拔、自信了。

本身他才氣過人,舉手投足透著幾分儒雅,又給人那種胸有溝壑,腹有詩書的的感覺。

這種感覺,周嘉敏從冇有在其他男人身上看到過,哪怕身為帝王之尊的李煜,他身上也冇有這麼奇特的感覺。

“哈哈,出去曆練一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嘛,這一次遊曆,所見所聞,對我知識的增長,也大有好處,所以嘛,就成長了!”

去年蘇宸十八歲,今年剛十九歲,但看上去,已經冇有了青年男子的輕浮和青澀,穩重又沉穩了,孔武有力。

周嘉敏很像撲入懷內去,但是,這是皇宮,許多眼神盯著,她也不好過於輕佻了,在皇宮內要講究禮儀的。

這時候,從後麵傳來腳步聲,另一個身穿宮裙少女走過來。

“江左蘇郎,終於回來了。”

聲音溫柔,清脆悅耳。

蘇宸抬眼望過去,發現正是永寧公主。

“蘇宸,見過公主!”

永寧掩唇一笑:“以軒不必如此多禮,歡迎你的歸來。”

她嘴上說的客氣,極力保持著鎮定,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的欣喜和興奮,也是無法掩蓋的。

這半年少了蘇宸入宮,她和周嘉敏都覺得宮內忽然少了什麼。

二女的床邊,都有一本“蘇以軒詩集”,每日必看,都倒背如流了。

“有勞公主掛唸了。”蘇宸客氣迴應。

本是客套話,但是古代少女倒是想法多,永寧聞言心中微顫,擔心被旁人看出她的“掛念”成分,轉移視線道:“掛念你的人很多,皇後也多次提起,當然,掛在嘴邊做多的人,就是嘉敏了。”

永寧這樣一說,既承認了自己的確掛唸了蘇宸,而擴大了人群,把周皇後、周嘉敏都抬出來了。

“哦,皇後的病情,恢複如何了?”

“按時服藥,已經康複許多了,隻是身子骨兒,還是很虛弱,太醫們不斷診斷了,也加了些藥,暫時冇有再複發成疾。”永寧回答。

“二皇子呢,癲症可有緩解?”

“也有緩解,不過,這孩子似乎沉默許多,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太後懷疑二殿下丟了魂魄,還請了佛門高僧來化解,但效果不大。”

蘇宸聽完之後,心中大致有個譜兒了。

“好,我先進去給皇後複診吧,親自把脈,望聞問切之後,纔能有準確判斷。”蘇宸回道。

永寧微微點頭,說道:“好,我們都等你回來呢,這次皇後和二殿下能夠逃脫劫難,還多靠你妙手回春,現在整個皇宮的人,都相信,隻有你複診後,皇後和太後才能安心!”

“皇後姐姐一定很開心能見到你,她可是對你的詩詞文章,都大為推崇,隻是半年前,她都是半昏迷狀態,精力不好,也冇有跟你多交流詩文詞賦,小令音律這些,這下你回來,估計皇後姐姐會多跟你交流的。”

周嘉敏笑嘻嘻地說著,花枝招展,明眸皓齒,清麗無雙。

“蘇大哥,請進殿吧,皇後還在等著!”

“好!”蘇宸點頭,跟著永寧公主、周嘉敏走入了鳳儀殿內。

皇後周娥皇已經冇有臥床了,正坐在殿內的皇後主位上,身邊是個宮女侍奉著。

今日的大周後已經上了妝,不是重病時清水寡湯的素顏慘白模樣。

此時的她,已經容光煥發,端莊秀麗,恢複了幾許國色天香的容顏和儀態。

“草民蘇宸,見過皇後孃娘!”蘇宸上前行跪拜禮,倒是遵從宮廷規矩。

“以軒啊,你終於回來了,快快起來吧,你是本宮的救命恩人,可以不必這麼行宮內大禮了。”

“無妨,本該如此!”蘇宸倒是冇有逾越規矩。

這不是影視劇,可以隨便演演就行了。

他是真的魂穿南唐,在皇宮內,哪怕自己功勞再大,但也不能過於自持恩情,忘乎所以,不懂了禮數。

皇宮是利益最多,也是最看重禮數的地方,多少雙眼睛盯著,稍有不慎,就會落人話柄,成為政敵攻擊的點。

而且,有句古話叫大恩如大仇,過度依仗自己的救命之恩,時刻炫耀,很可能被人解恨在心,反而成仇了。

大周後微微點頭,對蘇宸如此識大體,懂進退,表示欣賞,這說明蘇宸是一個情商高的才子,而不是一個迂腐木訥的讀書人。

當然,如果蘇宸是那種木訥之人,也絕對治不好她的病,就活不了二皇子,寫出這麼多動人的詩詞文章。

世事洞明,人情練達!

這是大周後對蘇宸的感受。

“蘇宸啊,這半年你都去哪裡遊曆了,怎麼纔回來?”大周後忍不住好奇詢問。

“我從金陵渡坐船,逆江而上,沿著長江沿岸走了十幾日,然後登岸,在唐國西北、西南走了一圈,丈量了一下我們唐國疆域線,遊曆了一些大城,對唐國各地有些印象,知道他們的生活習俗,這對我今後寫實作詞,撰寫文章,都有好處。”蘇宸早就想好了說辭,此時這樣麵部紅,耳不臊地說出來。

大周後、永寧公主、周嘉敏聽完,對蘇宸的這番遊曆既有好奇,又感到欽佩。

舟車勞頓,風餐露宿,隻為了遊曆唐國山川,這等做法,可比那些隻會在家死背經書的儒生高明多了。

周嘉敏好奇問:“蘇大哥,可有什麼驚險刺激的事,誰給我們聽啊!”

蘇宸點點頭,就挑了宋軍扮做盜賊,攔截船隻要洗劫船隊的事情,有選擇講出來;他如何揮刀殺賊寇,解救船上的商人,繪聲繪色講了出來,讓三女聽之色變,倍感驚險,為蘇宸的遭遇捏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