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日,荊泓騎馬從金陵城趕回來,他得到了商隊帶去的訊息,蘇宸讓他暫時回潤州。

“蘇公子,你們回來了。”

荊泓在蘇府算是管事之一,還負責訓練家丁、護衛,地位不低,目前的生活狀態超出以前太多,所以對蘇公子也是格外感激。

“荊管事,現在有個任務交給你……”

蘇宸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就是讓他幫著選拔一些少年出來,觀察根骨是否適合習武,對身體素質等挑選。

“冇問題,下午我就去挑選。”荊泓見蘇宸如此重視,所以,也格外上心了。

蘇宸說道:“先選一百個適合習武的少年,放去北固山莊,進行特殊訓練,武藝、識字這些,都會找人教一下,以後能夠派上用場。”

“如果加速訓練,至少一年,纔能有所效果,可能無法滿足近期使用。”荊泓回答。

蘇宸搖頭:“無妨,這些少年,就是為了以後使用,現在嘛,可以去牙行,簽一些青年壯丁會來,簽成了長工,先充當護衛,再聘請寄幾個拳師,每日進行訓練,薪水也比普通家丁高,這些青年應該都會願意,畢竟能學習本事,賺的又多一些,夥食和待遇都提升,隻要肯為蘇家賣命就行。”

蘇宸漸漸適應了這個古代社會,隻要肯砸錢,恩威並重,才能駕馭好這些奴仆。

“明白了。”荊泓點頭應下來。

此時,荊雲走過來,向父親行禮。

“半年冇見,長高了一些,也變壯士了,不錯!”荊泓看到自己兒子,比半年前沉穩、壯碩了不少,很是欣慰。

“爹爹,這半年內,我可是經曆了很多事,什麼陣仗冇見過,再也不是小孩子了。”

荊雲神色有些驕傲,因為他十四歲,就親自參與了國戰,看到宋軍的凶猛,也看到了蜀軍的頑強。

各種大戰廝殺的場麵,他都親眼目的,因為他作為蘇宸的書童,隨行跟在他身邊提包牽馬,攤紙研磨等,的確見識增長很多。

荊泓倒是並冇有詢問過多,跟兒子荊雲見過一麵後,就匆匆去辦事了。

.........

接近晌午時,白素素坐著馬車過來,接蘇宸去白府做客。

這是之前約好的,蘇宸提著藥箱,和一些熬製好草藥、藥酒等,上車前往。

“中午要在你府上吃嗎?”

“嗯,我父母已經令下人們做備好酒席,就等你過去,畢竟好久冇見到你了,得知你終於回來,已經說了幾次讓我約你去一次白府。”

蘇宸想到白素素的父母,幾乎差一點就成為他的嶽父嶽母,至少在蘇宸很小時候,見到白家長輩,都曾以為,這門親事不會有問題。

隻不過,後來發生了許多事,改變了兩個家族的命運。

“若是蘇家冇有出事衰落,若是你父親冇有發生意外,你說,我們現在是不是早就成婚了?”

白素素先是一愣,仔細一想,或許還真有那個可能。

如果自己不是目前白家的掌舵人,隻是蘇家的媳婦,每天陪在蘇宸身邊,看他讀書寫詩,搞著各種發明,講著傳奇故事,倒也是一種享受。

但世間冇有如果,假設過去也冇有用。

白素素並不後悔這樣的處境,因為她和蘇宸相處,不必像媳婦那般刻意討好,反而可以平等相處,相互合作,共同經曆許多風波和磨難,使得二人之間的記憶更深刻。

她不喜歡做花瓶,不想隻在高牆大院中,做一個平凡的妻子。

能跟蘇宸加深合作,一點點促進感情,相互尊重,平等交流,白素素覺得,這纔是她想要的情感訴求,最後再談婚論嫁,一切都來得及。

白素素似是而非的回答:“也許吧!不過,我覺得現在也冇什麼,至少我們還能坐在一個馬車,有共同的目標,也有共同的話題,隻要有緣分,以後的事,誰又能說清呢!”

“說的也是!”蘇宸點頭,他和白素素,今後還有機會。

他目光看向車廂內,坐在自己對麵的女子,傾國傾城的容貌,細膩不帶絲毫瑕疵的臉蛋,肌膚如雪,細細的柳眉,漆黑明媚的眼眸。

滿頭烏黑青絲長髮,頸項纖秀,那樣的恬靜、清冷。

不說話時,給人寧靜縹緲,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很難跟“奸商”這個詞聯絡起來。

過不多久,馬車進入白府院內,蘇宸和白素素下車,先去白素素父母所在的院子,該開席用午膳了。

“見過伯父伯母!”蘇宸見麵時,很禮貌地打招呼。

“以軒,你終於回來了。”白母寧氏露出笑容,對蘇宸很是客氣。

“嗯,剛回來幾天,一直在家忙著溫習春闈事宜來著。”蘇宸解釋。

白素素在旁聽到後,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心想:我在你府上,可是冇見過你在溫習春闈的事,光想著城外莊園,和選拔仆役、長工的事了。

“對對,還是春闈纔是大事,你這樣用功,下個月定能中個狀元回來。”寧氏很是高興。

白守仁指著一張椅子:“以軒,坐吧,彆把自己當外人,白家是你們堅強後盾。”

蘇宸聞言,心中感慨,以前白家可冇有對他這麼客氣過,看來,一個男人要想被人尊重,被女方父母看得起,若冇有顯赫家事,就必須自己足夠強才行。

“時候不早,準備開席吧。”

寧氏吩咐丫鬟們上菜,很快,一大桌美味佳肴就擺放好了。

白守仁雙腿已經有了一點知覺,讓他看到了希望,十分信任了蘇宸的醫術,加上為了女兒的著想,他主動邀請蘇宸一起飲酒閒談,不再像以前那麼孤僻、木訥了。

這一頓午膳,倒是賓主皆大歡喜,蘇宸也喝了三四兩濃香白酒,陪準嶽父喝的儘興。

“伯父,我再複查一下,你的傷勢。”

蘇宸提出為白守仁檢驗傷勢,發現腰部的修複,有了一些效果,腿部的許多神經,在開始恢複。

“現在都是保守治療,等半年之後,如果恢複到一定程度,可以考慮進行小手術,取出一些骨刺茬子等,不再壓迫神經和骨髓,伯父便能站起來了。”

白素素一家人,聽到這句話,都有些驚呆,暗自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