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宸下午坐著馬車,帶楊靈兒、彭箐箐、白素素,去了外麵的莊子檢視。

郊外有三個莊園,兩個在近郊,就是出城兩三裡就到了,莊園周圍有百畝田,可以住下百人,在這裡勞作和生產,作為一個加工作坊點也夠用了。

蘇宸日後生產的一些日用品,可以自己雇人在這裡生產,或是轉運,儲存物資等。

第三個莊園在遠郊,相隔了十裡,在北固山上。

這已經算是山莊了。

“好遠啊,宸哥,你這麼想購置這麼遠的莊子,過來一次很麻煩,而且比較偏僻。”彭箐箐透過車簾,看著近在眼前的北固山體,不解詢問。

其實白素素也不理解,一邊望著山嶺,眸光一邊看向車內的蘇宸,似乎等他的解釋。

“本來我就打算有個山莊,可以存放好久,備一些物資儲存,搞一些小發明,可以掩人耳目,這是冇想到,這次有個北固山的莊子,更符合了。”

蘇宸對這個環境和位置很滿意,因為這裡雖然偏遠,但地理位置非常好,風景秀麗,名氣極大。

因為北臨長江,形勢險固,故名北固。這裡山壁陡峭,形勢險固,南朝梁武帝曾題書”天下第一江山”來讚其形勝。

北固山與金山、焦山成犄角之勢,三山鼎立,在控楚負吳方麵北固山更顯出雄壯險要。

整個山嶺由前峰、中峰和後峰三部分組成,後峰為北固山主峰,北臨長江,三麵懸崖,地勢險峻,山上到處都是樹木,名勝古蹟多在其上。素以“天下第一江山”聞名於世。

由於北宋與南唐隔江對峙,沿江的海灘、渡口、山嶺都是戰略地了。如今在北固山的的頂部,設有烽火台和一支百人隊,隨時觀望長江和江岸的情況,瞭望敵情。

北固山的西北,有一個軍的兵力,大約五個營,兩千五百人,被一名都虞侯掌管,作為沿江防守。

蘇宸購置的莊園,在前峰的半山腰,占地幾十畝,由於很少有人過來居住,所以有些衰破,院子裡和牆頭,都有了雜草。

幾人下車之後,站在山莊外,看著門楣和蕭索荒蕪的院子,相對無語。

但蘇宸倒是無所謂,這裡又不是他來住,而是藏匿一群少年,在這裡訓練,可以重新翻修,加大牆體,擴建房舍,挖建地下密室和地牢等。

不遠處山林幽靜,適合各種訓練,隻要不被屯兵巡衛發現異常就行。

“素素,撥給我一批沉穩可靠的長工,待遇方麵提高三成,過來打理這座山莊,我蘇家會跟他們重新簽訂契約,先為我蘇家打工吧?”

蘇宸跟白素素說起這些事,十分自然,冇有任何不好意思。

因為他幫助白家許多,挽救白家的危機,救了白家老爺子,帶來巨大的商機,算是最靠可的夥伴。

加上他跟白素素的關係,經過談判和割捨後,重新認識,重新結交,反而相處更加自然,即便不再是未婚夫妻,蘇宸提要求反而更仗義、直接了。

白素素可是很理智的女人,她自己心中有一桿秤,評估事情的利弊和是否值得。

現在蘇宸是她白家最佳夥伴,合作之深,超過以往任何家族,白家已經看到了蘇宸的潛力和前途,也加大的投資和讓步。

此外,另一層關係,就是白素素對蘇宸,也心生好感,越來越認定了這個男人。

“好,我安排來辦。”白素素冇有猶豫,直接答應了。

彭箐箐和靈兒並冇有多想,而是陪著蘇宸到裡麵走了一圈。

莊園很大,是了五進五出的大院落,有主院和側院,第五進的後院與山腰樹林相連,一大片竹林帶著清幽。

蘇宸認真觀覽,巡視前後的院落,把正院和廂房都走一遍,據說以前一位下野的戶部侍郎置辦的宅院,曾在這裡居住過,不過幾年前已經去世,他的後人並不想過來居住,所以出售了。

院子內設計合理,有長廊曲徑,滴水牆瓦,花圃叢立,假山水榭,一派江南水鄉的園林設計。

幾人來到了後花園,這裡青石板鋪成的小徑,在一片花圃旁走過,來到一座五角小亭,在石亭內有石桌木凳,亭旁種植著幾叢修竹,不過常年失修,石亭頂部已經長了荒草,而花圃內也都荒蕪不堪。

“翻修一下,還不錯,隻要在側院再多修建一些房舍,擴建一個校場用來訓練就好了。”

蘇宸較為滿意,打算把一批適合習武的少年,都弄在這裡,習武練刀,發展個人的私人力量。

在這個時代,豪族門閥都有自己的私兵,平時為農為丁,一旦有事,立即武裝起來,就是一支隊伍。

“走,上主峰瞧瞧,既然出來了,正好遊玩一下,今日的天氣還不錯。”蘇宸提議。

“好啊!”彭箐箐微笑,靈兒和素素也很感興趣。

一月底,北方還比較寒冷,但江南已經進入早春,陽光明媚的時候,已經有了暖意。

前峰原為東吳古宮殿遺址,早有成了廢墟,後峰為北固山主峰,風景秀麗,視野開闊,長江滾滾,波濤起伏。

蘇宸和三女站在山巔的石台,看著長江兩岸的氣派,都有些心曠神怡之感。

“蘇宸,你要不要作一首詩啊?”

彭箐箐忽然問起,她漸漸也像徐才女、柳花旦、孟殿下那般,走到哪裡,觸景生情,都想讓蘇宸作詩一首以留念。

蘇宸斜看了她一眼,心想真是好的不學,專學這些折磨人的要求。

不過,這個提議,卻引起了白素素、靈兒的期待,顯然,二女對蘇宸的詩詞也冇有免疫力。

“作詩太傷腦細胞了,還是留著應付下個月的春闈了,不如我吟出一首唐人的詩,反正你也冇有聽過。”

“那好吧。”彭箐箐點頭,事關蘇宸春闈殿試,她隻好屈從。

蘇宸想到了唐代宋之問的《登北固山》,還正好應景。

“京鎮周天險,東南作北關。埭橫江曲路,戍入海中山。

“望越心初切,思秦鬢已斑。空憐上林雁,朝夕待春還。“

初春來到,他也即將去往金陵城,參加春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