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日後,彭澤良的休沐結束,要返回金陵城做他的知府差事去了。

在臨行前,彭澤良又派人把蘇宸喊去,交待了一番話。

“金陵城內,以前孫黨、新黨、宋黨三足鼎立,現在由於你救活了皇後、二皇子,皇族對你重視有加,孫黨也因此水漲船高,被委任了一些重要事務,不少孫黨成員都受到了重用,調往重要的中樞,這是皇室的一種表態!

“以軒,隻等你殿試發揮了,如果能高中狀元,你肯定能夠進入翰林,曆練兩年,便可以進入六部,直接從員外郎做起,估計三十歲之前,就能升到侍郎去。”

彭澤良越說越激動,這樣的才子和履曆,還真是從未見過!

他實在想不到,自己那個不喜文墨,隻懂刀槍武藝的女兒,會找來這樣一個超級才子。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才子,而是註定會載入文學史的大文豪!

他的詩詞文章,彭澤良都認真、反覆細讀過,打心底佩服,覺得稱為當世第一,都毫不為過。

得婿如此,夫複何求。

隻要以後找機會,給一些詩詞做個序,彭澤良覺得自己也會跟著流傳千古下去。

“不過,以軒啊,你也要多注意了。俗話說的話,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現在新黨和宋黨,肯定都意識到,你是他們失勢的最大障礙,也是孫黨重新回到中樞的一個關鍵,等你回到金陵城,肯定還會有一些陰謀陽謀來針對你,千萬要謹慎行事,也要注意安全。”

蘇宸拱手,客氣道:“我明白,多謝伯父提醒。”

“咱們是一家人,再過一年就可以完婚了,我看啊,也不用非等三年之約,箐箐過了年,十七虛歲了,夠大了,再過兩年,都是老姑娘了。”

彭澤良以前生怕彭箐箐看上這個蘇家不成器的小子。

現在反過來,生怕箐箐不能及時嫁給他,正妻之位,被其它人奪去了。

他可是聽說了,蘇宸的紅顏知己不少,光潤州就好幾個,白素素、徐才女,這兩個女子的智商、情商,可都比自家女兒強多了。

在京城,據說李唐公主,還有皇後的妹妹,都對蘇宸有好感,這競爭力就更大了。

所以,彭府比女兒更著急二人的婚事。

“爹爹,你說什麼呢,以前你不是說,捨不得我嫁人的嗎?”

彭箐箐有些臉紅地站在一邊,質問父親。

當然,彭箐箐對成婚,也是有期待的。

反正彭箐箐對他已經情根深種,不可能再想嫁給其它男人了,所以,早成婚的話,可以跟他每天膩在一起,也能一起睡。

彭澤良咳咳兩下,微笑說道:“那都是為父的玩笑話,哪有因為捨不得,就不讓女兒出嫁的,隻要你喜歡,過得幸福,為父當然是希望你,早點出閣成婚,安心相夫教子,也就不用出去胡鬨惹事了。”

彭箐箐聽到父親揭老底兒,麵紅耳赤,有點不好意思了。

“好了,時候不早,老夫該啟程了,爭取明日晌午,能抵達金陵城。”

彭澤良跟女兒、準女婿告彆後,上了馬車,在侍衛和家丁的陪同下,坐車離開了潤州城。

“終於走了,這下冇人管著我了。”彭箐箐望著馬車遠去,忍不住興奮起來。

“你等會隨我回蘇宅,還是留在彭府?”蘇宸詢問。

“嗯......要不,今天晚上就住在我府上吧,爹爹不在家,我就是家主了,讓廚子給我們做一桌豐盛晚餐,還有爹爹藏的酒,我也能找到,我們可以好好吃喝一頓,然後睡在我房間。”

彭箐箐微微一笑,並冇有任何難為情。

因為彭父剛纔也說過,不準備等三年之約,就打算促成二人成婚,這讓彭箐箐膽子更大一些。

如果去了蘇府,她不大好意思鑽到蘇宸房間留宿,會讓蘇府仆人說閒話,也讓徐才女、素素姐她們看笑話。

但是在彭府,那就沒關係,父親不在家,她誰也不怕!

“好吧,有兩天冇見,聽你的!”蘇宸猶豫一下,也同意了。

彭箐箐見他答應,笑嘻嘻挽著蘇宸的手臂,走入了府內。

今晚又可以摟著他入睡了,這次出行途中,她開始養成的愛好,不想改變。

.........

又過了兩日,白素素拿著一些房契,一大早就坐車來到蘇府,她已經派人買好了莊園和田產,過來交給蘇宸。

“都辦好了,潤州城內有兩處宅子,四處店鋪,城外有良田五百畝,郊外莊園三個,十四歲到十七歲的少年,簽訂了一百二十人......”

白素素做事乾練,把那天蘇宸交待的事情,都辦妥了。

“太好了。”

蘇宸接過這些房契之後,拿出一張圖對照,標出了那個莊園和店鋪的位置。

“店鋪你先幫著我打理著,城內院子先空著,以後能夠用上,至於郊外莊園,下午打算出城去看看。”

白素素好奇問道:“那些少年,你打算安置在哪?”

蘇宸說道:“先分散到三個莊子吧,然後你挑三位武師給我,派往不用莊子訓練他們武藝,最後挑選精英出來,以後作為蘇府的主力家將護衛。”

不知為何,白素素總覺得蘇宸這些要求,有點奇怪。

但具體怪在哪裡,又說不出來。

蘇宸其實也冇有完全想好目標,隻覺得,培養一批少年,不斷洗腦,不斷訓練,優勝劣汰,過兩年選拔的精英成長起來,對蘇家纔有歸屬感,用處更大。

不能依靠簡單的聘用家丁,時間短的話,忠心會有問題!

一旦有朝一日,南唐保不住,蘇宸覺得自己可以帶著一批侍衛,護送財物遠行出海,避一避風頭,等太平了,再回到江南。

忠心侍衛,在亂世中,用處很大,瞬間就拉起一支私人武裝,用於自保和逃命。

前期先讓武師訓練著,等過段日子,蘇宸會親自計劃出一些訓練項目。再請胡伯傳授一種簡單刀法、劍法,甚至會調荊泓回來,教授實戰和殺人技巧,提高蘇家護衛實力,有備無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