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寒春細雨。

蘇府的燈光已經暗淡,蘇宸與柳墨濃早已折騰完沉沉睡去。

今日的徐才女、白素素、彭箐箐倒是冇有在蘇府留宿,楊靈兒在入睡前,來到了胡伯的房間,跟他交流想法。

“徐丫頭走了?”胡伯問。

“嗯,徐姐姐回去睡了。”靈兒回答。

胡伯歎道:“這個徐丫頭飽讀詩書,才學過人,隻可惜是徐溫的後人,當年若不是她的玄祖成為權臣,篡奪了楊吳的軍政大權,架空先帝,也不至於楊族皇室,落得如此悲慼下場。”

楊靈兒沉默了一下,說道:“這已經是三代前的事了,可不關徐姐姐的事。”

胡伯微微點頭,他也不會把這筆賬跟徐丫頭算。

“徐家雖然當年奪了楊吳的大權,畢竟冇有傷害你的族人,但李璟這個敗類,卻忘恩棄典,枉顧了這片江山原來的主人。在江北丟失的時候,派人屠戮了整個楊族皇室,數百口的老小都冇有過,令人髮指,我們一定要推翻李唐,把李家人也都殺光,祭奠楊吳皇室的列祖列宗。”

胡伯說的咬牙切齒,顯然對李璟、唐國的做法,深惡痛絕。

楊靈兒聽到這些,也不知如何作答,畢竟她才隻有十三歲,而且,以前冇有接觸過這些仇恨,都隻是單純的小丫頭,如今身兼複國重任,實在冇有任何的心理準備和經驗。

胡伯看了靈兒一眼,凶狠的目光,變得柔和不少,如同看著自己孫女一般疼惜、慈愛。

“公主啊,你不必擔心,我和呂將軍已經商議,啟動了複國計劃,陸續有許多高手和先鋒,扮做各種身份,入住到潤州城,把潤州作為我們的根據地,潤州的彭知府,又跟蘇宸關係特殊,便於我們行事,落一些戶籍,把身份偽造好,大部分作為家丁、奴仆。

“隻要兩三年,我們便能把潤州完全操控起來,商業、武裝力量、地頭蛇關係,都會掌握在我們手裡,一旦有了戰事,可迅速接應。潤州是金陵的東大門,一旦順利耐下,我們以此為據點,可以進攻金陵城,拿下李唐。”

楊靈兒聽完,目瞪口呆,被這個計劃嚇一跳。

可以想象,到時候兩軍交戰,要消滅唐國,攻下金陵城,這是何等的危險。

“這些事,要不要告訴蘇宸哥哥?”楊靈兒有些擔心,冇有了主意,她下意識想要說給蘇宸,讓他幫著謀劃,比較安心。

“暫時還不是時候,免得嚇到他,我們先暗中發展,等時機一到,我們再拉他入夥,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如果他能加入,可以出將入相,作為複國後吳國的宰相、大將軍等,甚至,到時候與你成婚,當個駙馬也行!”

楊靈兒聽到這些,臉頰微微一紅。

她是喜歡蘇宸哥哥的,自從懂事起,蘇父就是打算撫養他長大,給蘇宸做個妾或者平妻,便於照顧蘇宸。

現在好了,她身份提高,而且成為吳國皇室遺孤,公主的身份,日後還能風光嫁給蘇宸哥哥,不再被人欺負。

“可是,他即將去金陵參加殿試,而且金榜題名後,可能會入翰林院,被朝廷重用,以後,他還能跟著我們謀反覆國嗎?”

楊靈兒擔心蘇宸被重用之後,對朝廷忠心耿耿,忠君為唐,以後不好拉攏,反而成為敵人,那就糟糕了。

“李煜並非明君,隻不過是個懂詩詞歌賦、婦人之仁的帝王,太平日子,他尚且打理不好朝政,荒怠了唐國的發展。若是有了戰事,比如越國來攻,北宋來攻,他不會有什麼建樹。加上朝廷朋黨對立,新黨、宋黨、孫黨在相互傾軋。

“隻要時機成熟,我們暗中推波助瀾,讓李煜懷疑了蘇宸,嫉妒才華,或是迫於壓力,跟蘇宸決裂,那時候,我們再出手招攬重用他,對抗李唐,順理成章。”

胡伯也是個深諳算計之人,說出這番話,早就計劃好了。

楊靈兒聽完,似乎覺得這樣是有些算計蘇宸的成分,因此有點不愉。

“胡伯,我擔心我歲數小,做不好,無法帶領大家,實現複國大業。”

楊靈兒還是有些擔憂,她剛十三歲,豆蔻年華,許多事都不懂,心智也不成熟。

胡伯安慰道:“放心吧,你隻要每日勤練武藝,跟徐才女學習文章史料,多交流治國想法,兵法韜略,不斷成長,再過三年,你肯定能獨當一麵,成為一個女首領,擔負起複國大業,我們還有時間!”

他在島上,跟呂將軍也談過了,覺得李唐已經一日不如一日,軍隊渙散,國庫空虛,各地百姓賦稅嚴重,苦不堪言。

隻要有外部的壓力,再打擊一下唐國,拉攏一些唐國的將領,日後黑雲都反攻,拿下金陵,覆滅唐國,有一定的可能性。

而蘇宸的作用也很大。他的才能強,名聲好,跟潤州知府是翁婿關係,跟孫黨也綁在一起,是個很好的紐帶。

如果利用好,暗中推動朝堂的朋黨之爭,藉助宋黨之手,逼迫孫黨站在李煜的對立麵,到時候,整個孫黨的人,對朝廷心灰意冷後,都可以被他們所用。

“下個月,蘇宸哥哥要去金陵參加殿試了,我能不能也跟去?”

楊靈兒想多跟蘇宸身邊,習慣那種相依為命的生活。

“如果你想去,就去吧,跟在他身邊,也能增長見識,這個小子思想超前,能夠想到許多人想不到的東西,知識多,懂格物,也是務實派,值得你跟著多學習。”

胡伯明白靈兒的想法,所以,並不反對她跟去。

楊靈兒聽他答應,頓時心情好轉了許多。

金陵城畢竟是李唐的皇都,繁華程度還是要高過潤州不少。

聽說蘇宸打算在那裡買宅院,她自然也要過去選個房間,捍衛自己在蘇家的一席之位。

胡伯最後又交待了一句:“你跟著蘇宸,可以早一點看到李家皇室的人,瞭解他們是什麼樣的人,知己知彼,也便於日後對付他們。”

楊靈兒心中一凜,感覺爭鬥的意識,以後無處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