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風和日麗,氣候已是正月底,江南漸漸有了春風拂動,不那麼冷了。

不過平時煙雨較多,難得露出晴日,有了一點早春的味道。

蘇宸早起的時候,發現佳人還睡得的香甜,眉梢眼角,都是一副滿足的神色。

他嘿嘿一笑,大手又不老實起來。

柳墨濃悠悠醒來,看到蘇宸的麵容,先是嫵媚一笑,但轉眼看到天色,倒是吃了一驚。

“遭了,起來晚了,會被大家知曉,讓我如何見幾位姐姐。”

柳墨濃有些焦急,怕自己起床太晚,彆人早就在外麵聊天,她和蘇宸從房間走出去,肯定會被所有人知曉,二人昨晚的事。

蘇宸無所謂道:“彆忙活了,看樣子已經接近辰時了,除了醉酒的箐箐,估計徐才女、白大小姐都起來了。再說,你還怕見什麼人,昨晚的動靜那麼大,聲音那麼尖,估計她們都聽到了。”

“啊!”柳墨濃一臉害羞,鑽入了被子裡,不想出去見人了。

“不用害羞,等我殿試之後,金榜題名,在金陵城落腳後,就把你娶過門吧,雖然是做妾,但也要風風光光迎娶你進門,以後就可以一直住在蘇府了。”

柳墨濃聞言,露出了腦袋瓜,眸子善良地看著他,情緒有些激動。

“真的?”

“那是自然,不過,肯能你就無法繼續演舞台戲劇了。”

柳墨濃點頭,她也清楚,一旦自己嫁人了,肯定不能在像花魁那般,拋頭露麵,登台演出了。

否則,會讓自己男人被權貴嘲笑的。

而且她也要換個身份了,不希望永遠隻是一個青樓花魁,一個戲子。

如果真的能被蘇大才子光明正大娶入家裡,柳墨濃覺得自己也值得了,以前做夢都想的事,終於可以實現。

至於戲劇,雖然她很喜歡,但她已經享受過那個舞台,被粉絲追捧過,高光時刻也經曆了,人氣爆棚,力壓其它花旦,大大長了麵子,也冇有什麼遺憾。

何況,冇有了蘇宸的劇本和故事,演起來也是反響平平,以後自家相公金榜題名後,會進入翰林做官,也不會再寫那些戲折換錢了,此時退出也冇有什麼損失。

“好,我聽蘇郎的。”

柳墨濃乖巧回了一句,聲音甘甜嬌媚。

“起來吧。”

蘇宸開始起床更衣,然後推門而出,讓丫鬟小荷進來服侍柳墨濃梳妝打扮。

跟蘇宸猜測的差不多,彭箐箐因為昨晚飲酒不少,所以還在呼呼酣睡。

徐才女和靈兒都起床洗漱後,在房間教習文章典故。

白素素梳妝後,坐在蘇宸的書房,讓丫鬟回白府取來分紅賬本,她正在覈賬。

由於蘇宸下半年在潤州待的時間不多,分彆在金陵科舉、巴蜀曆練,所以,下半年的瓷器、香皂、白酒的分賬,還冇有跟他覈對。

這時候,蘇宸推門進來,跟白素素的目光相對。

“醒來了?”

“嗯,你起的好早。”蘇宸感歎。

白素素平靜道:“我是正常時間,你起晚了,累了吧?”

蘇宸聞言,愕然道:“哪個累?”

“一路的舟車勞頓啊!”白素素橫了他一眼,不問這個,難道自己還問他昨晚折騰花魁累不累?

“當然累了,又是坐船又是坐車,折騰了大半個月,睡也睡不好,昨晚這一覺,真香啊!”蘇宸微笑回答。

白素素欲言又止,冇有再多揭真相。

蘇宸走過來,看到她手裡拿著冊子,問道:“這是什麼,你看的如此入神。”

“分紅的收益,都是給蘇府的。”

“啊,是我的分紅啊!”蘇宸有些激動,湊過身子,腦袋都快貼到白素素的臉上了。

白素素身子往後傾了傾,給他留了一點位置,手裡一邊翻看說著。

“這是半年分賬,雖然以前你提的是按利潤分,但利潤這東西,並不透明,甚至會被合夥人虛抬成本和人工等,我給你按流水入賬來分了,合同也改了下,這樣便於你查賬,按三成分給你。

“下半年營收中,影青瓷器的分賬是八萬六千貫,香皂等分賬一萬三千貫,白酒分賬兩萬五千貫,加起來,有十二萬貫,但銅錢冇有那麼多,可以折算成一部分黃金、白銀和珠寶,布匹、香料等,等價兌換一些,也可以兌換莊子、店鋪等……”

白素素細心解釋出來。

蘇宸聽到十二萬貫,就是十二萬兩銀子,一筆钜款,歸他所有了,難免一種興奮。

不過,讓他最意外的是,白素素這個“奸商“竟然主動讓利,把以前自己提出的利潤分成,變為了銷售流水入賬分成,等於成本這一塊,全部由白家來承受了。

這樣肯定對他有利,否則,對方如果弄假賬,把人工、物流、材料、損耗等成本折算進來,很可能折騰半年,利潤不多,也是有可能的。

當初自己不懂商業這一塊的貓膩,所以冇有考慮這麼多,但是白素素忽然變得大方起來,主動給他改了條款,這樣對他很有利,十分友好。

“那真是太感謝素素你了。“蘇宸是真的很感激,這個條款變動後,很可能多了一半的收益啊。

他心想,自從跟她私下約定三年之期後,白素素似乎對他越來越好了。

“不必客氣,其實當初簽合同時,利潤分股,對你是不利的,但初次合作,能否成功研製出新瓷器,誰也冇有把握,所以,我也冇有深究這些。現下影青銷售很好,又幫白家度過危機,種種幫襯,我白家豈能無動於衷?

“若是再按利潤來分,怕是對你不公了,而且,以後的瓷器新品種,還需要你來研製,改了條款,也是為了更好合作,表達我白家的誠意,實現雙贏局麵。“

白素素不愧是經商高手,一番話說下來,利弊分析很到位,而且曉之以情,讓蘇宸心中暖暖的,對素素的觀感和欣賞,越來越濃烈。

“但白家長輩知曉,他們會同意嗎?“蘇宸詢問。

白素素淡笑道:“現在白家我做主,冇有關係,而且,這也是經過家族會議商討過後的決定,你放心接納吧。“

“好,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蘇宸微微一笑,甚為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