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宸和彭箐箐跟靈兒說了一些話,當然,關於戰場上的事就不提了,免得隔牆有耳,被家丁仆人外泄出去,惹起事端。

所以,三人隻談沿途風景秀麗、蜀地民風如何,坐船半個月的感受等。

冬天天黑的早,下午到家入府,剛聊不到一個時辰,就要黃昏了。

“箐箐,天色要黑了,你今晚回彭府住嗎?”

“不回了,讓個家仆去彭府告知我父親一聲,就是我回來了,明天早晨再回去吧,你跟我一起回去......”

彭箐箐打算留宿在這,而且,明日也不打算自己一個人回府,要拉著蘇宸陪同,覺得會更有麵子。

不然一個姑孃家,出去了大半年遊曆,孤零零一個人回府,會讓家仆們私下說閒話的。

有蘇宸這個大才子的未婚夫陪著,顯得自己更受重視,彼此感情穩固,也樹立自己在仆人心中的大小姐身份和形象。

不得不說,彭箐箐考慮事情,變得越來越成熟了。

蘇宸冇有多想,微微點頭道:“那好,我派人順便去把素素和墨濃也喊過來,晚上一起吃火鍋嘍,慶祝團聚!”

“好啊!”彭箐箐並不排斥,因為她也很想念素素了。

至於柳墨濃,大家心知肚明,這是蘇宸要納妾的花魁,不會爭妻位,所以,彭箐箐對她也冇啥意見。

而且,她也算是柳墨濃的戲迷呢。

“徐姐姐要不要請?”楊靈兒詢問道。

“徐大才女嗎,可以啊,反正就多一雙碗筷,不過,飯桌上你們不許提詩詞這些,免得她又讓我做新詞,考究我文章之類的。”

蘇宸略帶苦澀,他有點怕見大才女,對方一見到他,就一種相識恨晚之感,恨不得隨時隨刻都在談好詩詞歌賦和千古文章等。

他是個假才子,應對起來有些困難。

幸虧蘇宸穿越後的記憶力驚人,不光前世的記憶和知識格外清晰,就連來到南唐之後,翻閱圖書後,也能過目不忘。

這是他穿越最大的特殊能力了,也許是兩個靈魂疊加了,靈魂能量翻倍,所以記憶力得到強化。

除此之外,他找不到其它原因,解釋不同自己目前過目不忘的特殊能力。

因此,他冇事翻看的四書五經、漢唐文章,都能死記硬背下來,跟大才女、韓熙載等人討論的時候,也能夠變得不那麼“小白”“外行”了。

但死記硬背,和吃透文章,還是有區彆的。蘇宸跟大才女聊天,隨時被問出處與深意,引經據典等方麵,還是有點吃力。

幾個家丁仆人同時出門,分彆去往彭府、柳墨濃的小院、白府、徐府,去送訊息了。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柳墨濃帶著丫鬟小荷,第一個趕來蘇府的。

柳墨濃已經跟花樓解約,變成自由身,所以搬出了青樓,獨自購置了小院,距離蘇府並不遠,隻隔了兩個街道。

當柳墨濃得知訊息之後,立即簡單的梳洗裝扮後,匆匆出門,迫不及待趕過來相見了。

“蘇大哥,你回來了!”

柳墨濃在外人麵前,還是喊他蘇大哥,冇人時候,就叫蘇郎、相公。

蘇宸抬頭望去,看到柳墨濃已經走到大廳門口,連忙起身,迎了上去。

這是跟他唯一有那層關係的女人,所以一看到她出現,體內似乎有一團火在燃燒般,熱血湧動。

柳墨濃還是那麼嬌豔,穿著一身翠羅色大袖對襟的紗羅衫,小蠻腰低束著曳地長裙,青絲烏黑髮亮,盤成一個‘驚鵠髻’,精緻的五官,彷彿一朵清新淡雅的蘭花。

“墨濃,你來了!”

蘇宸的眼神熾熱,目光先是打量了柳墨**美的五官,然後眼神發飄,在柳墨濃的某些部位上來回掃過。

柳墨濃頓時感受到了那種異樣的目光,心頭也是火熱,芳心不自覺地亂跳著,連呼吸都有些變樣了。

“來,擁抱一個!”

蘇宸很快收回那種熾熱目光,反正自己回來了,機會多的是,不急於這一刻,平複了一下心情,張開雙臂,跟潤州的花魁柳墨濃,來了一個大大擁抱。

芳香入懷,蘇宸深深吸了一口氣,還是熟悉的味道!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青澀不及當初,聚散不由你我。

在這動盪的古代社會,還真是分彆一次,都有可能是永彆。

團聚了,當更加珍惜,生怕會失去一樣。

蘇宸也有了這種深深的體會,他在巴蜀戰場,有幾次差點以為就要戰死在那裡,心中對潤州的墨濃、靈兒、素素等格外的思念。

柳墨濃聞著蘇宸身上的氣息,也是那種的令她悸動和沉迷。

“蘇大哥,你更健壯了,皮膚也黑了。”

“哈哈,是不是更有男人味道了,這叫陽剛之美,以前過於書生氣了,柔柔弱弱的,不夠健朗壯碩,大丈夫的陽剛之氣不足。現在嘛,出去遊曆一番,風吹日曬的,反而更結實了。”

蘇宸笑著解釋,雖然不是全部的原因,但是軍武之事撇開,其它方麵倒也符合。

柳墨濃自然心中歡喜,他更喜歡這樣的男子,不隻是文弱的書生氣息。

“箐箐也有變化,更有氣質,也更美了。”柳墨濃跟彭箐箐相見後,也誇捧幾句,畢竟此女以後要加入蘇府做髮妻的。

當然,這兩句也不違心,因為彭箐箐經過幾個月的曆練,的確氣質發生了變化,過了年後到了十七歲,又發育了一些,去年的些許青澀也消失了。

彭箐箐性格大大咧咧,倒是一點不小肚雞腸,她對柳墨濃也認可,所以,欣然接受她的誇讚,然後三女共同加入聊天話題。

片刻後,徐才女也到了,她正在府上翻看古書,研究經文,做著學問事,聽到家丁通傳了訊息,直接撇下了手裡書卷,也急著出門了。

“你總算回來了,馬上快月底了,下個月就殿試了。”

徐婉清見到蘇宸的瞬間,第一句話就提到了科舉、殿試這些,果然很符合大才女的性格。

蘇宸尷尬回答:“我心中是有數的,所以,趕在殿試前,及時回來了。”

“這一路上,也有溫習經卷嗎?”徐婉清有點不放心,問起了溫習備好的事,經卷自然指的是論語、孟子等儒經和漢賦唐駢文等。

“嗯嗯,放心吧,一個殿試而已,我能搞定。”蘇宸露出了自信笑容。

徐婉清看他如此自信,也放心下來,目光端詳著蘇宸,眼神中也帶著幾絲欣賞,以及其它彆樣的想法。

蘇宸擔心她再問自己備好和詩詞的事,起身告退:“我去吩咐廚房的長工,準備火鍋底料和配菜等,你們先聊著。”

柳墨濃、彭箐箐、楊靈兒看到蘇宸這個樣子,忍不住會心一笑。

夜幕降臨,蘇府外又傳來馬車的聲音,白素素最後一個來到的,果然也是諸女中最忙碌的。

今晚相聚倒並不是白素素不積極,而是她壓根兒冇有在府上,今日去了一些店鋪查賬,天黑了纔到家,結果門房說出蘇宸公子回來了,派人過來知會。白素素聽後都冇有進白府,十分果斷,直接讓車伕駕車來到了蘇府。

當白素素進院,跟蘇宸相見的一刻,彼此對視一笑,萬千話語,似乎都在不言中。

二人都懂彼此的性格和情感,無需多言,倒是有一種知心感。

“回來了。”白素素平靜的一句,卻包含了許多感情。

蘇宸點頭道:“嗯,下午剛到,進屋用膳吧,馬上要開鍋了。”

“等下!”

“嗯?”蘇宸愣了一下。

白素素主動上前,張開手臂跟蘇宸擁抱了一下,深吸一口氣,感受他身上的溫暖和真實,這才鬆開,絕美的容顏笑了笑,步入房內,跟諸女相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