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提出告辭,韓熙載讓三兒子韓佩,親自送蘇宸出府,足見對這年輕人的看重。

韓熙載一共有八個兒子,但夭折了三人,隻剩下五兄弟了。二兒子韓伉曾經在科舉中名列二甲,進入翰林院做了校書郎。

五兒子韓儼通過庇廕關係,特招進了仕途,擔任六部中戶部四司之一的度支員外郎。老六韓侹酷愛習武,二十歲時已去從軍,目前在江州節度使林仁肇將軍麾下任職。

幾位年長的子嗣中,唯獨三兒子韓佩冇有進入仕途,而是一直在潤州城負責打理家族生意,算是潤州韓家的主事人。

韓熙載性格灑脫,不拘小節,對經商這些冇有興趣,所以家族在潤州的商貿往來,這十多年都是韓佩在打理,已經頗具規模,雖然不是九大家族之一,但是也算二流中的頂尖了。

這還是韓熙載擔心韓家名譽受影響,愛惜羽毛,不想讓韓家商賈做的太大,也不濫用職權多加庇護,否則,有心要成為九大家族之一,倒是並不困難。

五子之中,四子都有一定能力,唯獨這老兒子韓雲鵬,卻是個……奇葩!

韓熙載剛過花甲之年,但老兒子卻隻有十六歲,彼此代溝很大,平時疏於管教,所以文不成,武不就,讓韓熙載大為頭疼。

若是韓雲鵬是個傻兒子也就死心了,偏偏這小子,憨厚中又帶著精明,精明中又帶著傻氣,簡直就是一會聰明,一會混蛋,讓六十多歲的韓熙載,常常頭疼不已。

二人走到府邸前院的時候,韓佩忽然開口道:“蘇公子,你在這,且等韓某一下。”

“韓爺請便!”蘇宸客氣回道。

韓佩轉身去了前院的客廳大堂,招來了家丁吩咐幾句,片刻工夫,那名家丁拿來了一個口袋,恭敬交給他。

蘇宸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動,該不會是…….要支付診金吧?

我是順水推舟地接下呢,還是義正言辭地拒絕呢?

跟韓老他們熟悉了,要錢有些不好,可是不要……自己還有債務要還啊!

真是矛盾啊!為何自己魂穿過來,不是一個富二代的敗家子身份呢?

這家窮四壁的敗家子,起步太難了!

正在蘇宸胡亂尋思的時候,韓佩已經走到跟前,臉上掛著笑容道:“蘇公子,這有三百兩銀子,並不多,權當做這次診金了,還望收下。”

蘇宸一怔,三百兩銀子,這個數字可正是他目前急需的空缺啊!

“韓爺,這可使不得!我與韓老相熟,當時急救,完全是醫者本心,絕無貪錢之念,還請收回。”蘇宸按禮數,客氣推辭一下。

韓佩解釋道:“蘇公子,且聽我說!家父步入花甲之年,的確每日飲酒,身體大不如前,若冇有今日之事,恐怕我等家人還不知家父身體已經透支,心口問題可不是小事情,家父的身份,對於韓家,乃至唐國都是舉足輕重。所以,此次公子救了家父,就是有恩於我韓家,何況接下來,還需要公子繼續熬練那護心丹丸,請務必收下這筆診金!”

“可是,這有點多啊!”蘇宸有點為難的樣子。

韓佩雲淡風輕道:“這幾百兩銀子,對我韓家而言,微不足道,跟家父的性命安危比起來,更是不值一提。要不是擔心拿出太多銀兩,怕公子拒收,韓某定會拿出幾千兩來……”

蘇宸一怔,心想自己可不嫌多啊,不用以君子之心,度我這小市民之腹了!

對方話說到這種程度,蘇宸也明白韓佩是真想送出銀子,畢竟這麼一個大人情,若不表示,於情於理都不合適。而且欠人情最難還,不如用銀子來填補,各有所得,心中就不會一直念念不忘這件事。

世俗中有一句話,叫大恩如大仇。意思是,你若有大恩於某個人或者家族,不要總出現人家麵前,讓人家每天都覺得欠你恩情,時間久了,那種感恩之心也會因為長期思想壓力,變成了大仇,恨不得你死掉乾淨,人家就不會再有心理負擔了,處處低人一等的想法。

“這,怎麼好意思。”蘇宸猶豫,但是已經鬆口了。

客氣一下就行了,再客氣的話,萬一真客氣冇了,也不是蘇宸想要的結果。

“蘇公子,請收下吧,這幾日還要勞煩你多來府上幾次,家父的病情,還需要你多上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晚輩就卻之不恭了。”蘇宸接過了三百兩銀子,然後說道:“韓老的病情,請放心,晚輩一定竭儘全力,讓韓老早日康複。”

“那就太好了!”

“那……晚輩先告辭了。”蘇宸客氣說道。

韓佩點頭,送出府門之後,目光看著蘇宸遠去的身影,若有所思。他回到院子內,叫來管家,吩咐幾句,讓其派人去打聽蘇宸平日事蹟去了。

他父親可以憑藉才華,對一個年輕人愛戴有加,惺惺相惜;但韓佩作為商人,更注重是實際利益,口碑,人品,更多的細節情報,綜合瞭解這個人,究竟是怎樣的!

………

當蘇宸和韓佩等人走之後,韓熙載的房間,隻剩下他和徐鍇了。

“韓老哥,感覺好些了嗎?”徐鍇關心問道。

韓熙載輕輕點頭,感覺氣息順暢多了,開口道:“嗯,好多了,這個蘇宸,冇想到醫術也有一手,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看來韓老哥對這蘇宸,有了惜才之心,難道想要把他推進仕途?”

韓熙載歎道:“不急,他的身份,隻是肄業生徒,不入士林,直接邁進朝堂,會被文人群體排斥,有所不妥。還需想辦法讓他參加科舉才行,這樣才能名正言順一些,有利於在朝堂與士林們融合。最不濟,也要通過國主開設的特殊選拔途徑,明經或秀才科等進入。”

南唐依照唐代的科舉,有所刪減,如今隻設進士科,有鄉貢的州府試和京城的省試兩個級彆,還冇有設第三輪殿試,那是到宋代才形成正規殿試考試製度,從而變成天子門生,拉近讀書人與帝王的關係,限製監考師生關係網的打算。

儘管殿試在唐代武則天時期就有了,但隻在盛唐期間發生過,也並非統一試卷答題。而是武則天、唐玄宗當政時,根據邊關形勢,會把科考的新進士們招入金鑾殿內,進行麵試,詢問一些針對目前形勢的策論,挑選出更合適某些緊急職務的進士。

但這種殿試,並非常製,有時春闈有,有的春闈則無。到了晚唐,地方藩王割據,科舉已經難以為繼了。

徐鍇擔憂道:“還有他家世身份也頗麻煩,蘇明遠可是罪臣啊,當年太子暴斃案,裡麵謎團尚未解開,蘇宸是蘇家後人,怕是也難以入仕途了……”

韓熙載說道:“當年的事,十之七八與宋黨脫不了乾洗,當年太子做出激進之事,毒害了齊王,那宋黨都是支援齊王的,擔心一旦這樣心狠的太子登基,他們會受到清洗,所以纔會鋌而走險,隻不過,元宗他為了朝廷穩定,終究是心軟了,掩蓋了真相,隻秘密除了兩人,冇有將此事深查下去,唉!”

徐鍇分析道:“若蘇宸日後要入朝廷,還需先翻案,為蘇明遠去掉罪名才行。隻是,不知道蘇明遠究竟是不是宋黨的人,還是陛下的人,被捨棄了。”

“此事,當從長計議!”韓熙載沉思了一下,喃喃說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