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夕當晚,蜀都十分熱鬨,不少煙花爆竹聲響起。

鞭炮的起源很早,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曆史。南朝梁代宗懍《荊楚歲時記》記載:“正月一日,雞鳴而起。先於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惡鬼。“

它的意思在說,人們在正月初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竹子放在火裡燒,竹子在火中的爆裂聲能夠趕走怪獸惡鬼。

唐初,有人將硝石裝入竹筒中燃放,這便是裝硝爆竹的最早雛形。到了唐朝末年,五代十國,火藥已有被用於軍事的例子,就是利用拋石機拋擲火藥包以代替石頭和油脂火球。

唐昭宗天佑元年(904年),楊行密的軍隊圍攻豫章,部將鄭王番,率軍攻城,利用“發機飛火”燒燬該城的龍沙門,這可能是有關用火藥攻城的最早記載。

蘇宸和彭箐箐在房間內,聽著爆竹聲,吃著年夜飯,飲著屠蘇酒。

屠蘇酒,古時漢族風俗於農曆除夕和正月初一,飲屠蘇酒以避瘟疫,故又名歲酒。據說屠蘇酒是漢末名醫華佗創製而成的,其配方為大黃、白朮、桂枝、防風、花椒、烏頭、附子等中藥入酒中浸製而成。

在古代過年,冇有電視和手機,看不到春節晚會,蘇宸口乾舌燥講著武俠故事,為箐箐打發時間。

亥時一過,孟玄鈺回到府內,直接來到蘇宸的小院,身後跟著四劍侍女,過來跟蘇宸、彭箐箐一起守歲。

今日冇有下雪,蜀都的氣溫還湊合,已從臘月的寒冷氣流中,在一點點回暖。

孟玄鈺解下披風,露出華貴的錦衣,也不客氣地坐在蘇宸對麵的椅子上,讓侍女拜訪了不少食盒。

“這裡麵有一些糕點,是我從宮內的禦膳房帶回來的,你們嚐嚐。”

“皇宮的貢品啊!那不吃白不吃。”蘇宸拿起一塊糕點,掰開兩半,給彭箐箐一半,自己吃下一半。

“怎麼樣,味道如何?”孟玄鈺端起從侍女手中遞過的茶杯,喝了一口,暖了暖身子,笑著問道。

“的確比我們小老百姓家裡買的年貨要好吃,階級社會啊!”蘇宸感慨了一句,又吃了個蜜錢果糕,一邊點評著。

“留下來,給你豪宅佳麗,所有吃喝用品,都跟王府一樣,如何?”孟玄鈺笑了笑,還不忘記勸他留下。

因為他很清楚,這次蜀國能歡度除夕,冇有亡國,就是因為多了個蘇宸幫忙,如果冇有他,朝廷繼續重用王昭遠在前線抗敵,隻會一敗塗地,可能現在宋軍已經打到了蜀都外了。

是蘇宸在南北兩條線上,獻出諸多計謀,留下後招,及時看破宋軍的突襲計劃,做有效的排兵佈陣,這才擊敗了大宋精銳禁軍。

孟玄鈺事後反思,如果冇有蘇宸在旁出謀劃策,就是他掌握了兵權,最後,也會一敗塗地,隻不過,比王昭遠帶兵,能多堅持十天半個月而已。

但是,最後結果卻不會改變,冇有逆天改運的能力。

這就是蘇宸一個人的重要性,挽救一國!

江左蘇郎,名不虛傳!

此時,彭箐箐聽到孟玄鈺的話,頓時有些緊張,擔心蘇宸被動搖。

“哈哈,二殿下怎麼又扯這個話題,咱們不是已經說好了嗎?”蘇宸打個哈哈,明知故問。

“以前我提出的條件可能還不夠打動你,這樣吧,你若留下在蜀國不走,我向父王申請,封你一個異姓王,我的這幾個侍女,你看中哪個,直接帶回府,送給你做妾,四個全要也可以......”

孟玄鈺這次動真格了,連他最在乎的四劍女,都可以全部送出了。

四劍女聞言,身子一僵,神色都有些不自然,但是冇有敢開口說話。

蘇宸目光在四女精美的臉頰和曼妙的身材上掃了一眼,深吸一口氣,這真是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啊!

“嘭!”

彭箐箐直接握拳砸在桌子,目光冷冷瞥了蘇宸一眼,然後又瞪了二皇子一眼,表達不滿。

“咳!”蘇宸收回目光,婉拒道:“還是算了,君子不奪人所好,再說,江南是我的根兒,那裡有我的親人、朋友,我也想念她們了,該回去了。”

四女驚訝,想不到蘇宸這個人如此奇特,連在蜀國封個王公身份都不在乎,對四女的美貌也不貪婪。

這時候,她們對蘇宸的人品打心裡有些佩服了。

其實,四位侍女不知道,蘇宸在江南的幾位紅顏知己,白素素、柳墨濃、周嘉敏、徐清婉.....哪個不是傾國傾城的美貌?

蘇宸怎麼會因小失大,舍了西瓜撿芝麻呢。

彭箐箐聽到蘇宸拒絕了,頓時露出一絲笑意,表示讚賞。

隻有孟玄鈺心中是無比失望,偏偏彼此關係莫逆,不好動強,否則,真打算給軟禁在這,不讓他離開王府了。

孟玄鈺歎道:“好吧,既然你去意已決,那本殿下也就不多勸了,希望來日,我們還有相聚之日。”

蘇宸微笑說道:“會有的,到時候殿下去唐國出遊,或是我帶家人組團過來蜀地遊玩,總能相聚!”

“劈裡啪啦!”

接近了零點,更多百姓家在點燃爆炸,迎接新春。

“走,府內有一些煙花爆竹,我們也去放!”

孟玄鈺起身,拉著蘇宸去放爆竹,諸女也都跟去了前院。

許多家丁、仆役都擺好了爆竹和煙花筒,就等著二殿下過來吩咐燃放。

“王爺,時辰到了。”

褒王孟玄鈺點頭:“放吧!”

得到王爺首肯,家丁們紛紛點燃爆竹和煙花,頓時,爆竹聲聲,煙花沖霄。

“新春到了!”孟玄鈺感歎。

“是啊,新的一年!”蘇宸也感慨,因為這是他回到宋初,第一次在古代過年。

孟玄鈺忽然想起一事,說道:“宸兄,此時此景,你作一首新詩如何?已經許久冇有聽到你這大才子的新作了,今朝來一次蜀地,若不留一首佳作,忒也說不過去!”

蘇宸聞言含笑,思索了片刻,想到了王安石的那首《元日》,點頭吟道:“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新作詩詞,是難不倒他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