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宸留在蜀都過除夕,為了掩蓋身份,他倒是冇有跟隨二皇子入宮麵見蜀王,也冇有高調錶露出自己的名字。

白天換了衣袍,跟女扮男裝的彭箐箐,一起出行逛街,遊玩一番蜀都繁華的街麵,

“冰糖葫蘆!”

“桂花糕!”

各種叫賣聲不絕於縷,在耳邊嘈雜響起。

蘇宸和彭箐箐四處張望,看到不少鋪子,掛著熟羊頭、肚肺和腰子,也有棗砂糰子、香乾果子、炊餅、糕點等,處處飄散著香氣。

更有許多藥鋪、茶館、酒樓、裁縫店等,都有打扮精緻的婦人,身穿絲綢緞子,腰繫青花布手巾,麵帶微笑坐店經營。

許多大戶人家的小姐、夫人,也大大方方漫步街頭,尤喜出入那些賣脂水粉,以及頭麵、衣裳、金銀首飾的鋪子。

不得不說,蜀國的都城,百姓富庶,街麵上行人的穿著,綾羅綢緞,帶銀佩玉,珠光寶氣,幾乎比金陵城的繁華之處,也猶有過之。

這二三十年,南北混戰,五代更迭,但蜀國卻一直無戰事,百姓休養生息,經商氛圍濃重,承平日久,積蓄漸多,不論是貴族還是百姓,生活水平都超過其它諸侯國的白皙。

即便是當下的南唐,由於幾年前的戰敗,儘失江北十四州,冇了鹽場,缺了納稅大戶,開始導致物價飛漲,在南唐不少地方,都出現餓死人、賣兒賣女做奴婢的現象。

蘇宸攜帶了一些銀兩過來,給彭箐箐買一些衣服首飾,蜀地上等的胭脂水粉,讓彭箐箐很是高興。

雖然她很少用這些女兒家的東西,靠的是天生麗質,麵如清水芙蓉一般,從不濃妝淡泊。

但現在她心有所屬,漸漸把自己從‘假小子’‘女豪俠’這些定義上挪開,也考慮到要嫁人為妻,對女兒家的東西,也開始在意和喜歡了。

誰不想把自己打扮漂漂亮亮的,讓相公著迷,每日誇讚呢?

“宸哥哥,謝謝你送給我這麼多。”

彭箐箐看著蘇宸越買越多,胭脂水粉,上等的布料綢緞,她一個人用不完這些啊!

“不多,順便給靈兒、素素和墨濃她們也帶一些回去......”

蘇宸微微一笑,便看到彭箐箐的笑容,越來越僵了。

當著未婚妻的麵,給其它女子挑這些物品當禮物,連大大咧咧的彭箐箐,都覺得有些心裡不舒服了。

“原來是給她們買的......”彭箐箐嘟囔一句,有點掃興。

“對啊,咱們出來一次,不買些東西帶回去不好吧?你跟著旅遊了,她們可是什麼也冇看到,冇玩到,再不帶東西,估計會生氣的。”蘇宸笑著解釋。

彭箐箐嘟著小嘴,覺得也是這個道理。

“你不給素素挑幾件嗎,回去當心她說你哦!”

“素素姐,我當然要買了,我跟她什麼關係,比親姊妹還親......”

彭箐箐很快又笑起來,她自己也覺得,如果不帶禮物回去給素素,估計會被趕出白家大門吧!

蘇宸和彭箐箐購物一下午,把大包小包放在馬車上,返回了褒王府邸。

由於除夕將至,府上的家丁都在忙著掃塵,清洗各種器具,家丁、丫鬟、仆役等,忙著拆洗被褥窗簾,灑掃五進庭院,撣拂塵垢蛛網,清除明渠暗溝。

大門口停著幾輛馬車,都是王府備來的年貨,仆人在搬運,有雞鴨魚肉、油醬茶酒、乾果糖品、布匹新衣等等,倒是有了年味。

.........

一晃幾日過去,來到了除夕這天。

大門、房門和屋簷上,都開始張貼紅紙黃字的春聯、財神和福字,在屋子內也張貼色彩鮮豔的年畫,窗欞上貼上美麗的窗花,張燈結綵,十分熱鬨。

彭箐箐是第一次在外地過年,蘇宸更是第一次在古代過年,倒都有些新鮮感。

“想不到,第一次發生在這裡......”

蘇宸感慨,得到了彭箐箐認同,她也是第一次啊,在異國他鄉過除夕。

早晨的時候,孟玄鈺親自過來探視,跟蘇宸聊了一會,然後說出自己下午要入宮,陪著父皇母妃過除夕,文武大臣都要入宮,有宮宴招待,還有大型歌舞節目欣賞。

蘇宸明白,這就相當於宮廷的春節聯歡晚會,群臣同樂,歡度新春佳節。

“宮宴在亥時會結束,我到時候趕回來,能夠和你們一起守歲。”

孟玄鈺笑了笑,帶著一些期待。

“這個,你視情況而定吧。”蘇宸倒是無所謂,多你一個大男人守歲,也冇事值得期待的,反正自己有箐箐在身邊,就不孤單了。

“明白。”孟玄鈺微笑以對,倒是很溫順,對蘇宸的話多數都虛心采納。

聊了片刻後,孟玄鈺離開小院,回去準備應對一些大臣過來拜訪的事。

這次二皇子打出了威望,名聲極好,權勢增強,在朝中也有一派支援他,到了年節時候,自然有不少文武官員,過來走動拜訪,帶些禮品,表達親近、依附的意思。

孟玄鈺雖無奪嫡之心,但是,要在朝中立足,也需要這麼一股力量來保身、做事;輔助他為國分憂,為朝廷出力。因此,對這些官員的走近,他也不刻意規避和拒絕。

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孟玄鈺也是很清楚的。

蘇宸送走孟玄鈺之後,在院子內練刀,這一項是他風雨不誤的事情。

哪怕今日除夕,他也冇有放鬆,因為他真正從練刀中,得到了樂趣和滿足。

這次上戰場廝殺,近身搏鬥,揮刀殺敵,施展檢驗之後,他覺得自己適合練刀,對刀有一種天賦,進步極快。

經過戰場的磨鍊,他超脫了刀法套路的約束,明白‘活學活用’的道理。每一招刀法都是經過前人刀法大家苦創出來,的確有它的用處和巧妙。但是,不能完全迷信它,也不能不管對手和環境,就完全按套路來打。

要吃透刀法,變成自己的本領,隨心所欲打碎了招式和套路來施展,根據敵人的攻擊,用自己理解的刀術,進行反擊,纔是真正掌握、領悟。

彭箐箐站在一旁,看著刻苦練刀的蘇宸,微微一笑,眼神中流露出意思欣賞。

這個男人不光是江左第一才子,文采橫溢,讓多少文人士子羨慕嫉妒他的才華。

但他同樣也是一個武者,每日刻苦習武練刀,風雨不誤,實力進步明顯,能上戰場殺敵,勇武剛猛。

這就是自己文武全才的未婚夫!

也是值得她驕傲的未來相公!

彭箐箐亭亭玉立,笑靨如花,嘴角勾起一抹迷人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