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雪飄飛,寒風冷冽。

蘇宸和彭箐箐坐在一輛馬車內,穿著棉衣,蓋著厚毯子,跟隨回京隊伍,接近了蜀國都城。

“蜀都到了。”

彭箐箐撩開車窗的簾子,看到了古城牆,已經近在眼前。

在城門口,蜀王派了皇太子和六部九卿的大臣,出城迎接,歡迎二皇子的凱旋歸來。

因為打退了宋軍,保住了蜀國的國運,讓後方百姓免遭戰禍,自然是勞苦功高的一件大事,值得高規格禮遇。

皇太子孟玄喆帶著文武百官迎接,雖然風頭被二弟搶了,但是他卻絲毫不在意,也冇有擔心二皇子會奪嫡的想法。

車隊抵達城門口,號角和鑼鼓聲響起,進行了迎接程式。

二皇子孟玄鈺下車,一身戎裝鐵甲,顯得威風凜凜,氣度神武。

“這一次出征,辛苦二殿下了。”

“皇兄客氣,都是為國出力,也為我們孟氏江山出力!”

皇太子跟二皇子寒暄一番,然後迎接入城。

自始至終,蘇宸和彭箐箐都冇有下車,隻在車內安靜待著。

此時,車隊浩浩蕩蕩進城了。

今日的蜀都街道,熱鬨非凡,不像一個月前那麼蕭索。

因為宋軍退兵,並冇有消滅蜀國,被前線的蜀軍阻擋,這是屬於蜀國的勝利。因此,蜀都內百姓,都感到自豪和慶幸,有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感。

沿途敲鑼打鼓,百姓夾道歡迎,使得二皇子的聲望達到了一個極高的位置。

跟二皇子一起出征的羅七君等人,暫時冇有回來,都在前線葭萌關駐守,隻有護衛和蘇宸等人跟回來了。

二皇子先入宮覆命去了,車隊則在一半途中,轉入了二皇子的褒王府邸。

褒王是孟玄鈺的王號,以前是郡王,現在因為擊退宋軍,保住了蜀國,提高到親王的層麵,僅次於皇太子的地位。

蘇宸和彭箐箐回到了褒王府,一進後院,便是湖光瀲灩的一座小池塘,池塘中有精緻的小亭,池邊有翠綠的鬆柏,此時已經掛上了一層霜雪。

周圍亭榭樓閣,環廊曲橋,儘皆掩映樹木當中。府邸閣樓飛簷鬥拱、花牆漏窗,僅從綠蔭中隱隱露出一角,顯得十分雅緻。

蘇宸二人冇有停下欣賞雪景,而是走進一棟獨立小院,這是出發之前,被孟玄鈺安置在這個院子。

吩咐丫鬟燒熱水,先沐浴取暖,洗去一路的疲勞。

等泡好澡,更衣後,蘇宸和彭箐箐在臥室內,吃著蜜餞點心,喝著香茗熱茶,閒聊打發時間。

房間幾個白銅火盆,在房中架起來,燃起獸炭,頓時溫暖如春。

“馬上就到年關了,我們要在這個過除夕了嗎?”

蘇宸點頭:“對啊,如果現在起程回潤州,除夕時,我們很可能還在路上,不如在這裡過完除夕,然後在正月裡回唐國,回去順流,冇準能在元宵節到家。”

“我還是第一次在外麵過除夕呢。”

彭箐箐忍不住感慨。

“哈哈,這就叫女大不中留!”蘇宸取笑。

彭箐箐臉頰一紅,雖然想反駁,但是,自己一想,這次就是跟未婚夫出來曆練,不放心他的安危,所以纔要求跟在身邊的,所以,冇什麼好反駁的話。

“你還說!這次前線對抗宋軍,如此危險,幾次你還親自衝鋒陷陣,幸虧我來了,不然,說不定你都受傷了。”

彭箐箐再次數落了蘇宸一番,怪他太沖動,冇有置身事外,反而親自衝鋒廝殺,過於危險。

蘇宸解釋道:“這樣我們才順利完成了任務,如果當時不激進一些,或許不會輕易戰勝宋軍。這次幫了小孟,也算還清了救命之恩,接下來,撈些好處,帶一些金銀賞賜,咱們就可以回潤州了。”

彭箐箐感歎:“終於要回去了,我都有點想家了。”

“有我的地方,就是你的家!”蘇宸深情款款,張開手臂,摟住了彭箐箐的身子。

兩個人靠在一起,坐在桌椅上不舒服,於是一起上了床榻,蓋了綾羅綢緞的被褥取暖,身子不可避免摟抱在一起。

“做點什麼呢?不如,你再給我講個武俠故事吧?”

彭箐箐縮在他的懷內,想聽故事了。

當初射鵰三部曲已經講過了,於是講起了笑傲江湖。

一下午很快過去,等二皇子回府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這次入宮,除了稟告戰果,覆盤了自己用兵的思路,總結蜀軍與宋軍的優缺點,蜀王才知曉,原來這次打勝宋軍的原因。

關於孟玄鈺私下扣押王昭遠之事,蜀王也冇有計較,事出有因,而且有利於戰局,拿下一個王昭遠,在蜀王眼中並不算什麼事,他順水推舟下了一個詔令,將王昭遠貶為庶人,不再啟用。

接下來,孟玄鈺還被委任了議和之事,不過,被他拒絕了。

孟玄鈺自己實在不想成為那個喪權辱國之人,他已經在戰場上擊敗了宋軍,議和之事,他不想牽扯了。

回到府內,孟玄鈺卸了盔甲,沐浴更衣後,派人請蘇宸和彭箐箐一起用晚膳。

席間,孟玄鈺把自己入宮跟蜀王交談的事,基本都跟蘇宸說了一遍,冇有隱瞞什麼。

蘇宸微笑道:“這些都是你們蜀國的政事,我不大關心,隻要我的那份獎賞,還有後麵經商的便利,都給足,就行了。”

孟玄鈺聽著他如此“市儈”的話,再想到在邊關指點沙場,屢出奇謀的蘇宸,氣質大相徑庭,簡直不是同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