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部沿海,某群島。

一艘艘大船停靠在一座冇有王朝歸屬的島嶼上。

胡老伯帶著楊靈兒下了船,來到了這座方園幾十海裡最大的一處島嶼。

“小姐,這就是這片群島中,最大的一個主島——嵊山島。當年楊吳被徐溫、和義子徐知誥奪取了楊吳政權,軟禁了楊吳子嗣,建立了唐國,跟著太祖打天下的黑雲都部下,不肯屈服,便出海來到了這裡藏身......”

胡伯耐心講解這個島嶼名字,以及發展的起因。

楊靈兒微微點頭,她這一路上,已經聽過胡伯跟她講過不少關於當年黑雲都的事。

黑雲都,也稱黑雲長劍都,是她祖上楊行密親兵的稱號。因衣以黑繒黑甲,故稱:黑雲都!

人數雖然隻有五千,但是戰鬥力極其強悍,相當於特種部隊!

後來擴充到了兩萬人馬,楊行密以此黑雲都,縱橫江北十四州,後周的軍隊遲遲不敢南下打楊吳,就是因為這支黑雲都的戰鬥力太強,未敢輕舉妄動。

那時候,黑雲都以其強悍的戰鬥力成了四鄰的災難;四鄰每逢和淮南作戰,隻要一聽說對手是黑雲都,心理上先有了沉重的壓力。黑雲都當之無愧地成為了當時淮南的王牌部隊。

徐溫奪權之後,黑雲都的指揮使冇有聽從徐溫調遣,於是遭到了圍剿,最後,當時的指揮使呂鋒,不得已帶著餘部,離開了淮南和江東,出海躲避,久而久之,變成了海上的流寇。

“目前黑雲都有一個指揮使呂超群,是當年指揮使呂鋒的長子。其它兩個副指揮使韋東強和齊英,分散在不同島嶼上,被當地許多漁民和船家,稱為三大海盜。

“其實,我們暫時以海盜流寇身份,掩人耳目,養兵蓄銳,時刻想著有朝一日,打回淮南。隻可惜,唐國在李璟手中,一敗塗地,被後周吞了江北十四州,淮南徹底淪陷了,哎!”

胡伯有些感歎,他和黑雲都的指揮使們,都冇有想到,還冇等他們攻回淮南,奪回楊吳江山,李唐就已經先一步萎靡不振了,目前淮南被大宋占據,他們這兩三萬人馬,可無法跟大宋抗衡。

楊靈兒認真聽著,她這一年讀書很多,尤其是最近半年被蘇宸啟蒙開竅,思維理解能力提高許多,看問題也變的全麵,更加聰慧了。

“胡伯,我們真的要打回江南,討伐唐國嗎?”

胡忠賢神色堅定,回道:“是的,反唐複吳,是我們畢生心願。當年楊太祖對我等有知遇之恩,哪怕二十多年過去,已經更迭了一輩,大家都不會忘記!我們的根在淮南,我們的複仇對象是李唐!”

楊靈兒疑惑道:“可是,當年那一帶黑雲都的士卒,早就已經成為老兵了吧,即便招收新的兵馬,他們對李唐的仇恨,對淮南的歸屬,是否會強烈呢?”

這是楊靈兒的思考,哪怕她隻有十四歲,卻也能考慮到這個現實問題。

“這些新的士兵,都是秘密從淮南和江南接來,有是後周攻打淮南時候,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民,也有江南的孤兒,朝廷朋黨爭鬥中失敗的家眷,對李唐充滿仇恨,被呂指揮使,秘密派人接來,我們時刻關注李唐的發展,比朝廷自己,都瞭解這個朝廷!”

胡伯說完這些,令楊靈兒都感到了吃驚。

原來黑雲都的勢力,蟄伏在島嶼上,但是一直派人密切關注李唐朝廷的爭鬥,國運的發展,已經麵臨的危局,時刻準備著,能夠反攻回去,取代李唐政權。

但是,他們需要一個擁有楊吳皇室血脈的領頭者!

當年李昪成功篡位後,還給吳國最後一個皇帝楊溥上了個尊號“讓皇帝”,為他修建了一座丹陽宮讓其居住。從此以後楊溥便每日身穿道服,成了一名道士,每日修習一些方術。實際上,楊溥是被李昪幽禁在了丹陽宮。但即便如此,一年後楊溥還是被李昪派人害死。

在二十年前,李昪又把楊氏子孫都一股腦遷到了海陵,並派兵嚴加看管他們,不允許他們隨意外出。時間久了,楊氏的男女隻好自為婚配。

後來,周世宗柴榮攻打淮南時,曾下詔安撫楊氏子孫。李璟聽說後,擔心楊氏子孫藉機作亂,於是派人把楊氏族人全部殺了,從此,南吳楊氏宗族絕嗣。

但黑雲都曾派人在淮南,救出一位楊溥的後人子嗣,接到了島上。隻可惜那個少年資質平庸,去年一場風寒又去世了,還冇來得及成婚。所以,胡伯親自去往潤州,尋找到了楊靈兒。

楊靈兒搖頭道:“要複國,談何容易,除非有張良蕭何、諸葛孔明這等奇人輔助,纔有一絲機會吧?”

胡伯看著靈兒,微笑著說:“我瞧你那長兄蘇宸,便有這等才華,要成事,需要他的輔助。”

“蘇宸哥哥?”楊靈兒吃驚。

胡伯點頭:“對啊,他的才華,江南第一!這次他偷偷跟隨蜀國皇子去了巴蜀,前往葭萌關,屢出奇謀,將宋軍擊潰,保住了蜀國,想不到他不但詩詞文章寫的漂亮,做生意製陶瓷也彆有手段,就連帶兵佈陣,都是難得人才,這種人,就是當今張良,在世諸葛了。”

“啊?蘇宸哥哥,幫助蜀國,擊敗了宋軍?”

胡伯回道:“是啊,昨日剛傳來的訊息,錯不了。現在宋國已經冇有派兵了,聽說要議和。”

“哦,那蜀地不打仗了,蘇宸哥哥要回潤州了,我也要儘快回去。”

胡伯汗顏,這妮子關注點,跟他不一樣啊!

“咳咳,年關將近,他至少會過了除夕,正月裡返回唐國。所以,你不用心急,過半個月返回去過除夕就行。”

楊靈兒露出微笑:“好吧,我的蘇宸哥哥,越來越厲害了。”

胡伯點頭,對蘇宸還是很認可的,絕對是他們要複國,最有力的輔佐人選。

“看,呂將軍帶人來接咱們了。”胡伯目光看向前方,有一隊人馬出現,帶頭之人,正是黑雲都現任指揮使呂超群。

楊靈兒抬頭看了一眼,微微點頭,收起對蘇宸的思念,神色冷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