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普把唐國的國力和如今政局情況解釋了一番,讓官家和諸位大臣心知肚明,南方李唐政權的實力。

“目前,唐國的國力,仍然是長江以南,實力最強的,常規軍達到二十萬,水師居多,我們要攻打唐國,勢必要造船,大力擴建水師,打過長江區。”

趙匡胤點頭道:“這隻是最基本的看法,發動國戰,光這些情報和分析,遠遠不夠。”

“朕要知曉,唐國朝廷的黨爭流派,是否激烈,是否會有傾軋**,被我們有機可乘?”

“朕要更要知曉,唐國的兵馬分佈,駐軍都在哪裡?目前還有多少可獨當一麵的將領。以及糧草軍餉兵甲的儲備如何?”

“這些,都需要詳細的掌握和籌劃,精心的佈局,我們要發兵多少,糧草怎麼運,派誰為統帥,這些更是要商討!”

“眼下正好臨近寒冬,暫時不給蜀地增兵了,讓他們原地駐紮,等過了年,開春再說,同時,一邊派人打探蜀國情報,一邊準備議和之事,割地、賠款這些,樣樣不能少,用蜀國的地盤和錢糧,來養我們的兵馬,一點點蠶食掉蜀地,最後若能讓蜀國自己投降,歸順我大宋,兵不血刃,自然是上謀了。”

在場的幾位肱股之臣,紛紛點頭,在用兵戰略上,官家趙匡胤無疑是很有謀略眼光的,他們也都心悅誠服。

趙普點頭道:“官家所言極是,的確還需要詳細的情報支撐,這個冬天可以做好情報蒐集與研究,等我們開春後便可以決策了。”

趙匡胤目光瞥了王繼恩一眼,說道:“武德司派秘諜,好好打探蜀國與唐國的情報,要掌握更多準確的訊息,我們纔好安排出兵事宜。”

“臣明白。”王繼恩躬身聽命。

趙匡胤暫時冇有了談論心情,揮了揮手,意興闌珊道:“都且回去吧,過些日子再議此事了。”

“臣告退!”開封府尹趙光義和幾位大臣一起退出了禦書房。

誰也冇有想到,蜀國這次擋住了宋軍襲擊,使得史書記載的曆史方向,開始悄然發生了改變。

蘇宸這雙小翅膀,引發了蝴蝶效應。即將改變這個天下大時局。

.........

一晃半個月過去,宋軍也冇有再發起進攻。

蘇宸、孟玄鈺、彭箐箐等人,守在葭萌關,倒是鬆一口氣。

時間拖得越久,對蜀國越有利。因為進入了寒冬季節,開始下起了雨雪。

雖然蜀地屬於南方,又是盆地氣候,但是冬天,還是會下雪的。

尤其是這些山巒起伏的蜀道,氣候有些冷,先是下雨,然後轉為雨夾雪。

莽莽蜀道,白茫茫的一片。

“下雪了,氣溫寒冷,道路難行,宋軍更難進攻了。”

孟玄鈺很是高興地說出了這番話,北路宋軍,停止了進兵,似乎在等後方的增兵,但是,他得到了汴京情報,似乎並冇有宋軍增兵伐蜀的訊息。

難道宋國放棄伐蜀了?

“宸兄,你覺得宋軍接下來會如何?趁著寒冬飛雪,讓我們放鬆,然後會搞偷襲嗎?”

孟玄鈺高興歸高興,其實還有擔憂,並不放心。

所以,他問蘇宸,打算從他這裡聽到踏實的答案。

蘇宸聞言苦笑,這個變數發生,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來,曆史方向會如何發展了。

一切靠猜嗎?

“這個,很難說,影響的因素太多了。或許宋軍覺得兵力銳減,蜀道艱難,無法完成滅蜀的任務,那麼大宋朝廷要麼繼續增兵,要麼會換個討伐目標,畢竟,宋國隻是北方中原的朝廷,但卻不是唯一的朝廷,光西北藩鎮、北漢國,幽雲十六州,這些都是宋國要解決的麻煩。”蘇宸解釋道。

孟玄鈺眼神一亮,問道:“你的意思,宋軍有可能會撤兵,改變既定的討伐計劃,換成先北後南嗎?”

蘇宸搖頭道:“這不好判斷,還要等宋國朝廷那個官家,做新的決定了。我們隻有耐心等待,靜觀其變,做好持久戰的準備。”

現在蘇宸無法打包票了,這時局,他也不知趙匡胤會如何選擇了。

大宋朝廷會改變“先南後北”的統一計劃嗎?

這可就難說了。

先前他靠曆史書的記載,現在全靠分析推斷了,不一定準確。

孟玄鈺笑著道:“要是宋軍就此撤退,蜀國就安全了。”

蘇宸歎氣道:“那隻是一時的安全而已。宋國官家趙匡胤,有吞併天下,一統南北的雄才大略,他不會善罷甘休的,即便今年撤兵了,過兩年還是會前來伐蜀。經過這次戰爭,蜀地已經損失了接近一般的疆域版圖,南北都被卡的死死,而且隨時有被宋軍偷襲,覆滅的下場,所以,還是要早做打算,不要讓朝廷盲目樂觀,從而放鬆警惕。”

孟玄鈺聽後,臉色的喜悅和期待,都漸漸消失了。

“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嗎......”

孟玄鈺喃喃自語,心中充滿了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