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韓佩見到父親醒來,大喜過望,上前兩步跪坐在床沿,焦急詢問:“爹,您老感覺怎麼樣,還要哪裡不舒服?”

韓熙載有些犯迷糊,疑問道:“我不是,在河堤上垂釣嗎?”

“哎呀,爹!你在外麵暈厥了,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忽然會暈倒?”

韓熙載聽到兒子之言,腦海中浮現出在運河堤壩上,寫詞作詩之事,自己暈迷前似乎看到了一首極其驚豔的詞,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導出了他的生平寫照和心聲。

一時激動,氣血上湧,導致心腦血管疾病的發作,這就是具體緣由了。

“他,他……”韓熙載手臂緩緩抬起,指著蘇宸。

韓佩吃了一驚,難道父親暈倒跟蘇宸有關,他究竟是敵是友?

蘇宸也有些著急了,這韓熙載說的不清不楚,容易讓人誤解啊!

“韓老,您慢慢說。”蘇宸提醒他把話說清楚。

“他、他不錯……”韓熙載說完這句,嘴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

蘇宸鬆了一口氣,韓佩也把防備之心鬆了些。

“父親,這究竟是做麼回事啊?”韓佩仍然不解,關心詢問。

徐鍇站出來道:“韓老身體不適,不便多言,由徐某來說吧。”

韓佩自然信得過徐鍇,於是點頭道:“徐大人,您且說來。”

“事情是這樣的……”徐鍇當下把事情經過描述了一遍,如何遇到蘇宸,讓他寫詞,最後韓老看到破陣子那首詞後,直接暈厥的經過。

韓佩拱手道:“原來有這等事,蘇公子不但文采橫溢,竟然也懂醫術,令人佩服啊!”

蘇宸拱手,謙虛道:“家父是蘇明遠,做過禦醫,蘇家祖上保和堂有百年傳承,晚輩也隻是學到幾分皮毛而已,幸虧韓老的疾病不大,而且屬於慢性,晚輩才能順利施救。“

“蘇明遠的兒子!“徐鍇吃了一驚,他以前在秘書省做秘書郎,與宮廷太醫蘇明遠,也曾熟絡,他有兩三次生病都是蘇明遠給醫治的,想不到這個蘇宸,竟是故人之後。

不過,他不禁又想到蘇明遠牽扯到了太子暴斃案,這裡麵也是有諸多疑團,風波詭譎,牽扯甚廣,絕非表麵那麼簡單。

當時元宗李璟將政務交由皇太弟齊王李景遂全權處理,李弘冀遂與李景遂爆發皇儲之爭,宋黨支援齊王,韓黨的蕭儼、孫晟等人堅持立李弘冀為太子;在雙方爭執不下的時候,李弘冀倒也乾脆,派人毒殺叔父李景遂。

元宗李璟以其殘害親叔叔而廢除其太子之位,過不久,李弘冀就暴斃了,死因如何,是否死於謀殺,都冇有公佈於衆。而蘇明遠是太子李弘冀治病的主治禦醫,最後他要背這個鍋,成為了犧牲品。

這是否元宗李璟要殺人滅口,掩蓋真相,就不得而知了。

李璟駕崩之後,這就更成了一樁懸案了。

就在這時,房外傳開急促的腳步聲,人還未進房,聲音先傳了進來:“三哥,聽說爹爹病了,究竟怎麼回事,好些了冇?“

聲音甫落,一個十五六歲的胖墩少年跑房來,單眼皮,大腦袋,皮膚有些發黑,雖然生在富貴之家,書香門第,但是從他的外表上看,毫無讀書人的氣質,哪怕穿著綾羅綢緞的襴衫袍子,但看上去,猶如沐猴而冠的樣子。

那少年看到床榻上的韓熙載,躺在那裡,有氣無力,進氣多出氣少,以為出事了,頓時哭著大喊出來:“我的爹啊,你這是怎麼了,可不能就這樣丟下我們幾兄弟啊……“

蘇宸看到這一幕,直接傻眼了,韓熙載怎麼有如此奇葩的兒子。

“咳咳咳!“韓熙載聽到嚎啕哭聲,氣得咳嗽幾聲,也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直接仰坐起來,指著那少年喝道:“你爹我還冇歸西呢,你哭喪什麼!”

“咦?爹,你活了。”胖墩少年吃驚地說。

“我壓根就冇死!”韓熙載揮起胳膊,就要打他。

胖墩少年頓時躲閃出去,摸了摸眼淚,見他老子冇死,嬉皮笑臉道:“那就好,那就好,剛纔把我嚇的啊,我的天呐!”

蘇宸看完,心中忍不住覺得好笑,韓熙載英明一世,怎麼有這麼一個活寶兒子。

韓佩對著胖墩少年說道:“雲鵬,父親疾病剛有好轉,不可動怒,你切莫頑皮,招惹父親大人生氣。”

“三哥,我知道,剛纔情況不明,我也是擔心父親嘛!”胖墩少年這樣說著,倒是誠心誠意,雖然平時不靠譜,油嘴滑舌,又貪吃好玩,但是品性是不壞的。

韓熙載聞言之後,見小兒子低頭知錯了,又說著關心父親的話,心中怒氣也消散了不少,對著他道:“還不過來,見過蘇宸公子,這次要不是他及時相救,為父恐怕還在昏迷中,被庸醫治壞身子了。”

“好的,爹!”少年目光看了屋內,除了三哥之外,隻有兩個外人,一個是徐大人,昨天見過了,唯獨年輕人未見過,猜測他就是父親口中所說的蘇公子了,於是直接拱手行禮道:“謝謝蘇公子,救了我爹!”

“這是舍弟,叫韓俛,字雲鵬,排行老八,兄弟之中最末。”韓佩在旁介紹。

蘇宸看這個韓府公子,雖然長相滑稽,但是童心未泯,而且十分孝順,倒是也多了幾分好印象,回禮道:“不必客氣,治病救人,是我輩行醫者分內之事,何況我與韓老一見如故,又十分欽佩韓老的風度和才學,更會不遺餘力施救。”

他這一番恭維的話說出,十分自然,毫無溜鬚拍馬的痕跡,聽的屋內的四個人,都覺得很舒服。

韓熙載搖頭歎息道:“談到才學,以前老夫挺自信的,但是自打遇見你兩次,就覺得寫詞方麵,真的是需要天賦和慧根啊,你年紀輕輕,做那兩首詞,怕是整個唐國都無人出其右,除了從當今國主的身上看到此才華外,其餘人,皆有不及啊。”

韓佩驚訝萬分,先不到父親如此誇讚這蘇宸,不由得多看了這年輕人兩眼。

佇立一旁的徐鍇,一向眼高於頂,性格有些持才傲物,但此時不但冇有反駁,反而點點頭,也認同了韓老的評價,至少寫詞方麵,這個年輕人,的確不一般。

韓佩扶著父親的肩膀,緩緩放平,說道:“爹,您先躺下,再休息休息。”

“是啊,爹,要休息好,剛纔太嚇人了,我還以為要嗝屁了。“胖墩少年在旁說了一句。

“咳咳!“韓熙載聞言後,忍不住又是咳嗽了幾聲,這個豎子啊!

蘇宸見情況穩定了,趁機告辭道:“韓老,您暫時好生休養吧,我回去再熬煉一種藥丸,針對您心臟上的毛病,以後再有心絞痛,胸悶等,服下藥丸就能立時緩解。”

韓熙載點頭,臉色浮現一絲欣慰笑容,現在對蘇宸是越看越滿意,才情、人品、醫術等方麵都很不錯,引起了他的惜才之心。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