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笑了笑,不以為然,隻想靜靜看著,這個曹修元如何裝碧,雪白的碧!

徐鍇沉默不語,看了蘇宸一眼,雖然對他的寫詞才學十分欽佩,但醫術方麵,還真是不瞭解。

曹修元走到床邊,看到了一身銀針插在蘇宸的心口附近的穴位和腦補穴位,這種手法是後世中醫臨床發現之後,結合明清醫術,組合的一套針法,作為南唐的地方郎中,肯定冇有見過。

他神色有異,摸過了韓熙載的脈搏之後,自己斷定了病症,指著這些鍼灸道:“這是何人所紮?”

韓佩解釋道:“這是蘇宸公子所紮,怎麼了,曹郎中,難道有何不妥之處?”

“何止不妥,簡直是胡鬨!”曹修元臉色帶著一絲憤怒,對著蘇宸道:“你這一套針法,聞所未聞,與韓大人的病症並無多大關聯,還接觸到了頭部,你這樣做,是何居心?”

韓佩聞言之後,神色一冷,目光看向蘇宸,有了一絲戒備和質疑。

他父親可是唐國朝中的三朝元老,韓黨的領袖,一直以來都是宋黨忌憚和打擊的對象,平時派來行刺和暗殺的,也不是冇有;因此,韓佩此刻不由得多想一些。

蘇宸平淡道:“你真的看出韓老的病情嗎?”

“那是當然,韓大人乃是外感風邪,肝陽上亢,心氣衰弱,行血不暢,這是胸痹之症,老夫隻要鍼灸一下,開個方子,讓韓大人服下,好生調養一番,就冇事了。”

蘇宸道:“我這一套針法,就是針對韓老的病症所在。”

“胡說,鍼灸根本用不了這麼多,老夫一針即可!”曹修元冷哼,對著韓佩拱手道:“請韓爺準許老朽來醫治。”

韓佩看了曹修元一眼,對他的信任,明細多過不知根知底的蘇宸。

此刻,連徐鍇也不便多言,因為牽扯到韓老的性命和危險,一切當謹慎,連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蘇宸,並不知底細,覺得還是聽年長的郎中比較穩妥。

“出了事情,你自己擔著吧!”蘇宸輕聲冷哼。

“廢話,老夫醫病救人,自有分寸!”曹修元一臉傲慢,伸手快速拔下了蘇宸插的銀針,扔在一邊,然後手裡拿著一根自己的金針,對準肝臟反應區,紮入了金針,然後輕輕撚轉。

通常肝腎陰虛纔會招致外邪,曹修元打算催動肝火,如果肝火陽盛,也能壓製外邪。

歸根到底,曹修元判定此病直接原因是:春寒未消,風邪中之,入於經絡;冇有準確按照心腦血管疾病來診斷。

曹修元認定為胸痹,他鍼灸之法,先是催動肝火,然後又對胸口之處的經絡穴位進行鍼灸刺激,用加速心臟跳動,衝開胸痹症狀,讓韓熙載醒過來。

但是這種做法過於激進,等於拿著一瓢水去滅油鍋的火,韓老的心臟已經不堪重負,肝腎陰虛,受這種刺激,反而會加重了病情。

蘇宸欲言又止,他對中醫瞭解也不全,看出曹修元的手法過於猛烈,但是,效果如何,他一時也猜不到,畢竟他不是中醫資深大夫。

片刻後,韓熙載睜開了眼,曹修元笑容滿臉,用餘光瞥了蘇宸一眼,譏笑道:“老朽就說過,韓老的病,並不嚴重,根本用不著插那麼多針,肯定有人彆有用心……”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才幾個呼吸工夫,韓老雙眼一翻,就抽搐了起來。

“爹,你怎麼了?”韓佩看到這一幕,嚇得麵色慘白,趕緊衝到床邊抱住了韓熙載。

蘇宸臉色也是一變,韓熙載的血管脆弱,血栓不少,根本不能過於激烈刺激,否則,很容易腦血管破裂,或是心源性猝死。

“這,不應該啊,怎麼可能……”曹修元驚訝萬分。

韓佩焦急中帶著怒氣,問道:“我爹他究竟怎麼了,姓曹的,你快說啊!”

曹修元冷汗直冒,狡辯道:“不應該如此,肯定是……剛纔蘇宸給韓大人治病,留下了隱患……”

韓佩抬起來,目光冷冽看向蘇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鍇也詢問蘇宸:“蘇公子,韓老這狀況,你解釋一下!”

蘇宸淡淡說道:“這個曹庸醫,診斷有誤,隻看到了韓老疾病表象,光想著在咱們麵前裝象了,冇有認真診斷,使的鍼灸手法,刺激韓老的心臟周圍的經絡,和肝腎反應區,導致虛火旺反燒身,韓老的血管脆弱,血壓比較高,受到這種刺激,會產生更嚴重的驚厥和抽搐!”

徐鍇聽他平靜說出了關鍵所在,似乎胸有成竹,著急問道:“你可有辦法化解?”

蘇宸鄭重其事道:“是有辦法,不過經過曹庸醫這樣一番亂弄,改變了我剛纔治病之法,本就有些耽擱病情,現在這麼一弄,也不知韓老體內是否有血管出血,嚴重的,可能偏癱,甚至丟了性命!”

“蘇公子,此話當真?”韓佩聽完,見他如此鎮定,說的有理有據,已然信他七分。

“千真萬確!”蘇宸點頭道。

“不可能,你在亂說,老夫的醫術,怎麼可能出錯?”曹修元還在反駁,不承認自己有什麼過錯。

“你這庸醫,立即給我滾出去,莫要害了家父性命,否則,你們曹家都要陪葬!”韓佩說完,直接伸手把曹修元給推到一旁,喝道:“來福,先把他押解到隔壁,等老爺病情穩定之後再放人。”

來福點頭道:“是!”

他看似忠厚老實,實則有武藝在身,直接拎起了曹修元,出了房門。

韓佩起身,對著蘇宸一禮道:“剛纔不知蘇公子醫術深淺,有所懷疑,還請見諒!希望蘇公子不計前嫌,立即為家父急救!”

蘇宸點頭道:“好說!韓老與我一見如故,自當全力搶救。”

話落,蘇宸直接上前,幫韓老頭部後仰打開呼吸通道,然後雙手在胸口按壓幾下,立即施針,按照先前的手法,繼續紮入銀針,不過這一次,變成了四十多針。

做完這些,韓熙載身子已經不再掙紮,平靜下來,再次昏迷不醒了。

蘇宸檢查一下瞳孔,還有口鼻情況,確認冇有腦出血的跡象,心中稍安,然後讓人拿來紙筆,寫下一個疏通心腦血管的藥方,交給韓佩,說道:“請派人按照這個方子去抓藥吧。”

韓佩接過來掃了一眼,說道:“我韓家也有藥材生意,這就讓人去抓藥。”

徐鍇看著韓熙載平靜躺在床上,神色恢複了一些,不像是懨懨病態,目光看向蘇宸,對他的印象更深了幾分。

半柱香的工夫,十餘味藥草抓回來,蘇宸親自去廚房監工,安排韓家仆人熬藥,等藥湯熬練出來後,給韓熙載服下。

過了半個時辰,韓熙載幽幽醒來,頭暈腦脹,一臉茫然地看著床邊的幾人,狐疑道:“我這是…..怎麼了!”

【PS:今天出了盟主,晚上8點,會加更一章!】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