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孟玄鈺拿下了王昭遠,當場公佈罪名,以雷霆手段革職查辦,押解下去,的確震懾了其餘將領。

他其實有兩個方案,如果王昭遠不鬨騰,那就直接公佈罪名,押解下去,先看管起來,留著後麵定罪。

如果王昭遠當場不服,頂撞叫囂,甚至蠱惑這些將領嘩變,二皇子就打算用禦賜的尚方寶劍,直接砍下王昭遠的腦袋,來威嚇其它將領。

但王昭遠很顯然,十分精明,老奸巨猾,看出了局勢不可違,並冇有硬磕頂撞,給他自己先留個後路。

估計王昭遠想著回到京城,如何翻盤,如何哭訴,祈求陛下原諒,隻要度過這一關,他便日後聯合太子和一些勳貴老臣們,把這個二皇子給打壓下去。

孟玄鈺轉身,不自禁地望了蘇宸一眼,這個身穿襴衫、眉清目秀的青年,果然是用計高手。

這一招甕中捉鱉,輕鬆拿下了王昭遠。

若是放逃軍入城,一些聽命於王昭遠的都虞侯,萬一發動兵變,兩邊兵馬對峙起來,會發生不可預測的局麵。

但現下不同了,兩萬多前線敗軍兵馬,都在城外整頓、安歇,給城內留下足夠的時間,收拾王昭遠。

孟玄鈺目光收回,看向韓保正,微微一笑道:“韓將軍,我們又見麵了,當年在京城一瞥,韓將軍還是樞密院的人,後領命到邊陲鎮守,本殿下當時還是少年,冇有多交流,今日卻成為前線袍澤。”

韓保正感受到了二皇子言語中的客氣和尊重,心中更加尷尬和羞愧。

因為自己接連失敗,已經無顏麵對蜀中父老了。

韓保正少年時,驍悍勇猛,頗有武功。後在孟知祥部下任押衙,當孟知祥在蜀都稱帝,韓保正被晉升為豐望庫使。孟昶繼位後,授韓保正為樞密副使。

這些年中,韓保正先後出任過雄武節度使,峽路都指揮製置使、檢校太尉兼侍中、山南節度使、興元和武定諸屯駐都指揮使,軍中威望頗高。

韓保正不僅有軍事才能,而且頗有政治頭腦,敢於在朝堂上陳說國事,直抒己見。孟昶前期雖是一位頗有才智的君主,但隨著後蜀的經濟富裕,逐漸變得驕奢淫侈起來。

對此事,朝中大臣們都不敢吭聲,也貪圖享樂,醉生夢死,惟有韓保正冒死陳諫,還勸孟昶放還了一大批轉入宮內享樂的民女。因為這件事得罪了孟昶,他才被髮配邊疆,成為北路邊塞的守邊將軍。

孟玄鈺之所以尊重韓保正,也正是因為數年前,韓保正進諫蜀國皇帝放還民女之事,讓這二皇子很是欽佩。

“末將慚愧,慚愧!”韓保正低著頭,拱手拜了拜,神色落寞,聲音略帶哽咽。

蘇宸自信打量這位韓保正,五十多歲的年紀,四方臉,棱角分明,兩道一字眉像是用毛筆畫出來,到眉梢稍稍向上挑了一點,透著幾分冷峻與傲岸。

原本這是一位剛正不阿、鐵骨錚錚的將軍,如今卻是心灰意冷,羞辱慚愧。

蘇宸在曆史書上,倒是看到對他的評價頗為不錯,後蜀難得的將才,形象正麵,哪怕敗於宋軍,三泉山告破後被俘,被押送汴京城。宋太祖知其名,曾升殿召見韓保正,並賜袍笏、金帶、茵褥、鞍馬和甲第給他,以期擢用,這說明韓保正人才難得。

然而,韓保正終因長途跋涉,積勞成疾,再加心境不快,未及宋太祖趙匡胤封官,便去世了。在乾德四年,宋太祖追贈他為右千牛衛上將軍。

因為蘇宸的到來,派人不知了伏兵接應,導致宋軍冇有追上韓保正、李進等人,也就不存在被俘了。

蝴蝶效應凸顯出來!

孟玄鈺對著韓保正說道:“雖然韓將軍數次敗於宋軍,但並非你的能力不足,指揮錯誤,而是有諸多原因,朝廷能夠理解。這次拿下王昭遠,革職查辦,也是這個原因。如今蜀國陷入亡國危機,我等當知恥而後勇,不應該喪失鬥誌,就此沉淪,而是要重新認識對手,評估宋軍真正實力,做出最有效的防禦!”

這番話說出來,讓韓保正心中好受了一些。

哪怕是李進、藍思綰、王審超、趙崇渥等人,也都念頭通暢,熱血湧動起來。

二皇子相信他們,就代表朝廷信任,他們還有用處,而不是直接革職,或是軍法處置。

原本擔心因為戰敗會被處置的都虞侯,心中也放鬆了一些。

“諸位將軍的表現,本殿下會陸續查明,但是,過往的責任,不再追究,要求諸位將軍戴罪立功,今日起,跟隨本將軍,一起奮戰殺敵,堅守城關,打退宋軍!”

孟玄鈺再次說出自己的想法,讓這些人都安心一些,暫時不會追究他們戰敗的責任。

當下是用人之際,所以,孟玄鈺不想過多追究了,擾亂軍心。

但是,他也會派人調查一番,若是那種爛泥扶不上牆的人,或是作戰中消極怠工,故意逃跑的將領,回頭也會收拾。

“我等聽從二殿下調遣!”

諸將抱拳聽命。

孟玄鈺微微點頭,帶將領們返回將軍府的帥堂內。

當務之急,就是調整人事,整編隊伍,撤回的蜀軍大約兩萬多人,能夠湊十個軍,每軍兩千五百人,可由一個都虞侯擔任。

這支人馬被稱為右廂軍,葭萌關內的兵馬稱為左廂軍,這樣便於區分。

韓保正被封為右廂軍的主將,李進、藍思綰、王審超等人為副將、偏將等,各帶兩三個都虞侯不等。趙崇渥為右廂軍的監軍。

而劉廷祚被孟玄鈺調到他的左廂軍裡做監軍,這是二皇子安插在王昭遠身邊的人,鼓動王昭遠離開葭萌關,才使二皇子輕易占據此關,作為大本營。

如今劉廷祚任務完成,被孟玄鈺重用了。

將領們安排妥當,孟玄鈺讓韓保正等下去歇息,更換衣衫,包紮傷口,等晚上會設宴接風洗塵。

至於城外兵馬,擔心被宋軍偷襲,已經陸續放入城內,但仍在監管之內,免得軍心躁動。而今日這些從前線敗退回來將領和管轄的兵馬,還無法相見、交接,安穩過度為主。

處理完這些事,已經黃昏,二皇子踱步站在大堂門口,看著天邊的殘陽,露出一抹自信笑容。

孟玄鈺轉過身,朝著蘇宸,嫣然一笑,帶著感激之情。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