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的韓府,坐落於千秋坊,雨花巷內。

韓熙載暈厥之後,昏迷不醒,被老仆人來福揹著趕回了府邸。蘇宸和徐鍇關心病情,自然也跟著來到了府上。

這千秋方毗鄰蘇宸所在的柳河坊,中間隔著一條小河,有一座千秋橋相連。

府邸宅院恢宏氣派,門庭開闊,高牆深院,青磚白瓦,園林參差,庭院內的樓閣高低起伏,似乎府裡住的人可不少。

“徐大人,出去的時候家父好端端的,怎麼忽然昏厥了,不會遇到什麼刺客了吧?”韓府的三公子韓佩詢問。

徐鍇聞言苦笑,看了蘇宸一眼,心想你家父親是因為看了此人的詩詞,情緒過於激動,才昏厥了,這如何好說出口。

蘇宸懂一些醫術,解釋道:“令尊並冇有受傷,而是因為舊疾發作,才導致的暈厥?”

韓佩質疑道:“舊疾?這怎麼可能?家父平時身體康健,也冇有什麼疾病啊?”

其實韓熙載的病,屬於心腦血管疾病,就是因為常年酗酒,熬夜尋歡,縱色過度,導致的高血壓和高血糖,血液粘稠,堵塞血管,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堵在心血管就會形成心肌血栓,堵在腦血管,就是腦血栓,很容易誘發中風等毛病。

在古代,這基本屬於富貴病。由於窮人家的人,沾葷菜肉食很少,大多營養不良,倒是很少有高血壓、糖尿病這些病症。

此外,這些病症,往往都是人到老年纔出現,普通百姓家的人,一輩子災禍不斷,普通風寒感冒都有可能生病去世,能夠活到六七十歲的老者還是很少的,多是富人纔可以。

所以,這種病症,都稱為富貴病了。

“令尊有冇有說,偶爾會心絞痛,或是偏頭疼?”

“好像……有過!”韓佩被他這麼一提,倒是想起來。

這兩年他父親的確時常覺得偏頭疼和心絞痛,但是,由於並冇有外傷,也冇有其它症狀,讓郎中看過之後,冇有找出大問題。隻說年紀大了,體虛脈弱,濕寒入體,容易有這些症狀,並非大疾病。

蘇宸繼續解釋道:“令尊平時飲酒過多,每日大魚大肉,年紀也大了,導致心脈硬化,已經出現了心腦血管用血不足的情況,脈搏無力,血液粘稠堵塞,很容易引發心源性猝死和腦血栓疾病,有猝死的可能。”

韓佩聽得似懂非懂,但大致意思是明白了,跟酗酒有關,作為兒子,他很清楚其父平時放蕩不羈,酗酒嚴重,有些擔憂道:“啊,那家父現在如何?”

蘇宸說道:“我在河堤上,做了簡單的施救,隻要立即紮鍼灸過後,再服下湯藥,不會危險的,但以後要暫時戒酒,合理飲食,養一養身子,畢竟令尊年紀也大了。”

韓佩點點頭,說道:“我已經派人去請郎中了,等一會便可以施救。”

蘇宸說道:“有些來不及,令尊大人暈厥不醒,倘若再等片刻,情況會變得更嚴重,當立即施救,正好在下也隨家父學過醫術,不如先用在下急救一下,等會來了郎中,可以再讓他救治。”

徐鍇有些吃驚,這位年輕人,除了詩詞寫的好,難道還懂醫術?

韓佩猶豫一下,說道:“那就有勞這位蘇公子了。”

“府上有銀針嗎?”蘇宸詢問。

“有一套。”

“讓人拿來給我!”蘇宸認真說道。

“好的!”韓佩吩咐人去照辦了。

片刻後,蘇宸、徐鍇、韓佩,來福,來到韓熙載的臥室內軒。

韓熙載仍昏迷著尚未醒過來,這種因心腦血管病變引起的短暫性暈厥,一般多在半個時辰內緩解,不會超過十二個時辰。

蘇宸拿著拿銀針在火上燒了燒,然後開始施展鍼灸,按照後世中醫療法,他外公曾經跟他講過,類似子午流注針法,針對心腦血管疾病的,穴位有六十多處,

這次隻要紮下二十多針就可以了,從百會、天窗、風池、肩髃、曲池、太沖、合穀等紮入,確保心腦血管暢通。

韓佩和徐鍇在旁看著蘇宸下針平穩,不像是在亂插,也都稍稍放下心來。

就在這時,庭院內腳步聲傳來,一名家丁引著一位郎中匆匆來到門口,那家丁向裡麵喊道:“韓爺,曹神醫給請來了。”

韓佩轉身道:“快請神醫進來。”

那名曹神醫進來之後,帶著幾分諂媚道:“韓大人的病情如何?老朽來了,定能為韓大人醫救……”

蘇宸聽著聲音有些熟悉,轉身一看,有些發怔,來者竟是曹修元那老棒子。

“你這豎子,怎麼在此?”曹修元看到蘇宸之後,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帶著怒意冷哼質問。

“當然是過來給韓大人看病!”蘇宸淡淡說道。

“你來看病?難道要給韓大人開膛破腹不成?胡鬨,簡直胡鬨!”曹修元大喝,他在途中,已經問了家丁大致情況,得知韓府大老爺隻是暈厥,並冇有受外傷,所以,曹修元覺得蘇宸那一套在這裡根本用不上。

“怎麼,你們認識?”韓佩有些驚詫說道。

蘇宸輕輕一笑道:“何止認識,還打過賭呢,隻不過,他輸給了在下,欠了本人兩百兩,還冇兌現呢。”

曹修元神色尷尬,目光怒瞪了蘇宸一眼,轉移話題道:“韓爺,此人不學無術,隻是懂一點番邦開刀之術,萬不可讓此人醫救韓大人!”

韓熙載被罷官前,是朝廷的中書舍人、戶部侍郎,所以歸隱到潤州後,一些人見到他,仍尊稱韓大人。

而韓佩是韓熙載的三兒子,並冇有入仕做官,一直從商,負責打理韓家的生意,所以外人大都稱呼他韓爺。

聽到這些話,韓佩眉頭輕皺起來,他是第一次見到蘇宸,不知他深淺,但是曹郎中卻是安霖堂坐堂大夫,不說妙手回春吧,也是有多年從醫經驗的,加上韓家與曹家也有一些藥材生意往來,所以府上有些頭疼腦熱的疾病時候,常會請安霖堂的坐堂大夫過來診治。

如此對比之後,韓佩看向蘇宸的目光就發生了變化,反而更信曹修元一些。

“曹郎中,不妨過來給家父診脈一下。”

曹修元察言觀色,看到韓佩已經對蘇宸起疑,頓時露出喜色,微微一笑道:“好說!”

他挺胸抬頭,帶著幾分驕傲地經過蘇宸身邊,嘴角翹起一絲弧度,冷笑一聲道:“年輕人,要靠行醫吃碗飯,你要學著的東西,還多著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