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次日清晨,天色剛矇矇亮,蘇宸一大早就起床了,聞雞起舞,在院子內不大連貫地練了一下拳法,又做了單杠和啞鈴,加強體能訓練。

昨日蘇宸被曹家的家丁圍毆,對他還是有些打擊的,他得繼續加強習武,不然以後遇到惡少和潑皮,自己不能每次都指望著彭箐箐出現救他啊!

再說,總被一個少女搭救,實在有些尷尬;陰盛陽衰,此風不可長!

蘇宸對翻浪拳更加認真許多,因為經過跟彭箐箐交流,他提出練套路冇啥大用的話,實戰發揮不出來。但是遭到彭箐箐的反駁,並且鄭重其事跟他說,練套路絕對是習武的必經之路。

因為套路的每一個招式,都是經過綠林豪俠前輩,摸索實戰和形意,結合創造出來,然後把各種招式形成套路,創出了一套拳法,任何一個招式都是有講究,有用處的,絕非胡亂編造。

習武者,每天要不斷練幾遍套路,反覆練,常年苦練,肢體肌肉和意識反應就會形成條件反射。在實戰中,不必使用具體連貫套路,而是根據自己常年熟練的單招式,靈活使用,條件反射地出手。

在格擋,出擊,快速反應中,使出最適合的一招半式,而這時候,招式就如同一個個分散的漢字,所以組合,就能組成不同的句子和文章。

練武也不能僵化,以為死記硬背,用套路去打人,就特錯特錯了。

而且每一種拳法的套路,在不斷演練中,每一招式都是在鍛鍊身體的不同姿勢,不同肢體部位,鍛鍊身體的協調性,力量把控,柔韌性,連貫性等等,也是有作用的。

至於能不能成為大俠和高手,那就難說了,要看習武者自己,有冇有慧根,有冇有悟性,有冇有奇遇,能不能更進一步。

蘇宸不是很懂,但是很羨慕武藝超群的高手,為了提升自己的體能,做完單杠之後,綁上了腿部沙袋,開始出去跑步了,今天又到了跟張大川約定交稿的日子。

從柳河坊的打索街出去,大約兩裡多地,就來到了關河橋頭。

張大川已早早等候在這裡,蘇宸有些驚訝,好像不論自己如何提前過來,這老頭子都等在這了。

“蘇公子早!”張大川看到蘇宸之後,頓時滿臉都是笑容,彷彿把皺紋都撐開了不少。

“張老伯,這幾日說書如何?”

“挺好,聽眾越來愈多,每日的晌午和晚上,都有人慕名過來聽這隋唐演義的故事,隻要連貫推新,隨著劇情展開,肯定能夠更加火爆。”

蘇宸笑著點頭:“那就好。”

張大川從懷內摸出了銀子,說道:“蘇公子,這是十兩銀子,是這幾日子的酬金分成,老朽覺得,銅錢太重了,公子攜帶不便,所以,就把十貫錢兌換了碎銀子!”

蘇宸接過來,微微點頭,雖然十兩銀子對於還債還是杯水車薪,但好歹也算一些收入,用於日常花銷和生活,那是綽綽有餘了。

目前自己用於研發新東西的物料,都是從說書話本裡提成出來,作為啟動資金的。

“這是話本接下來的四回,都交給你了,下次咱們見麵,約五日之後吧。”

“公子辛苦!”張大川一聽交稿有四回,頓時眉飛色舞,連他對這個故事都抱有很濃烈的興趣,再經過他的解讀和渲染、衍生,講起來跌宕起伏,相得益彰。

蘇宸跟他完成了交易,就快步離開了,不想引起彆人的注意。

張大川望著蘇宸遠去的背影,麵帶微笑和欽佩,現在的收入可觀,加上人氣高漲,他已經成為範樓戲班子的帶頭人了。

潤州城內不少瓦子的說書人投奔過來,打算跟張大川學習隋唐演義這個話本,他也開始收徒講學了。

昨天還有徒弟提議,要不要給他們這個說書班子起個響亮名字,張大川暫時擬定了一個:德軒社!

德,是藝德!

軒,是蘇以軒的字。

一旦推廣開,說書行當,也有了自己的小社團。

………

蘇宸一口氣跑步來到運河邊,已然渾身是汗,站在堤壩上,望著河水滔滔,船艘航行,在水麵上俱是大船,畫舫小船很少。

通過這條運河,每日運到潤州城的貨物、青菜、材料等多不勝數,同樣,也有數之不儘的潤州產物,通過河運,送往其它州府,或是入江東去,楊帆出海。

可以說,發達的水係河運,給潤州城的經濟帶來巨大影響,南唐除了金陵都城外,也隻有潤州城最為繁華了。

不過潤州城與北岸的廣陵揚州,隻有一江之隔,那裡駐紮了大宋的駐軍,每年都在增多,一旦宋唐開戰,潤州城也會首當其衝,遭遇戰火侵擾,十分危險。

蘇宸在堤壩上閒庭信步,走著走著,竟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老者身影,正是韓熙載。

他穿著一件圓領長袍,頭戴儒巾襆頭,在河邊的畫板上提筆寫作,站在他身邊,除了家仆來福,還有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文質彬彬,一身帽衫,佇立在旁。

當蘇宸又走近幾步時,韓熙載已經停筆,旁邊的男子開始評說著。

“韓老哥,這首《訴衷情》詞寫的不錯,直抒胸臆啊。南下千裡覓公侯,十年駐揚州。一朝夢斷江北,儘喪在柴周。誌未消,鬢已霜,空歎首。餘生北望,心有定邦,困老潤州!”那帽衫男子讀完,有讚歎:“好一句心有定邦,困老潤州!”

韓熙載搖頭一笑道:“憂憤的心境有了,詞的意境和典故,都還差了些!”

這一首詞言簡意賅,描寫的正是他的年輕時候的經曆,來南唐避難,打算封侯拜相,有朝一日王師北定,幫助南唐國主平定天下,乾出一番大事業。

但十年間在揚州城停步不前,根本冇有被受重用,直到李璟登基,才逐漸啟用了韓熙載,但還是以文官秘書郎為主,掌管圖書經籍,卻非相職,有力無處使,尤其是北周忽然南攻,李璟不聽他勸,任用了一些誇大其詞,不務實的好戰派,被柴榮率領的後周大軍打的一敗塗地,淮南十三州儘失。

“誌未消,鬢已霜,空歎首”這三個短詞句,就是韓熙載目前的寫照,心中誌向還冇有完全滅,但是已經雙鬢髮白,有心無力,鬱鬱不得誌,隻能空歎首了。

最後的一句“餘生北望,心有定邦,困老潤州”一揚一抑,形成了強烈的情感落差,令人難以自己。

中年男子道:“韓老哥不必自謙,這首詞開合動宕,情調幽咽,又不失開闊深沉,能夠體現出韓老哥未忘國憂的情感。”

蘇宸停在原地在猶豫,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又擔心像上次那樣唐突。

這時候,韓熙載轉頭的時候,正好發現了不遠處的蘇宸,怔了一下,旋即露出笑容道:“蘇宸小兄弟,過來一敘!”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