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返回船艙的房間,探望了身體不舒服的彭箐箐。

暈船的感覺很難受,彭箐箐第一次這種坐船在江麵逆流而行,強風吹來,船體來回搖晃,的確容易眩暈、噁心。

“箐箐,好些了冇?”蘇宸問道。

彭箐箐坐在床榻,打坐運氣,在漸漸適應了。

聽到蘇宸問話,彭箐箐睜開眼眸,微微點頭道:“打坐運功,倒是能夠抵擋一下,好一點了。”

“我吩咐廚子,做了薑汁,拿過來給你,喝下它,肚子裡那股反胃的感覺就好得到壓製,不會那麼嘔心了。”

蘇宸從手提木匣內,取出了一碗薑汁,遞給了彭箐箐。後者依言喝下,半晌後,胃裡那種噁心感的確緩解不少。

“再坐兩天船,估計就能適應了。”

“蘇宸,你以前在哪裡坐過船?我怎麼冇聽說過。”彭箐箐好奇詢問。

蘇宸胡謅道:“在少年時候,我曾經跟隨師父出去曆練過!你們以前見到的紈絝,都是我在潤州裝出來的,暗中我會隨著雲遊四方,學習各地人文知識等,行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嘛……”

“原來如此啊!”彭箐箐點頭,又問:“可是,你怎麼冇跟高人學武功呢?”

蘇宸尷尬,解釋道:“我師父是文豪和神醫,他也不會武功……”

“怪不得呢!”彭箐箐笑了笑。

蘇宸說道:“這次去蜀地,可能充滿波折和危險,不許亂來,一定要聽我的安排。”

彭箐箐笑著說道:“知道了,我都這麼大了,而且武功比你厲害,放心吧,肯定能保護好自己,也保護好你!”

“這跟武功沒關係!”蘇宸反駁道。

彭箐箐撅嘴道:“你就是不想承認我武功厲害吧?”

“知道你厲害!“蘇宸說完,直接用手在她肋下搔癢,彭箐箐頓時咯咯輕笑起來。

不過,彭箐箐畢竟習武之人,武功比蘇宸厲害許多,所以搔癢不過對方時候,直接一個擒拿,就把蘇宸壓在身下了。

“哎呦!”蘇宸一個手製住,另個手直接偷襲,抓到了箐箐上半身。

“啊!”彭箐箐一身尖叫,鬆開蘇宸,去扯那隻怪手。

蘇宸一個翻滾,就把彭箐箐壓在了身下。

彭箐箐有些羞惱,剛要動用內力,把蘇宸給彈飛出去。

蘇宸俯下頭,直接把箐箐的唇給封住了。

“嗚嗚!”

彭箐箐掙紮幾下,然後漸漸發軟,反抗的氣力也消失了。

兩個身影,糾纏在了一起。

.........

大船在江水上航行數日,逆流而上,經過了池州、江州、鄂州後,即將出了南唐邊界。

鄂州這裡有唐軍重兵把守,以前地方南平、楚國前來進犯,如今卻用來提防宋軍。

因為南平和楚地被宋軍占領,南平和楚國的王族後人,都被押往在汴京城。

故而,這裡有大宋朝廷任命的官吏赴任,在這兩地進行治理民生。

當地軍隊也被整編,雖然不是宋朝廷的禁軍主力,但在邊界虎視眈眈,也不得不提防。

“下一站就是江陵城了,有宋軍的水師巡邏江麵,要對西進的船隻進行盤查。”

孟玄鈺找到蘇宸,跟他解釋了當前的位置和麪臨的麻煩。

蘇宸鎮定道:“沒關係,冇人認識咱們身份,宋軍也不會為難!”

孟玄鈺點頭,又問道:“你說,如果這次大宋官家派人前來征討蜀地,會再任命哪個將軍掛帥?我一時還猜不準,大宋官家的下步用兵策略!”

蘇宸結合曆史記載,半推測道:“應該是王全斌掛帥,其實大宋官家在兩個月前就有安排了,提拔王全斌為忠武軍節度使,到鳳州一帶公乾,就是過去磨合將士,觀察地下,隨時準備伐蜀。”

孟玄鈺略微驚詫道:“我還以為是慕容延釗機會大一些,他目前就在蜀地境內,從江陵一帶率水軍進入蜀地,登陸後一直在小規模發動侵襲,大有試探的意味。江陵水軍也在不斷打造和壯大。”

蘇宸解釋道:“宋軍將領慕容延釗、李處耘去年底率地方軍南下,以助湖南武平軍平張文表叛亂之名,借道荊南;在宋軍抵荊南境,荊南節度使高繼衝派使者遠迎犒軍時,李處耘率數千騎兵襲占江陵城,高繼衝被迫投降,荊南就被宋軍輕易平頂了。”

“在兩個月前,慕容部又剛拿下楚地,手下的軍隊有所損耗,補充多是地方軍和降軍,進攻巴蜀之地,山川險阻,大宋朝廷也不會放心。所以,最後討伐楚地的主力,必然會從北方禁軍裡調動精銳過來,人不必太多,但都是精兵,這樣才能帶少量的糧食和輜重,進入巴蜀山險之內,行軍容易一些。”

孟玄鈺眼神一亮,驚呼道:“原來是這個意思,那宸兄的意思,真正進攻蜀地的,不是東南方向的慕容延釗部,而是鳳州一帶的節度使王全斌、鳳州團練使張暉等人?”

蘇宸通過曆史,已經提前知曉了大宋皇帝趙匡胤的部署思路,點頭道:“嗯,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們部署防禦的重點,就在那幾個古道!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話,古陳倉道和金牛道,就是宋軍主力的行軍路線?”

孟玄鈺完全吃驚了,整個蜀國在防範的,都是慕容延釗、李處耘在東南方位的水軍,但蘇宸卻推測出,宋國真正伐蜀的主力軍,來自鳳州!

這確實出乎意料,但又讓他不得不慎重起來。

蘇宸是誰?江左第一才子,他的才情、格物、醫術等,都是南唐首屈一指的存在。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他既然如此篤定的推測,孟玄鈺心中已經信了七成。

樹的影,人的名,便是如此。

孟玄鈺歎道:“這次回去,我當向父王提議,如何加大對金牛道的重點防範了。”

“可以!”蘇宸點頭,接著又對孟玄鈺提醒道:“殿下給我的蜀中將領資料,我都翻閱過,能堪大用者不多,我圈出了幾個人,你當極力推薦。”

“哦,是誰,能讓宸兄挑選出來,肯定錯不了。”孟玄鈺露出一絲微笑。

蘇宸繼續道:“第一個便是韓保正,此人不僅有軍事才能,而且頗有治國和做官頭腦,目前他是樞密副使及宣徽北院使,可以作為抵擋宋軍從北麵進攻的主力。”

孟玄鈺點頭道:“不錯,韓大人,剛正不阿,忠君愛國,敢於在朝堂上陳說國事,直抒己見,在軍中威望也高,全權負責北麵戰事,禦敵於國門之外,的確是最佳人選。”

蘇宸又道:“的確如此,不過這位韓大人隻是你們蜀地軍方可堪大任者。但跟北方虎賁之將,和精銳之師比起來,還是遜色一些,光憑他自己,無法抵擋住。可調文州刺史全師雄,興州刺史藍思綰,作為左膀右臂,前後照應,進退有據,相互支援,共同鎮守金牛道上的幾座雄關,隻要拖上一年,宋軍就會退走,無功而返。”

“哦,真會如此嗎?”孟玄鈺將信將疑,主要是北麵鳳州還冇有動靜,被蘇宸預測的煞有其事的樣子,所以,覺得有點難相信。

“再等等,就知曉了。”

蘇宸不再多言了,因為再多說下去,預測出太多,以後就無法解釋清楚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