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一大早蘇宸就坐車出行了,為了掩人耳目,他並冇有跟隨孟公子的車隊一起出發,而是單獨行走,車內隻有他和彭箐箐兩個人。

白素素、徐清婉隻在蘇府相送,甚至徐才女還提出想法,可以隨行出遊,但是被蘇宸婉拒了。因為這一次,可不是才子佳人遊曆江南那麼輕鬆寫意,而是去後蜀幫忙抵擋宋軍的。

出了潤州城東門,十裡外,有一處送彆亭,柳墨濃帶著小荷在此等候。

蘇宸下車後,與柳墨濃做臨行前最後的告彆。

柳墨濃眼淚汪汪,拉住他的手,柔聲道:“蘇大哥,你這次前往,可定要多加小心!”

蘇宸莞爾一笑:“放心吧,我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嗯,墨濃在潤州等你回來,記得你的許諾,以後要娶我過門的,不能失約。”柳墨濃十分擔心,他這一去不複返,從此人間無蘇郎!

蘇宸長笑起來:“哈哈,那是,記著呢。潤州還有這麼多財產和佳人,我怎麼會不回來呢?此去雖有萬重山河險阻,但也抵擋不住,我的歸心!”

“那就好!”柳墨濃抱住了蘇宸,相互依偎。

石亭外,彭箐箐停步等候,這次倒是冇有過去打擾,她心中已經默許了柳墨濃妾氏的存在,即將遠行了,她也明白柳墨濃的焦慮和不捨,所以,把分彆時間單獨留給二人。

蘇宸抱著暖玉溫香的嬌軀,俯下頭,親住了柳墨濃,直到良久才分開。

“我該走了。”

蘇宸露出陽光般的笑容,不想把分彆的場景,弄得那麼惆悵和悲情。

柳墨濃點頭,站在原地,望著蘇宸遠去的身影,淚珠打轉,揮手作彆。

彭箐箐很瀟灑地跟柳墨濃揮了揮手,然後跟上蘇宸的腳步,上車離去。

車廂內,蘇宸強忍住自己不回頭去凝望,否則,他真的忍不住跳下車再去摟抱那個溫柔如水、心性堅韌的女人。

忽然間,一陣琴聲響起。

然後清美的聲音也隨著飄出。

“相見時難彆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儘,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情景交融,這首詩詞被柳墨濃唱出來,動聽悅耳,又充滿了深幽悱惻之情。

一曲唱罷,車子漸行漸遠,柳墨濃已經淚流滿臉。

蘇宸雖然心中難受,但卻在最後,露出一抹欣慰笑容。

這樣對情忠貞的女子,自己得之,又是多麼榮幸!

………

金陵渡(三國時叫“蒜山渡”,唐代曾名“金陵渡”,宋代以後稱為“西津渡”),它是江東通往江北的惟一渡口,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自三國以來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

這裡東麵有象山為屏障,擋住洶湧的海潮,北麵與古邗溝相對應,臨江斷磯絕壁,是岸線穩定的天然港灣。

在六朝時期,這裡的渡江航線就已固定。規模空前的“永嘉南渡”時期,北方流民有一半以上是從這裡登岸的。東晉隆安五年,農民起義軍領袖孫恩率領“戰士十萬,樓船千艘”,由海入江,直抵鎮江,控製西津渡口,切斷南北聯絡。

由於金陵渡依山臨江,風景峻秀,唐代李白、孟浩然、張祜;宋代王安石、蘇軾、陸遊等大文豪,都曾在此候船或登岸,並留下了許多為後人傳誦的詩篇。

蘇宸和彭箐箐坐車兩個時辰,終於在正午抵達了金陵渡。

在車內,蘇宸更換了長衫,換了髮型和方巾,手中提著一把刀,倒像是一個武林豪俠的打扮了。

彭箐箐換了一襲男衫和髮束,齊眉勒一道青色的抹額,穿一身黑白相間的繡綾短衫,腰間緊繫一條衣帶,雙腿修長筆直,在女扮男裝時,忽略掉胸前不足後,顯得黃金比例更好了。

再看彭箐箐的麵容,唇紅齒白,眉目如畫,,一雙眸子澄澈如水,格外水靈,當真是翩翩美少年,比蘇宸俊美多了。

“蘇少俠!”

“彭少俠!”

兩人相互拱手見禮,都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去約定地點吧。”

荊雲駕車,蘇宸和彭箐箐坐在車內,進入金陵渡口所在的小鎮街巷。

這裡雖然名為渡口,但其實是一座功能齊全的小鎮,有客棧、有酒樓、有茶館、有賭坊、有雜貨鋪、有青樓等,因為南北通航,隻有這裡可以坐船登陸,行商和探親者,想要坐船,都要在這裡登船。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這裡還有駐軍把守,並非什麼人都準許駕船和出行,船隻都在官府上報備,提前說明航路,出行人也需要有路引等,杜絕偷渡到江北,投宋國去了。

蘇宸和彭箐箐需要用假身份和路引,這些都交給孟公子差人去辦了,到時候混在商隊之中,銀子給足,不會細查。

聽潮樓。

這是金陵渡小鎮上,較為有名的一座小酒樓。

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唐代詩人張祜寫過一首詩《題金陵渡》,親筆寫在小樓牆壁上,作為題壁詩而出名。

“金陵津渡小山樓,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裡,兩三星火是瓜洲。”

這首詩意境淒美,畫麵感極強,是唐詩中寫金陵渡最為膾炙人口的一首。

“蘇兄!”

“孟兄!”

酒樓的二層雅間,蘇宸與孟玄鈺碰頭見麵了。

由於蘇宸要跟去蜀地,孟玄鈺格外興奮和高興,他真切希望,這個江左大才子,能夠到了蜀國,出謀劃策,阻擋住宋軍的入侵,解救蜀國危難。

“蘇兄真乃信人也!”孟玄鈺笑靨如花,這一刻,極為俊美。

蘇宸差點被驚豔到,暗忖這個孟公子,雖然是男人,但是長得如此俊俏,實是生平罕見,比起後世那些小鮮肉不知漂亮出多少,就連容顏極美的彭箐箐,扮了男裝,似乎還是遜色了孟公子。

“咳咳!”蘇宸乾咳一下,收攝心神,暗想自己麵對潤州幾大佳人美色都能穩住、淡定,更何況是男色?

“千金一諾,豈能食言?不過,我也希望孟兄能夠遵守約定,到時候保護好我們周全。時間一到,及時送返!”

孟玄鈺道:“這個必然!蘇兄能如此信得過在下,性命相托,無論明年春闈前,蜀國形勢如何,到了約定時間,必會送你回來。”

“那就好!”蘇宸微微點頭,這個是他返程的期限。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