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中秋之夜來臨,月朗星稀,潤州城內清河坊街內,有花燈熱鬨,才子佳人趨之若鶩。

蘇宸冇有去湊熱鬨,而是在家中設宴,以特色火鍋,招待幾位紅顏知己和孟玄鈺、韓雲鵬等人。

因為中秋過後,他就要離開潤州了。

此行西去,進入巴蜀,對抗宋軍入侵,生死難料,所以,蘇宸心中冇底,情緒多少有點惆悵,高興不起來。

柳墨濃已經知道蘇宸要去蜀地的訊息,所以,難免也心中擔憂。

白素素、徐清婉、靈兒還不知具體情況,隻聽蘇宸說,要外出遊曆幾個月再回來,四處走走,增強自己對江南各地的瞭解。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這是蘇宸最近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至理名言。

白素素問道:“宸哥,你此行外出,是否需要白浪先生跟隨身邊保護?”

蘇宸猶豫一下,覺得白浪跟去,很可能會知道一些事,以後多個知道內情的人,並不安全,所以搖頭道:“不必了,這次會掩蓋身份,不對外公佈,冇有人知道我去了哪裡,微服私訪,並不會招惹什麼仇家追殺了。”

“那好吧!”白素素見他執意不肯,也就不多勸了。

蘇宸隻打算帶彭箐箐和荊雲前往蜀地,帶二人在身邊,既有個照應,也能帶二人開開眼界。

多外出走走,見識各地不同的風土人情,江湖險惡,國之戰爭等等,對箐箐和荊雲的成長都會有幫助的。

像彭箐箐這樣,考慮問題少、一根筋的純真少女,就是因為經曆太少了。知府千金,衣食無憂,打小就生活在知府羽翼保護之下,所以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低,甚至經常自己不做思考。

可不像白素素那樣,從小就接觸商賈做生意之事,跟著她祖父白老爺子身邊,學著打理家族生意,小小年紀,就精通商道的爾虞我詐,考慮事情就全麵許多了。

或許這一次,能夠帶著彭箐箐多親身經曆,學習一番,讓自己未婚妻也能有個思維上的提升,而不一直是個傻白甜的花瓶角色。

彭箐箐情緒倒是很開心,因為她很快就要出去闖蕩了。

很小的時候,她開始習武,就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夠離開家裡,出去行走江湖,仗劍天涯,快意恩仇。

當聽了蘇宸講了射鵰三部曲之後,她更是把自己想象成了黃蓉、趙敏,這等武藝高強,又機靈霸道的女子。

這次去往蜀地,幫助蜀軍對抗宋軍,驚險程度和感官刺激,都讓彭箐箐覺得興奮。

為此,她這兩天已經快睡不好覺了,恨不得馬上出發。

另一個原因,彭箐箐還能單獨跟蘇宸在一起,一路上卿卿我我,都隻有她陪在身邊,獨自霸占,這也是令彭箐箐高興的一個因素。

在家裡實在冇勁,還看著其他女子經常到府上,跟蘇宸相處,彭箐箐還是嘴上不說,心裡也不是滋味。

這下好了,她陪蘇宸外出半年,曆風險,共患難,絕對是一次精彩之旅。

小胖子韓雲鵬,得知蘇宸即將出門遠,去各地遊曆,也想跟隨,卻被蘇宸製止了,流露出失望和不捨。

“哥哥,可以儘早回來,冇有你在身邊,我都覺得一天,老冇意思了。”

蘇宸叮囑道:“你在潤州,把咱們的書局打理好,傳奇故事,武俠小說,增加印刷量,發往其它州府,甚至其它邦國。”

韓雲鵬點頭道:“嗯,經過孟公子介紹,最近蜀國行商,倒是冇少預定咱們書局的射鵰三部曲,還有隋唐演義,你說蜀國都快被宋軍給滅了,怎麼蜀人還有閒心看小說啊!”

孟玄鈺聞言,略有尷尬和惆悵。

蘇宸解釋道:“蜀人需要這種俠義小說,增加國民的鬥誌,反抗精神等等,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如果各地都能流傳開,就能抵擋住宋軍的入侵了。”

“真這麼管用嗎?”韓雲鵬有些將信將疑。

不過,他不關心蜀人能否增強反抗鬥誌,隻關心銷量和銀子,也冇再多問。

用過晚膳,在院子內的的座椅上賞月,桂花飄香,寧靜溫馨。

蘇宸吩咐人做了月餅,讓丫鬟擺放一些葡萄、鴨梨等水果盤,一邊欣賞月色,一邊喝茶吃月餅。

徐清婉待著無聊,文青的毛病又犯了。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前代詩人,把中秋明月寫的極為經典了。”

眾人聽到徐清婉的聲音,都覺得悅耳動聽,而且內容充滿文采,不愧為潤州第一才女。

連孟玄鈺有潔癖之人,麵對徐清婉的時候,強迫症和牴觸情緒,都會減弱許多,十分欣賞大才女。

蘇宸微微點頭,倒是冇有接話,一旦搭上話茬子,這大才女又要跟他滔滔不絕討論文學知識了。

但徐清婉話一轉,說道:“隻是關於中秋的詞還是不多,以軒,良辰美景,不如你作一首詞如何?”

“這個提議不錯!”孟玄鈺第一個符合。

白素素輕輕頷首,她也算半個才女,雖然不如徐清婉那樣的寫作才情,但也是精通文墨,平時冇少看書的,隻不過,文學天賦遠不如她經商天賦而已。

但是,若能夠聽到蘇宸所作的新詞,必然又是傳世的好詞,自然也希望多聽到一些。

因為她們漸漸也都知曉蘇宸的懶惰性格,如果不催他,他是絕對不會自己主動寫詩作詞的,隻有彆人催他,他纔會勉為其難寫一首,這種才子,她們從冇有見過的。

柳墨濃、彭箐箐、靈兒也都拍手附和,加入了聽詞的隊伍。

“好吧,那就寫一首。”蘇宸無法推卻,隻能答應下來。

小荷和小桐去書房拿來筆墨紙硯,在桌子上攤開,兩邊都是燈籠照亮,光線通明。

蘇宸拿起筆,尋思片刻,然後提起筆,冇有寫蘇軾的“明月幾時有”,而是寫下了辛棄疾的一首“太常引”詞牌的詞: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把酒問姮娥。被白髮、欺人奈何。”

“乘風好去,長空萬裡,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辛棄疾是宋代豪放派詞作家的傑出代表;他的這首《太常引》,運用的事浪漫主義的藝術手法,通過引用古代的神話傳說,強烈地表達了自己反對妥協投降、立誌收複中原失土的政治理想。

不過此時寫出來,能夠讀出深意的,還是不多。

但光從表麵意思來看,也是一首極高水準的佳作,不落俗套。

徐清婉和孟玄鈺、柳墨濃、白素素等人,都是眼神一亮,心中暗喜,終於從蘇宸這裡,又壓榨出一首上等新詞來,都是它第一波的聽眾,何其幸哉!

(本卷完)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