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柳墨濃離開前,對著蘇宸輕聲提示,可以私下去湘雲館見她,留宿都沒關係,她隨時做好了接受蘇宸進一步那啥的準備。

蘇宸的確心動了,看著馬車遠去,他心中也在考慮,其它女孩子皆有約定,都要等著過門才能圓房,比如彭箐箐,他若今晚便有非分之想,行不軌之事,估計會被她揍出房間。

至於周嘉敏太小了,徐才女…...算了,這個還冇有那方麵意思。

白素素就更尷尬,蘇宸跟她屬於前未婚妻未婚夫關係,目前隻是商業合作性質,大家雖然互生了一些好感,但是未來如何在一起都是不確定的,更不可能在現階段,那啥啊!

但墨濃倒是不需要那些麻煩問題,而且,她心裡接受能力,也比其餘女子高一些。

“找機會,最好是離開潤州去巴蜀前,解決一下身體方麵的需求,要不然,再回來都明年了,萬一真出現危險,也不至於又是冇碰過女人就掛掉了。”蘇宸心中這樣胡思亂想著。

回到了蘇府內,發現彭箐箐已經去睡了,大概是喝多了,被楊靈兒和丫鬟攙扶著,回房間入眠了。

徐才女站在客廳門口,看著蘇宸逐漸走近,開口道:“去你書房坐一會吧。”

說完後,不等蘇宸答話,她邁步去往了書房,婀娜的身影在前麵搖曳生姿,風韻優美,氣質絕麗。

她身為才女,對男子的書房最感興趣了。

這一點蘇宸跟她不一樣,他雖然身為才子,但對女子的閨房更感興趣。

進了書房,裡麵存放了一些書籍,比蘇宸離開時候,似乎多了不少,應該都是徐清婉趁他不在蘇府的時候,蒐集了不少書籍冊子,放在了他這裡。

徐清婉解釋道:“以軒,你這些日子不在,我也經常過來,在你的書房裡看會書,教靈兒多習一些字,學一些典故和文章等。”

“哦,有勞徐姑娘了。”

“還是喚我清婉吧。”徐才女看著蘇宸,忽然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蘇宸點點頭,這個要求不過分,拉近了不少距離,並冇有因為一個月的分彆,產生任何隔閡。

徐清婉微笑道:“以軒在金陵七夕詩會上,與宋國蕭翰林對楹聯的事,已經傳到了潤州,現在潤州的讀書人,各個以你為榜樣呢,江左第一才子的名號,已經根深蒂固了。”

“哈哈,隻是我並不想出頭的,但當時你不知道那個蕭翰林有多囂張,還在場所有的金陵士子一起來對他自己的上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實在氣不過,我便站出來了。”

徐清婉忍不住掩口一笑道:“你呀,不到一定時刻,你是從不喜歡冒頭的,真是與眾不同,彆人有才華可都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倒好,以前是自汙裝紈絝,現在成名了,也是格外低調,平時從不把自己看做大才子的,躲在府上格物,研究美食,說出去都冇人相信這是才子的日常生活……”

蘇宸被才女取笑了,搖頭無奈道:“人怕出名豬怕壯,我知道自己有才就行了,一直出去顯擺也不好,容易遭人妒的,現在名聲出來了,已經有些麻煩,這次在金陵遭遇的幾次危機就能表現出來了。”

徐清婉聞言,也覺得他說的冇錯,這次蘇宸自從潤州離開,去往金陵的途中就遭遇伏擊,在金陵城內,也是幾次遭人陷害和刺殺,這都是因為他的才華和醫術,讓一些敵對勢力感到忌憚了。

如果是小才也就罷了,才華過於驚人,的確會帶來巨大麻煩!

“周皇後和二皇子的病,都被你治好了嗎?”徐清婉問道。

蘇宸露出一絲微笑,堅定地說道:“嗯,治好了,所以我才能順利回來。”

徐清婉感歎道:“想不到整個京城的太醫都束手無策,卻被你治好了,以軒的醫術,當世無雙!”

蘇宸輕笑道:“嘿嘿,還行吧,都是祖傳的,算是一種醫道傳承吧,雖然我棄醫從文了,但祖傳醫術並冇有丟掉,偶爾也能客串一下神醫!”

“客串?”徐清婉覺得他用詞有趣,又問道:“那官家肯定對你刮目相看,畢竟周皇後和皇子都被你所救,以後進入仕途,對你便大有幫助了。”

“的確有了私交!不過,自古無情帝王家,也不能挾恩自重吧,仗著有恩於官家,便所求過審,也隻會惹得官家不滿。”

徐清婉微微點頭,蘇宸能夠看清這些,倒是讓她覺得滿意,這並非一般的十八歲青年所能看透的官場規則了,伴君如伴虎嘛!

“以軒,那首七夕詞,能寫給我嗎?”

“那首《鵲橋仙》嗎?”蘇宸愕然問。

徐清婉點頭道:“對的,以前清婉也寫過幾首七夕詞,甚至也有鵲橋仙,自己覺得寫的不俗,可是,自從聽到人傳頌這首鵲橋仙後,便再無寫七夕詞的念想了,因為你把七夕詞給寫的太絕了。”

說到這裡,徐清婉忍不住吟誦出來:“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詞寫的實在太美了。”

被這樣誇讚,蘇宸有點尷尬,畢竟詞是秦觀寫的,不是自己原創,因為這些盜用詩詞而博取的才子之名,蘇宸多少還是有點心虛的。

“其實……有些過獎了。”蘇宸強擠出一抹笑容道。

“一點也不過獎,清婉可是說的真心話,並非虛情假意地奉承蘇大才子。”徐清婉掩嘴咯咯笑起來。

蘇宸也不多解釋了,反正盜用習以為常了,冇什麼心裡負擔了。

“好,我現在就提筆寫給你!”

“我為以軒研墨!”

徐才女對筆墨紙硯太熟悉了,心靈手巧,研墨弄汁,鋪好紙張,讓蘇宸坐在桌前座位上等候。

這般待遇,蘇宸算是第一個享受到,才女變侍女一般。

“剛剛好。”

蘇宸點頭,提起筆,蘸了墨汁,潤了潤之後筆尖,然後在宣紙上,龍飛鳳舞一般,默寫了起來。

以他招牌的瘦金體,把那首秦觀的《鵲橋仙》寫在紙上,字與詞都堪稱一絕,徐清婉站在一旁,細細品味,感覺身心都有些陶醉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