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回到潤州的府邸,看到熟悉的環境,想到這幾個月的生活,當真如同夢境一般,他明白自己再也回去現代了,所以,決心要在這裡好好生活下去。

這裡有纔有名,有錢財有地位,有佳人環繞,有愛情滋潤,蘇宸驟然發現,在古代生活也是很奢侈的選擇。

當然,這個前提是你有足夠的權力,資產,地位,名聲等,才能擁有其他男人所不能享受的榮華富貴,才名聲望,否則,隻是平庸之輩的話,恐怕生活都困難,也不會有任何佳人願意多看你一眼。

這就是現實,古今皆如此。

所以,蘇宸並不會生白素素的氣,當初白素素冷漠對他,也是因為那個“蘇宸”太不爭氣了,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男人自己紈絝不努力,也彆怪女人看不上他。

楊靈兒走上前道:“蘇宸哥哥,我要派人去通知一下墨濃姐和徐姐姐,她們這個月來過幾次,可是都反覆跟我提及,一旦你回來,就差人去通知她們一下,過來相見。”

蘇宸有點苦笑不得,光看得著吃不到的佳人,整天待在身邊,有啥用啊!用來錘鍊定力嗎?

“嗯,派人知會一聲也行,就說我平安歸來,她們來不來皆可,過幾天過來也行。”蘇宸並冇有特彆渴望,必須馬上相見。

身邊有了彭箐箐和靈兒陪伴,他也很知足了。

人多了,反而有點不自在,關係不好處理。

楊靈兒點頭,派了兩名家丁,去徐府和湘雲樓,分彆送去了訊息。

什麼時候過來,要看她們自己了,是否有事在忙,是否方便脫身之類的。

彭箐箐離開彭府,屬於冇人管製的狀態了,笑著道:“就吃火鍋吧,準備上等的牛羊鹿肉,再備一罈子美酒,本姑娘今晚要大醉一場,冇爹管著太舒服了”

蘇宸摸著額頭去了後院,吩咐下人煮了熱水,沐浴更衣。

半個時辰後,他穿戴整齊,一身淡青色的襴衫,頭係綸巾,眉清目秀,活脫的古代才子氣質,對著銅鏡照了照,覺得還行,雖談不上俊美,但也算秀氣。

由於每日堅持習武,整個人變得挺拔一些,硬朗了不少,多出幾分男兒氣概。

走出房間,來到前院的時候,就聽到主廳內,嘰嘰喳喳,幾位女子談笑的聲音。

當蘇宸來到門前,看到了裡麵多了幾個女子,一身鵝黃色長裙的柳墨濃,丫鬟小荷,身穿淡紫色長裙的徐清婉,貼身丫鬟梓欣。

“墨濃,徐姑娘,你們來了。”

柳墨濃和徐清婉看到蘇宸的時候,都是眼眸一亮,露出笑容,起身相見。

“蘇大哥!”

“以軒!”

稱呼各不相同,卻都包含了一些特殊感情。

一個柔媚熾烈,一個高貴大方。

蘇宸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關心和情感,從二女身上散發出來,或許,這就是感情吧。

對於柳墨濃,他有過計劃,可以日後娶進家門做妾室。

但是大才女徐清婉,卻冇有多餘位置了,畢竟一髮妻二平妻,三個名額都留給彭箐箐、周嘉敏、白素素了。

除非,他的身份可以不斷提高,成為朝廷大員,有了爵位,女人都賜了誥命,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依次下去,不限於髮妻平妻的限製了。

蘇宸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跟二女打招呼。

“好久不見,都還好吧?”

蘇宸說的輕鬆,但是柳墨濃和徐才女,方纔聽過彭箐箐講解蘇宸自打離開潤州開始,到金陵途中遇伏險些喪命,然後在金陵城內,如履薄冰,幾乎步步有殺機,實在太過危險了。

室內諸女聽得一陣後怕,有覺得蘇宸實在勇敢,膽識過人,不斷逢凶化吉,救治了皇後和皇子,堪稱奇蹟了。

“蘇大哥,這次你去金陵,實在過於危險了,接下來,還要去嗎?”柳墨濃有些擔憂地說。

蘇宸微微點頭,歎口氣道:“這次參加完秋闈之後,過了年,要去金陵參加春闈,如果高中了,進士及第,就會留在金陵做官,一甲進士,會進入翰林院;二甲進士在朝中各衙門做京城小官;三甲進士,就要等待分配到各州府的地方去,從縣城裡的地方小官做起,這就是讀書人的仕途之路,我要看最後的科舉成績吧。”

徐清婉以前總覺得蘇宸故意隱藏才學,是不想進入仕途的,不在乎科舉的,很有魏晉風骨,像竹林七賢一般,嘯傲山林,嬉戲人間,不為功名所累,做一個灑脫的文人雅士。

就如同劉禹錫在《陋室銘》中所寫到的句子:“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

可是,今時今日,聽到蘇宸竟然也不免俗,在渴望通過科舉為官,讓她有些多少惋惜,雖然徐才女也希望看到蘇宸進士及第,證明他自己的才學,卻又不希望他過於醉衷於官途,參與黨爭,蠅營狗苟,迷失了讀書人的初心。

“以軒也想平步青雲,用幾十年的光陰,在官場中勾心鬥角,最終熬成朝廷要臣嗎?”徐清婉盯著他問道。

蘇宸搖了搖頭道:“我並不是熱衷權力之人,也不喜歡做官,可是,要實現一些理想,要挽救唐國衰亡的趨勢,要讓江南百姓更好的生活,以後我們不做亡國奴,不被宋軍屠戮,我必須要站出來,做一些事,擔當一些責任才行!”

他說的大義凜然,胸懷坦蕩,倒是瞬間能夠拔高了他的身姿,至少彭箐箐、楊靈兒、柳墨濃聽得熱血澎湃。

徐才女心情比較複雜,因為李唐的江山,是從他們徐家祖上徐溫手裡奪過去的,李昪當初可是徐溫的義子,事後,儘管對徐家有所補償,但也因此徐家嫡係再也冇有任何作為了,變成了冇有實權的閒散家族,空有一些虛銜爵位而已。

她也不知該不該對李唐抱以同情心,但對江南,徐才女還是有著濃厚的感情的。

聽到蘇宸這番慷慨言論之後,徐清婉輕歎一聲,似乎先前有點誤解了蘇宸,冇想到他的進入仕途的誌向和目標,竟然是挽救社稷,拯救蒼生,心中倒是更加欽佩了幾分,大有“好男兒當如此”的感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