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冇有被宋國使者遊說成功,竇儀帶著一種遺憾離開了蘇府,最後轉身前,看向蘇府的眼神,充滿了怪異,最後歎息一聲遠去。

彭箐箐眸光柔和地看著蘇宸,微笑道:“他們腦子真怪,竟然想招攬你去宋國,北方戰亂不斷,纔剛穩定而已,並不如唐國這樣安逸。再說你根在這裡,財產和朋友都在這裡,去了宋國人生地不熟,就憑他的空口憑據,誰會背叛自己的朝廷,叛逃去往宋國啊!”

蘇宸輕輕一笑,說道:“對啊,連箐箐都覺得不可能,他們還這樣不遺餘力地遊說,也真是傻到家了。”

彭箐箐點點頭,忽然間,又覺得不對勁,為何拿她來比喻啊!

“好啊蘇宸,你轉個彎來罵我傻呀!”

蘇宸苦笑道:“絕無此意啊!”

“亮你也不敢!”彭箐箐兩手相互捏動一下,發出哢嚓哢嚓的骨節響聲。

蘇宸很紳士地一笑,然後逃避般回府了。

當晚,蘇宸就住在自己府上了,彭箐箐待到半夜,在書房讀書、院子習武,夜深近三更時,她直接淩空躍起,翻牆回彭府去了,十分方便。

………

翌日,金陵的朝廷發生了極大震動。

孫黨一派的監察禦史、門下侍郎等,上書彈劾宋黨的幾位四五品官員,分散在九卿六部之中,比如刑部都官郎中張廷錄,收取賄賂,以死囚犯替換了重刑犯,謀取錢財。

戶部金部的員外郎鄒春山,利用掌管國庫錢帛出納之權,私吞貨庫銀兩達數十萬兩。

太府寺少卿沈重貪汙受賄,金額數大,卸職瀆職。

門下省城門局的城門郎官趙旋草菅人命……

輸了也不多,第一天就彈劾了這麼五六個人,證據確鑿,有詳實的奏摺拿上去,呈遞給了官家。

李煜接過這幾個禦史的彈劾摺子,認真看過之後,臉色鐵青,每一個證據寫的如此詳細,一旦坐實,那麼這幾個人,罷官入獄,甚至砍頭都是有可能的。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是孫黨的官員,對宋黨進行打擊了。

李煜的目光瞥了韓熙載和徐鉉等人一眼,這幾位老臣麵無變化,似乎早就知曉一般,李煜便心中有數了,猜到這些禦史,應該得到這幾個老臣子的授意了。

本來他對三黨平衡狀態一直貫徹,但最近宋黨動作頻頻,甚至敢對皇子下手,觸碰了李煜的底線,此時見到孫黨出刀了,就打算借刀殺人了。

反正隻是幾個四五品的京官而已,證據又確鑿,實在冇有任何偏袒的理由。

於是,李煜嚴厲痛斥了幾句,然後把這些摺子,移交給刑部張易和大理寺的官員,讓三司會審,重點查辦,所有被狀告的官員,立即革職,等待調查。

被點名的官員,頓時跪地喊著冤枉,但是,李煜直接讓大內侍衛給拖下去了。

不光是魏岑、陳覺等人心驚了,連潘佑、李平等新黨的官員,也覺得孫黨的人,忽然亮劍出來,舉止有些驚人。

整個朝堂震動了,因為這不是一兩個京官,而是五六名品佚不低的京官,就這樣全被革職查辦了。

散朝之後,群臣議論。

“真是奇怪了,孫黨的人今日吃錯藥了,集中彈劾宋黨的官員,這是要圖窮匕首見,撕破臉了啊!”

“以往兩黨相爭,也不至於一日內彈劾這麼多官員吧,都是集中力量對付某位德高望重的權臣,把旗幟打掉,這次專門攻四五品官員,要給宋黨搞斷層啊!”

一位工部侍郎道:“也不知那些彈劾的內容,是否屬實,如果坐實,那也宋黨的人是活該了,一群官場敗類。”

有官員道:“會不會是為了安撫蘇宸,在表態度,畢竟蘇宸是孫黨新招攬的人才,近日他不斷遭襲,孫黨懷疑是宋黨人做的,所以發狠反擊,做給蘇宸看!”

皇宮高牆甬道內,官員三五成群往外走,不斷評說,議論紛紛。

………

蘇宸在府內也聽到了此訊息,彭箐箐從她父親那裡聽來的,原話轉給了他聽。

“蘇宸,仕途凶險,朝廷黨派爭鬥,你真的想要做官嗎?”

彭箐箐有些擔心,她自己放蕩不羈習慣了,對朝廷官員也有些輕視,但自己夫婿要做官,以後整日在朝堂勾心鬥角,時刻有著巨大危險,也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蘇宸感慨道:“要在江南好好活下去,不受人欺負,也隻有做官了,而且要做大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誰能欺負到咱?”

彭箐箐有些驚訝道:“你要做權臣嗎?”

蘇宸走到窗前,看著窗外的靜謐夜色,歎息說道:“如果有機會,不是不可以啊!”

他臉色平靜之中帶著一股堅毅,他既然選擇仕途之路,就要步步高昇,不能做個四五品官,成為棋子,隨時被放棄,要做自己就做到侍郎、尚書,甚至澄心堂去,有決策權的中樞,出將入相,這才符合穿越男兒的性格。

南唐的國主李煜不是一個明君,頂多跟仁君沾一點邊兒,耳根子軟,左右搖擺拿不定主意,很容易被離間,判斷能力不夠,如果蘇宸要真的挽救南唐,就要做權臣,替李煜做一些重要決策,把南唐穩固住,讓北宋無從下手。

隻要把南唐多拖幾年,熬過北宋開國之君趙匡胤的壽命,等趙光義這個誌大才疏的皇帝上馬,他打仗幾乎很少有贏的,到時候南唐就不怕了。

彭箐箐猶豫下來,她對這些不大懂,但蘇宸這樣選擇,不論刀山火海,她肯定都鐵心跟著。

她伸出手,攥住了蘇宸的手,輕聲道:“無論如何,我都跟著你,無懼生死,不要負我便可!”

蘇宸微笑道:“道路雖艱,所幸有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兩個人並肩依靠在一起,賞著窗外星辰璀璨。

月光灑在二人身上,如同披上了一層清輝,聖潔無比。

半晌後,彭箐箐問道:“你打算何時回潤州?”

蘇宸答道:“再過幾日,到了七月底,便回去潤州吧,要準備秋闈了。”

“有冇有想她們?”

“想誰呀?”

“明知故問是吧?”彭箐箐輕哼。

蘇宸哈哈笑道:“有你在身,我可冇心思想彆人;把握當下,珍惜眼前,纔是最好的選擇!”

“算你識相!”彭箐箐蹙起眉頭舒展開來,臉頰帶著笑,連小酒窩都浮現出來了,似乎對蘇宸的答案很是滿意。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