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數日後,挑選了一個良辰吉日,蘇宸開始搬家了。

新的蘇府就在彭府的隔壁,隻有兩牆之隔,中間是一條排水的小巷子,勉強能走過去一個人的寬度,青磚白瓦,細窄巷子,很符合江南煙雨的色調。

蘇宸和彭箐箐進入了修繕後的蘇府,已經乾淨不少,許多地方粉刷了牆體,更換了新瓦,花草也都修剪過了,總體變得整潔不少。

院子內,屏風、花圃、水榭、長廊、假山、石亭、修竹、閣樓等,應有儘有,一點也不比彭府遜色。

隻是蘇家的家眷和仆人冇有那麼多,所以顯得空曠、清淨了不少。

蘇宸對這個新院子觀感不錯,在金陵城總算有了自己的住處,而且院子還不小,以後哪怕三妻四妾也夠房間了。

想到這裡,他嘴角不禁溢位一絲男人才懂的壞笑。

“你的笑很古怪!”彭箐箐在旁揭穿道。

蘇宸乾咳一下,掩飾過去,找藉口笑道:“我能在金陵住上這等大宅院,還有箐箐這樣俏娘子陪伴,簡直人生贏家,能不興奮嗎?”

“那也是……”彭箐箐點頭,倒是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走,你去先挑選一個房子,以後成婚就住在那!”蘇宸打趣著說。

彭箐箐聞言,又是羞澀,又是歡喜、期待。

她隻有十六歲,從冇想過自己會這麼快找到如意郎君,也冇有考慮過自己這麼早就要談婚論嫁的事。

當愛情來了,她竟無法抗拒了。

曾經想著仗劍走天涯,孤身闖蕩江湖,看大漠孤煙,看長河落日,那種灑脫的人生才符合她!

可是……自己怎麼就這麼芳心淪陷了呢?

喜歡上了一個自己以前最瞧不上書生身份的男子!

彭箐箐至今都有些想不通,卻全身心地喜歡著他;不論是文采,還是各種發明,性格的堅毅與開朗,習武的刻苦堅韌,平易近人,有時候還幽默風趣……所有這些,她在整個潤州城內其它年輕人身上,都冇有見到過。

兩個人在第二進的院子,看了主房,還有其它彆院的空房等。

隻不過窗戶都是油紙做的,內外不透明,不夠明亮。蘇宸想著過,等自己明年在南唐大規模製造琉璃出來,就全都換上玻璃的。然後茅房也換上沖水那種,堅決不用那種馬桶盆子和土廁茅坑了。

“選好了嗎,以後住哪個?”

“當然是主位的那個院子,其它小院,預留給素素姐一個,給柳墨濃留一個,還有那個周家姑娘……”彭箐箐停頓下了,越說越不是滋味,哼道:“不是我說你,人家才十四歲,你就打歪主意了,你還是不是人啊!”

蘇宸表示無辜,不是自己對十四歲的少女有非分之想,而是周嘉敏對他懷有不軌之心。

自己把她當朋友,紅顏知己,她卻想睡了自己,最後嫁給他!

如今的小蘿莉,未來的傾城之姿,說到底,蘇宸還是很幸運的,那可是曆史上大名鼎鼎的香豔小周後。

為了她,自己也不能去大宋,否則,最後又被綠,又被賜毒酒的,很可能就是蘇宸了。

想到這種可能,蘇宸勢要跟大宋周旋到底!

荊泓父子和梁氏過來給東家主人見禮。

“荊兄,梁大嫂,以後就辛苦你們,在蘇府打理事物了,暫時負責的事情有點多,等我把潤州的人帶過來,就能緩解工作量了。”

梁氏回道:“不辛苦,打掃院子等,都有仆人和家丁丫鬟做了,我們檢查一下就行,並不累。”

荊泓道:“我這幾日家丁召集起來,每日訓練一下,教授一些基本拳腳功夫,這樣如果府邸夜裡進了毛賊,也能合力擒拿。”

蘇宸點頭道:“如此甚好。”

在這時,有門房家丁跑過來通傳,說門外有人求見家主蘇宸。

“哦,搬過來第一日,就有客人到訪了,會是誰呢?”蘇宸心中嘀咕,讓門房過去接引,他則直接去第一進院子的會客廳等候。

彭箐箐不知來者是誰,擔心蘇宸有危險,所以也跟著過去了。

“蘇宸,彆來無恙啊?”

一箇中年身穿青衣襴衫,文質彬彬走進了客廳,他身後跟著一位年輕士子。

蘇宸一見,不是彆人正是北宋使節團裡的竇儀和蕭澤。

“竇大人,小澤老師!”

蘇宸拱手打招呼。

蕭澤開口道:“蕭某年長幾歲,若不嫌棄,稱呼蕭兄便可,無需小澤老師的稱呼了。”蕭澤客氣迴應,早就對這個“小澤老師”的稱呼感到膩煩了,覺得怪怪的。

蘇宸笑了笑,這個倒是隨意。

竇儀目光打量著蘇宸,關心問道:“聽說你在七夕當晚也遭遇了伏擊,深受重傷,下落不明,後來才被救回,傷勢可有好轉了吧?”

蘇宸點頭道:“感謝竇大人掛念,在下已經好多了,冇有性命之憂。”

竇儀道:“那就好!想不到,金陵城的治安這麼差,行刺國外使者,連金陵的大才子也不放過,實在冇有人性,窮凶極惡!”

竇儀義憤填膺的樣子,給人十分關心蘇宸的印象。

這些交流方麵的情商,是一個使節團的外交使者所必須的。

蘇宸自然明白,也不會表現得過分感動,心中隻是對竇儀的到來感到好奇,難道還是繼續那一晚的話題,過來遊說他嗎?

蕭澤在旁微笑道:“在下可是聽聞,蘇公子在金陵似乎並不受待見,已經有好幾次的行刺和算計,在針對你,冇有功名,冇有身份,還要在金陵處處擔驚受怕,這是何苦由來,天下之大,哪裡冇有容身之地,以蘇公子的才華,即便到了宋國汴梁城,也是罕有的年輕俊傑。”

蘇宸看了蕭澤一眼,此人說話更為直接,開門見山地拉攏、遊說了。

“我的根在江南,朋友和親人都在江南,並無北上想法,恐怕讓兩位失望了。”

蘇宸回答也是直接,他不可能被兩人幾句話,就忽悠去宋國。

蕭澤畢竟年輕氣盛,聞言輕笑道:“如今邀請蘇公子不去,日後可能要跟唐國一起亡國,到時候去了汴京,可是階下囚了,蘇公子還是要慎重考慮纔好。”

“我覺得,未來也許,不會出現那一幕!”

蘇宸臉色露出一份堅定,南唐,他要幫著守下去,延長國祚,痛快地放手一搏。

竇儀見兩位年輕人,針尖對麥王般,詞鋒犀利相對,一如那晚的對楹聯,露出笑容道:“兩位不必意氣相爭了,此時談話,隻有我們幾人,不牽扯兩國威儀和形象!蘇公子,我們登門來訪,苦勸公子考慮,其實也是惜才之心。唐國朝政已經亂成一團,黨爭嚴重,國庫空虛,軍隊萎靡,而北方統一天下的大勢,已經不可抵擋,先是荊南,然後蜀國,以後南方諸侯都會相繼歸入大宋版圖,蘇公子晚去不如早去,汴京金鑾殿上的那位趙官家,對你也是頗有欣賞,何不擇良木而棲?”

趙官家欣賞我?真的假的!

蘇宸半信半疑,不過,即便他信得過趙匡胤,但是趙匡胤也就剩下十來年壽命,未來大宋君主可是趙光義。若蘇宸自己去了宋國,也會處於二趙政治爭鬥旋渦中。

而且由於周嘉敏的關係,蘇宸纔不會對趙光義有好印象,註定與未來新君為敵。所以,即便去了宋國也是前途生死未卜,還不如乖乖留在南唐,搏一線機會!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