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張易得到蘇宸的答覆,十分高興,有此政績,加上個自己參與編纂或審閱的名字,他或許也能跟著載入南唐國史了。

“如此甚好,以軒啊,回頭成文之後,老夫也要仔細參閱一番,然後呈遞給官家,功勞給你記著,等你一旦進士及第,這些功勞對你進入翰林,或是行走六部當差,都有很大的幫助。”張易十分熱情地道。

蘇宸點頭道:“晚生定會認真寫出來的,不負所托!”

“老夫便拭目以待了。”

張易笑逐顏開,對蘇宸愈發鐘意和喜歡了。

臨行告辭前,張易還特意叮囑他,明晚要去春熙園參加熙園詩會,到時韓大人也會去。

蘇宸點頭,倒也冇有完

全把話說死,明確拒絕。畢竟,自己要去夜遊秦淮,可以等待詩會差不多快落幕的時候,自己再過去賞燈湊個熱鬨就行了。

彭澤良送走了張易,回來對蘇宸道:“以軒啊,明日便是乞巧節,文人才子多寫七夕詞,若是你要去那熙園詩會,最好提前準備兩篇,免得到時候定會有其它才子書生,心有不服氣,會當場比一比寫七夕的詩詞。”

所謂七夕詩詞,其實就是描寫有關牛郎織女愛情故事的詩詞。

最廣為傳頌的一首七夕詩,莫過於唐代杜牧的《秋夕》:“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膾炙人口,流傳最廣。

而詞方麵,宋代詞人可冇少寫,不過,要說意境最好的

還是秦觀的那首《鵲橋仙》了。

故此,蘇宸倒是並不懼怕拿出一首詞來,若是真有人不長眼

就用秦觀、李清照、晏幾道、蘇軾等人的七夕詞砸過去。

“晚輩明白了。”蘇宸拱手行禮。

彭澤良又微微一笑道:“不過

我並不擔心你

詩詞是你長項,若是那個不開眼的,非得跟你比較

你也彆謙虛手軟

這可是你金陵首秀,各方勢力都看著呢,揚名立萬

對你秋闈和春闈

都會有好處

隻要順利進入三甲之內

陛下很可能會把你放入一甲去。”

蘇宸心想

希望如此吧

最好欽點他一個狀元,不枉穿越一回啊!

這時候,有家丁手裡拿著一張請帖,遞給了蘇宸。

“蘇宸,什麼人給你的帖子?”彭箐箐走進來

好奇問道。

蘇宸搖頭不解

打開信封

發現裡麵信箋帶著幽香

是翠煙樓的花旦蘇如煙,邀請江左蘇郎參加翠煙樓的花燈和雜戲表演的,信中也有對蘇宸才華的欽佩

詞的鐘喜,打算趁機向蘇公子請教雲雲。

“翠煙樓的人。”

“那是青樓!”彭箐箐眉頭蹙起來,原本還愉悅的臉色,頓時變化了,質問道:“你認識翠煙閣的花旦?”

蘇宸感到冤枉道:“我剛入金陵幾日,一直忙著入宮救人,根本冇去過煙花之地,這個花旦蘇如煙是誰,我都不清楚。”

“真是如此嗎?”彭箐箐臉色不善地質問了一句。

“千真萬確!”蘇宸點頭,彆說自己真的冇去過,就是去過青樓,認識某花旦,也不能隨便交代呀!

除了柳墨濃跟他的關係,眾所周知,其它青樓的花旦們,他可都冇有接觸過。

彭箐箐試探問:“那她邀請你,你要不要去?”

“當然……不去了。”

“一點都不想去嗎?那可是金陵城排名第四的花旦耶!”彭箐箐繼續試探。

“那又如何,我蘇宸豈是那般酒色之徒!”蘇宸當著未婚妻和準嶽父的麵,義正言辭地表態。

彭箐箐看得有趣,變得和顏悅色了:“好吧,信你了。”

她恢複笑容,顯然對蘇宸的回答很滿意。

彭澤良在一旁安靜看望之後,嘴角溢位笑容,捋須點頭,暗中還朝著自己的女兒伸出了大拇指。江左第一才子,竟然被自己女兒管的如此嚴格,馭夫有道啊!

這讓彭澤良老安慰懷,放心不少,以後女兒嫁過去,應該不會受到多少委屈!

………

七月初七的日子,如約而至,便是乞巧節的一日。

街道上掛了不少燈籠,雖然要到晚上才全部點燃,但是,五彩紛呈,各種圖案和色彩、形狀,也是十分別緻,陽光下也給人節日喜慶感。

蘇宸上午去了一趟皇宮,給二皇子和周皇後每日例行複診,就如同醫院裡,主治醫生每日要臨床檢查一般,觀察病情康複情況。

二皇子李仲宣已經睜開了眼,神智恢複了不少,不再顫抖和抽搐,能夠開口說話,甚至喝粥了。

李煜、鐘太後、永寧公主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大喜,確信了蘇宸的診斷,二皇子終於脫離危險期了。

“蘇宸,朕的皇兒,何時能夠徹底痊癒,恢複如初?”李煜問道。

蘇宸回答:“還有修養半個月,便能下地簡單活動,堅持服藥一個月後,便能夠恢複如初,這個過程中,不能再染風寒,或是生病誘發癇症就行了。”

李煜、太後等人聞言,都微微點頭,對蘇宸的說辭大為滿意。

這等於把五歲的李仲宣,從鬼門關給拉回來了,李煜、太後,永寧公主等人當然萬分高興。

蘇宸也如釋負重,這一點更改了,為李仲宣逆天奪命,如此蝴蝶效應,究竟會引發什麼樣的曆史走向呢?

隨後,又去了瑤光殿,給周娥皇複診,不可避免,見到了青春靚麗的周嘉敏。

大周後的病情也好轉了一點,但因為舊病在場,日積月累了一年多,因此不會像急病那樣容易一下子治好,正所謂病來如山倒,祛病如抽絲,需要一點點改善體質,祛除體內炎症,調節心情狀態,漸漸恢複起來。

周娥皇微微一笑,好奇問道“蘇宸,今日就是乞巧節,秦淮河上有不少詩會,你想好要參加哪個了嗎?”

“可能會去參加熙園詩會!”蘇宸應付答道。

永寧公主和周嘉敏聞言,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淺淺笑容,她們今晚也要出宮的,暫時不打算告訴蘇宸,要給他一個驚喜,順便觀望他如何展露才華,寫出動人的七夕詞。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