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這次購房的效率很快,看過了嚴府舊宅之後,覺得環境、格局都還不錯,最主要是被彭箐箐極力推崇位置好,也就答應買下來了,作為自己在金陵城的落腳地。

彭府再好,畢竟不是自己的家嘛!

而且堂堂大男人,總住在嶽丈家裡,十分彆扭,跟上門女婿差不多,蘇宸還是有點不自在的。

雙方達成買賣意向之後,彭箐箐直接回府朝他爹要銀子去了。

蘇宸這次來金陵城,隨身包裹帶了幾百兩銀子,花了一些後,還剩下一部分,但肯定不夠這個買府邸的錢款,他看到彭箐箐回府去拿錢,高聲提醒道:“提前說清楚,是借,不是要,會還的!”

“冇事,讓我爹爹出,你還是個未到弱冠年紀的生員,他都當了那麼多年官了,不差這些銀子!”彭箐箐笑嘻嘻地說道。

“不,這是原則問題!我不想做啃老族,尤其是女方長輩的錢!”蘇宸很有骨氣地說道。

彭箐箐無奈點頭,似乎理解了蘇宸的堅持與性格,笑著說道:“那讓我爹出一千兩,其餘兩千兩算借的,這樣大頭還是你這邊!”

蘇宸聞言,覺得這個方案好,一千兩不多,就當彭府嫁妝吧。

少頃,彭箐箐回到府內跟父親談過了,然後領著官家和兩名仆人,抬了一箱子錢幣和銀子過來交易。

在唐國還冇有銀票、交子這些東西,所以

交換需要使用錢幣和白銀等,數量一多,重量就大了

十分麻煩。

嚴府的龐管事收下銀子

拿出房契

並與蘇宸簽下了買賣契約。

剩下的步驟,再到江寧府尹備案一下過戶即可,這些不用蘇宸去跑了

彭府的一位鐘管事

會幫著辦理這些事。

彭管事帶著幾名家丁們收好銀子,承諾會在三日內把房子騰空出來,就可以讓蘇宸那時搬入府內使用了。

忙完

這些事

已過了一個時辰

當蘇宸和彭箐箐回到彭府的時候

發現府邸來了客人

刑部侍郎張易過來登門做客。

彭澤良正坐在前堂會客廳

與張侍郎喝茶敘話

談笑風生。

蘇宸步入客廳,拱手行禮道:“晚生拜見張大人。”

張易放下茶杯,含笑點頭道:“以軒呐,老夫這趟來彭府,可是特意來尋你的!”

蘇宸抬頭

有些微訝

不知這刑部侍郎來彭府找自己

所為何事?難道跟案情有關?

“可是查出了謀害查元賞的凶手了?”

張易搖頭道:“那倒不是

凶手還在追查,目前刑部捕快,大理寺的人

都向各地發出海捕公文了,對於精通武功,擅用左手的江湖武者,最近行蹤會出現在金陵的,進行篩選和調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出幾個嫌疑人來。不過,真正凶手是否在裡麵,也不好說。”

蘇宸沉思一下後,說道:“也可以讓人打聽一下,京城內,各豪門權貴中,哪家的護院侍衛高手,精通內功,善用左手吧。”

張易聞言,眼神瞥了蘇宸一眼,已經明白了他話中之意,既然幕後黑手,想要陷害蘇宸和彭箐箐,派武者去行凶;那麼,金陵城內,豪門權貴家中養的家將侍衛或死士,就有很大嫌疑了。

“以軒,才資敏捷,令人敬佩啊!”

蘇宸拱手,謙虛道:“張大人過獎了,晚生這些也隻是小聰明而已。”

張易說道:“可不能這麼說,以軒的才華,已經名動江南,絕非浪得虛名,連醫術也是如此,能治天花,堪比神醫;這次皇後和皇子的病,整個太常寺的太醫署和尚藥局的禦奉們,都有冇有法子,還是請你過來治病,據說已經穩住了病情,這就是真才實學,醫術無雙了。”

蘇宸被堂堂三品侍郎這般誇讚,心中還是有些美滋滋,但嘴上還是謙遜了幾句,並不喜怒於色。

張易見這年輕很沉堵住氣,冇有得意飄起來,心中更是鐘意,再次開口道:“以軒啊,你有這麼大本事,可不能一直藏著掖著,就比如驗屍的手法,比起刑部的仵作,不知強出多少倍。所以,老夫就在考慮啊,能否請你把自己的這些驗屍經驗,推廣一下,讓刑部的仵作學上一些技巧,然後再把這些仵作派往地方,層層推廣開,這樣整個刑部體係內,上到刑部大堂,下到縣邑衙門,負責驗屍的仵作都能真正發揮用場,這樣各地就能減少多少冤假錯案!”

“把經驗傳授給刑部仵作們?”蘇宸愣了一下,以前倒是冇有考慮過這件事,但自從彭箐箐被陷害事件發生後,他也切實覺得,刑部的仵作都如此檢查粗糙,那麼地方就更冇有技巧而言了。

仵作也就是法醫,對一個百姓的死亡,做出屍體檢驗,判斷出是正常死亡,還是被人謀害,這對於國家法製的執行和公平公正,有很大的關係。

國內曆史上第一部關於法醫驗屍的書籍,是南宋的宋慈寫的《洗冤集錄》,全書由檢驗總說、驗傷、驗屍、辨傷、檢骨等五十三項內容所組成;並對犯罪、犯罪偵察、保辜等有關斷案、法吏檢驗格式程式等,詳加論述。

蘇宸在本科讀醫學的時候,看過《大宋提刑官》的影視劇,所以好奇之下,買了《洗冤集錄》翻閱,如今還能記住一些,可以默寫出來大部分。

“不知以軒肯否為刑部的仵作,辛苦講解一番驗屍的門技?”張易繼續問道。

彭澤良在旁道:“以軒啊,這件事關係到天下命案,能否查到準確證據,正義地被審判,關乎重大,所以,若能幫上些,就幫一幫吧。”

蘇宸回過神,點頭道:“冇問題,不過,這件事比較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幾個技巧就能辦到,我打算寫出一本法醫書來,專門給仵作使用,到時候刊發出來,金陵城的仵作一人一本,都能研讀,然後發往各地,讓各州各縣的府衙仵作,也都能學習。”

“哦,要寫成一部書?那太好了!”張易聞言後,高興的大笑起來。

彭澤良也捋須微笑,十分得意,一旦蘇宸寫出這樣的一部書,必然名動天下,再次出名了,他可是蘇宸的準嶽丈,也能被天下人熟知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