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宸頓了頓,見到眾人都在關注他,翹首以盼的樣子,知道自己成功勾起了這些人的好奇心,然後細緻解釋道:“根據屍斑和屍僵的程度,可以判斷出死者準確的死亡時間,是在午夜到子時之間。我方纔檢查了屍體的耳鼻喉等部位,發現了七孔流血;如果是彭箐箐上午毆打,傷了心脈儘斷,如此嚴重,那麼回到府上,就會七孔流血,根本就活不久。但死者卻在午夜時候,忽然暴斃,七孔流血,根據耳裡血液凝聚程度,可以推斷,血就是午夜再次受傷時所留,他是瞬間死亡,被人震斷心脈而死的!”

“什麼?午夜被人震斷心脈而死?”眾人驚呼,被這個推斷給震驚住了。

“何人這麼大膽子,也如查府,行凶殺人。”

“一個善用左手的男性武者!”

大部分官員已經聽明白了,蘇宸分析的三條,細微所在,條理清晰,完全有根有據,絕非無的放矢。

“啪啪啪!”韓熙載率先鼓起掌來,對著大堂眾人道:“這個案件,疑點被蘇宸找出來了,誠如他方纔所言,活人會說謊,但屍體不會,所有的傷痕都在屍體上,隻要細心留意,認真勘察,就能發現了,那麼此案的凶手,絕非彭箐箐本人,這一點,都冇有異議了吧!”

張易接著他的話說道:“蘇宸已經解釋明白

證據確鑿,這三點都十分關鍵,足以證明

凶手另有其人

在午夜行凶致死

與彭箐箐並無乾係。”

禦史中丞嚴續點頭道:“就是啊,我們不懂醫術的人,都聽明白了

難道還有人聽不懂嗎?”

魏岑等人

看著孫黨的人,一唱一和,心中那個氣啊!可是

蘇宸的這些分析

卻又格外明顯

連刑部得仵作和宮內太醫禦奉

也都認可了

他們也找不出反駁的話了。

吉王站起身

對蘇宸這般能力,倒是頗為感興趣了,加上對方纔名,又揭開迷案,還了查家一個真相

此時令他完全冇有剛入門時候的反感。

李從謙目光看向蘇宸

讚許道:“江左蘇郎

果然名不虛傳

今日見到這番驗屍手段,查明真相,佩服佩服!此案既然非彭姑娘所為

那麼,就不要冤枉人家了,刑部的任務,就是如何查詢線索,緝拿那位真正的行凶者!

韓熙載淡淡一笑道:“吉王所言有理,不過,本官以為,這不隻是謀害查家小公子那麼簡單,順便要查下凶手幕後的主子,究竟是誰,為何要如此佈局!”

此時,韓熙載點出這些話,就是要推波助瀾,把事情往陰謀論的方麵引導,讓所有人都察覺到這件事大不簡單。

既然案件疑點被查出來,凶案與彭箐箐無關,而是有凶手闖入查府行凶,目的就是嫁禍給彭箐箐,這一條計謀實在毒辣。幕後的人,究竟想要做什麼,似乎並不難猜想,無非是針對彭家,針對蘇宸。

再加上近日內,一係列的事件,比如大宋武德司密諜在途中伏擊蘇宸,皇宮內有人給皇子下毒,企圖陷害蘇宸。幾個事件如此接近發生,這般的巧合,聰明人都能夠猜到了幾分事情的複雜性。

吉王聞言,也陷入了沉思,甚至臉色有些微冷,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在此案中,或許被當成了槍使。

因為查元方是他府上的掌書記,打上了吉王府的印記,幕後有人抓住了彭箐箐與查元賞街上鬥毆的事情,巧妙佈局,連夜派人入府,震斷查公子心脈,來嫁禍給彭箐箐;如此便引發查家、吉王府,對蘇宸、彭家的不滿與仇怨,進行挑撥離間。

李從謙此時已經意識到,自己明顯被利用了,心情當然不爽了。

他目光看向了查元方一眼,心中也在懷疑,他這個查府兄長,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是否知情?

“事到如今,疑點揭開,元方,你怎麼看?”李從謙問向這個平時王府謀士。

查元方心中正有些矛盾,因為這兩日,他一直把彭家當成了仇敵,把彭箐箐當成了殺弟仇人,可是這一刻,蘇宸說出了驗屍幾點,推翻了案件的先前的定論,與彭箐箐並無乾係,凶手另有其人,讓他也有些發懵了。

他被吉王李從謙這樣發問,心頭微驚,這明著是詢問他的看法,其實也是在試探,看他如何表態。

如果查元方繼續死纏爛打,盯著彭家不放,無視這些疑點,那麼吉王李從謙就有理由相信,這些事的內情,查元方也是知曉,故意在利用他吉王身份來對付彭家、蘇宸,甚至於孫黨為敵了。

查元方不敢猶豫,直接拱手道:“回吉王殿下,方纔蘇公子所言,卑職已經全部聽明白了,這三點有跡可循,就在家弟的屍體上,有目共睹,解開了案情疑點,也讓我查家知道了凶手另有其人,差點冤枉了彭家姑娘,令幕後行凶者逍遙法外,實在慚愧,查某在這裡,要謝過蘇公子醫術高明,查無有漏,同時也給彭姑娘道個歉,是我查家被仇恨懵逼了眼,做事魯莽了。”

吉王微微點頭,轉頭看向蘇宸道:“蘇公子,查大人這番說辭,你覺得如何?是否願意冰釋前嫌?”

蘇宸拱手道:“回吉王殿下,我和彭家,與查家並無結怨和私仇,這次案件,也的確因街頭衝突引發,雖然人不是彭箐箐所殺,畢竟傷人在前,也有我們的責任,如果能與查家和解此事,那是再好不過了。”

彭箐箐嘟著嘴,本來還想對查家冷嘲幾句回去,但既然蘇宸這樣說了,她便管住了嘴,並未多說什麼,大事男子主外,一切都以蘇宸為主了。

吉王見蘇宸也有意退讓,微笑點頭,有些滿意蘇宸的態度。

李從謙雖是唐國皇室王爺,但對蘇宸的文學才情,醫學能力,十分欽佩,有意結交一下,日後說不定自己有個病,也能用得上;甚至,有機會拉攏到自己身邊使用,堪有臥龍之才啊!

魏岑、曹永欽等人,則一臉的懊惱和遺憾,冇想到這種局麵,都能被蘇宸給找到線索,硬生生推到了,在場的人聽過三點之後,都信了蘇宸的話,他們如果仍堅持不作數,也說不過去了。

隻能眼睜睜看著蘇宸翻盤,給彭箐箐脫罪了,再次敗了一局。

刑部侍郎張易此刻微笑說道:“既然在場諸位,都冇有異議,那麼案件暫時以蘇宸公子驗屍後,新發現的三個疑點為依據,推斷出凶手另有其人,也不是彭箐箐了,刑部和大理寺將派人繼續跟進此案,查詢真凶身份和去向,而彭箐箐則無罪釋放,還予清白。”

“當該如此!”有人率先支援,其餘人也紛紛附和,畢竟吉王、韓熙載都下定論了,其餘三司四五品官員也不敢多嘴多舌了。

三司會審結束,暫時有了判詞和初步定論,彭箐箐則恢複自由,洗脫了殺人嫌疑,等蘇宸與諸位大人辭彆之後,一臉欣喜地跟隨他,離開了刑部大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